仙都 第一百二十二节 开辟难守成易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21:55:16 源网站:笔趣阁biquyun
  天魔书乃他化自在天根本之书,博大精深,包罗万象,对周吉来说,此书只掀开寥寥数语,除了入门的基本功法外,只得“蚀谛”和“破谛”两门小神通,不过对他来说再好不过,欲速则不达,真如为他选的这条路,环环相扣,直指无上魔境,他只须一步步走下去,就能攀上前人未曾涉足的高峰,与魔王波旬遥遥相望,成为棋局中一枚重要的棋子。这是他的命运,亦是他的唯一的机会。

  在季、杜、闻三女跟前,周吉决口不提离去的时机,激战之余,入大罗天帐暂事歇息,饮酒取乐,放松紧绷的身心,偶有兴致,便随口指点几句。杜千结道行尚浅,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先记在心中,留待日后徐徐参悟,季沉霭成就显圣,茅塞顿开,以天魔众为磨刀石,勇猛精进,修为水涨船高,一日千里。至于闻薰此女,资质平平,只是侍妾宠姬之流,懵懵懂懂错失机缘,远不如季、杜获益匪浅,心中亦不无抑郁。

  时光仿似停滞在这一刻,周吉以破谛技击拳,高歌猛进斩杀魔将,横扫千军,踩着无数尸骸,终于来到了魔殿之前。

  魔殿顶天立地,如山岳般巍峨,两扇门户高逾千丈,粗犷繁复的魔纹时隐时现,盘旋变幻,魔焰熊熊燃烧,阴寒之气扑面而来,利如刀剑,周吉凛然无惧,丹田内一枚鹅卵大的魔核活泼泼跳动,魔焰狠狠扫过,却扫不进身前三尺之地。

  他慢慢伸出手去,按在魔殿的门户之上,触手处瞬息万变,魔纹有如活物,一股脑涌入体内,周吉不假思索,魔核震颤,见招拆招,以魔纹破魔纹,闷哼一声,腰腹猛一发力,双手将千丈高的巨门缓缓推开。

  大殿内幽深漆黑,空荡荡一览无余,不见一梁一柱,踏入殿中,如渺小的蝼蚁,置身于广厦之内,浑不辨东西南北。

  视野尽头,一点微光亮起,刹那间大放光明,照亮了白骨荆棘王座的轮廓,一个曼妙女子端坐其上,面目模糊,以手支颐,目光穿过遥远的时空,落在周吉身上。她神情微微一动,直起身来,向他颔首致意,示意他上前来。

  终于见到了正主,周吉心中掠过无数个念头,无数种猜测,一一熄灭,他举步上前,脚步声在魔殿内回荡,久久不息。

  丹田内魔核忽然停止了震颤,噤若寒蝉,周吉一步步上前,走了十余步,忽然想通了什么,笑道:“可是他化自在天,魔王波旬之女?”

  那女子站起身来,联袂见礼,轻声道:“离暗见过道友,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

  一念成魔,一念成佛,魔王波旬之女,名为离暗,发菩提心,皈依佛陀,原来这不是以讹传讹的流言,竟确有其事。佛法无边,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,如来佛祖在他化自在天布下这一枚暗子,魔王波旬究竟清不清楚?真如能动用这枚暗子,在波旬眼皮子底下另辟一界,驱使众多魔将,为他修炼魔功提供资粮,定非等闲,当是西天灵山大雷音寺如来化身!

 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处,周吉长长舒了口气,如来既然未向离暗道明底细,他也不把话说透,微笑道:“吾名祁甲,来自玄渡海十空洲,得真如大师指点,修炼天魔书,今日得以亲睹离暗道友当面,可谓三生有幸。多谢道友暗中扶持,才有今日的成就,相助之德铭感于怀,吾力虽微,日后亦当有回报。”

  他自称玄渡海十空洲祁甲,离暗亦未有异色,她缓步迎上前来,站定脚跟,徐徐道:“此乃过往因缘所系,奉真如大师之请,略尽绵薄之力,与道友无涉。道友修炼‘蚀’、‘破’二谛,魔功初成,可喜可贺,来日方长,会心处不远,自不用妾身多置喙,妾身终不负真如大师所托,也可功成身退,这一界是存是毁,但凭道友定夺。”

  “何为存,何为毁?”

  离暗轻描淡写道:“妾身无中生有,以这‘天魔殿’衍化魔物天魔魔将,成就此界……”周吉闻言心有所感,原来这恢宏大殿名为“天魔殿”,离暗以此殿分割天地,衍化一界,这是何等神通手段,便是天庭诸位宫主,亦等而下之,望尘莫及!

  “……并招引七曜、陆离、云母三界修士入内,依附绿洲,繁衍生息,其中不乏可用之才。道友若不欲留此界,可釜底抽薪,扫除魔气,于三处绿洲点化族裔,携归大瀛洲,妾身撤去‘天魔殿’,天地合一,此界自然如梦幻泡影,湮灭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痕迹,就仿似从未存于这大千世界。”

  湮灭一切痕迹,不留后患,自然是上上之策,但听离暗的口气,似乎另有隐情,并不愿将此界随手抹杀。周吉问道:“如留下此界呢?”

  离暗沉默片刻,幽幽道:“前途叵测,福祸难知,留下此界为退路,亦不枉妾身开天辟地的一番心血。”周吉听出一缕淡淡的不舍,离暗瞒过魔王波旬衍化此界,付出的代价只怕大得异乎寻常,就此抹杀太过可惜,她似有将此界托付与自己的意思。

  顿了顿,离暗又道:“天魔殿不能久驻,道友须尽快炼成一宗本命魔器,撑起这一方天地,方可保全此界,往来自如。”

  周吉叹息道:“堪比‘天魔殿’的本命魔器,何其难得!”

  离暗道:“倒也无须堪比‘天魔殿’,万事开辟难,守成易,道友身旁可有至宝,容妾身一观?”

  周吉低头忖度,他并非什么“多宝道人”,除了极天周游驷马战车,就只剩五色神光镰了,他犹豫片刻,从脊柱内抽出长镰,自嘲道:“身无长物,唯有此镰,这些年不离不弃,敝帚自珍。”

  先天一点混沌之气,分化五行,成就孔雀王法身,其骨骸炼为五色神光镰,喙为尖,首为刃,脊为柄,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五道神光,明灭轮转,染上一层灰蒙蒙的涅槃之力。离暗为之动容,轻声道:“昔日如来佛祖于娑罗双树间成就无馀涅槃,所谓常与无常,乐与无乐,我与无我,净与无净,这五色神光镰为无上佛法点化,可为本命之器,支撑此界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