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节 阎王殿前自明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活得足够长,见得足够多,好奇心天长日久消磨去,所谓“已有的事,后必再有,已行的事,后必再行,日光之下并无新事”,毫无期待可言,然而这一次,蓝容与感到久违的悸动,像一滴甘泉,渗入心田,她期望看到出人意表的一幕,期望魏十七能给她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冲击。

  抱虚舟乘着星力漂荡,铸铜殿终于追了上来,相距不过十余丈,蓝容与举目望去,只见佟丁牛像一座铁塔,稳稳立于铜殿之前,一双铜铃也似的大眼瞪着自己,面无表情,身后高高矮矮胖胖瘦瘦戳了十多个手下,其中一人尖嘴猴腮,贼眉鼠眼,赫然便是那借“血魔解体**”逃出生天的猥琐道人。蓝容与颇感诧异,她素来过目不忘,略一审视,便察觉此人嘴角却多了一颗黑痣,痣上有三根硬毛,并非之前所遇之人,形貌如此相仿,多半是孪生兄弟。

  佟丁牛不开口,身后众人噤若寒蝉,蓝容与略略侧过身,将螽斯子虎甲子蜉蝣子指给魏十七,三人立于左首,独立特行,一人背负长剑,一人干瘦精壮,筋骨如铁,一人体内隐隐透出宝光,剑修体修器修呼之欲出。

  佟丁牛深深吸了口气,胸腔中发出狂风呼啸之声,瓮声瓮气道:“可是瑶池蓝仙子?”

  蓝容与略一颔首,应道:“佟殿主有礼。”

  换作旁人,佟丁牛未必有这么好脾气,但蓝容与系瑶池西华元君亲自点化的女仙,来头非同一般,他只得耐着性子问明缘由,“适才蓝仙子可是斩了吾铸铜殿玉井道人?”

  蓝容与冷笑道:“玉井?未曾听闻。不过有一黄冠,胆大妄为,觊觎瑶池抱虚车,被蓝某斩去肉身,神魂脱逃。”

  佟丁牛招招手,身后那道人举步上前,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纸,焦黄干脆,薄如蝉翼,纸上浮出一张猥琐的脸孔,满面怒色,咬牙切齿。佟丁牛道:“玉井,可是你觊觎瑶池抱虚车,触怒了蓝仙子?”

  当着佟殿主的面,玉井道人并未文过饰非,老老实实道:“抱虚车突如其来,贫道心生贪念,故以吞霞蟾蜍相阻,及至蓝仙子现身,二话不说,一剑斩破肉身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  佟丁牛将符纸取在手中,双手一搓,玉井道人惨叫一声,神魂灰飞烟灭。他不动声色,轻描淡写道:“玉井行事糊涂,阻拦瑶池抱虚车,不知者不罪,望蓝仙子恕罪。”

  蓝容与道:“好,此事一笔勾销。”

  佟丁牛又道:“玉井乃是吾铸铜殿中之人,冒犯法驾,罪不至死,蓝仙子毁他肉身,致使玉井魂飞魄散,便是与铸铜殿为敌,今日之事,不得善罢甘休,蓝仙子是留下瑶池抱虚车赔礼,还是与吾一战?”

  三十三天外六宫联手,犯上作乱,瑶池按兵不动,两不相帮,诸位宫主心照不宣,存了三分礼让,但光明宫铸铜殿主佟丁牛不同,他性情刚烈,宁折不弯,一旦打定主意,九头牛都拽不回,玉井道人毁了肉身,分量不够,不足以跟蓝容与撕破脸,那就干脆将他神魂碾灭,把事做绝,反过来向蓝容与讨个说法,不容她打马虎眼推脱。

  蓝容与微微眯起眼睛,反问道:“光明宫对瑶池宫,欲做上一场?”

  佟丁牛道:“蓝仙子言重了,非关光明宫对瑶池宫,只是你我之争。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玉井终不能白死,换作蓝仙子,也不能灰溜溜空手而还吧!”

  蓝容与坦言道:“佟殿主有心,易地而处,蓝某亦不会轻易放手。天庭四分五裂,秩序荡然无存,做一场,分个高下,力强者胜,力弱者伏,不过单打独斗太过寡淡,蓝某有一道友,恰逢其会,愿与铸铜殿上下战上一场,佟殿主意下如何?”

  佟丁牛目光落在魏十七身上,瞳孔忽张忽缩,皱眉道:“阁下又是何人?来自哪一宫哪一殿?”

  魏十七足蹈虚空,涌身上前,呵呵笑道:“铸铜殿主好不爽利,战即战,打便打,问什么哪一宫哪一殿,阎王殿前自明了!”

  佟丁牛道:“好,阎王殿前自明了,玉玑,且送他一程!”

  身后那猥琐道人答应一声,伸足轻轻一顿,霞光凭空而作,托着他飘然上前,五指一紧,挥出一柄二龙拂尘,麈尾暴长,盘旋如龙,燃起惨白的阴火,寒潮席卷而来。

  魏十七周身煞气缠绕,寒潮不得近,玉玑道人催动拂尘,千丝万缕,阴火愈来愈盛,暗藏杀机。

  光明宫铸铜殿偌大名头,蓝容与许之以“人才济济,强手辈出”,殿主佟丁牛以降,数螽斯子虎甲子蜉蝣子三虫最为利害,眼前这玉玑道人,道行手段估计与玉井相仿,强亦有限,魏十七不容对方走马灯车轮战,将自己底细摸清,决意突施强袭,心念动处,足下风火之力大盛。

  螽斯子背后长剑嗡嗡颤抖,几欲离鞘飞出,他“咦”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风火金砂?”

  蜉蝣子心中一动,螽斯子虽是剑修,舍剑之外别无长物,但他神目如电,素来不会看错,风火金砂乃三十三天外兜率宫炼制的真宝,为菩提宫大泽殿主商浮槎所有,商殿主随陆海真人远赴星域,攻打正阳四宫,铩羽而归,将此宝遗失,那与玉玑对峙的汉子,难不成来自正阳四宫?一念及此,胸中顿时大震,蜉蝣子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,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一时间沉吟未决。

  魏十七借风火之力,不避不让,缓缓上前去,玉玑道人暗暗冷笑,将麈尾舞得翩若惊鸿,矫若游龙,阴火转瞬蓄势到巅峰,正待施展手段,作雷霆一击,忽觉头顶异象骤升,一时间心驰神摇,把持不定。大敌当前,明知不可分心旁骛,却偏生控制不住自己,下意识抬头一瞥,这一惊非同小可,口干舌燥,头颈僵硬,再也挪不开视线,只见星域深处,一点血光闪动,凶星远隔无穷时空,将自己锁定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