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一点点期待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7-15 18:31:15 源网站:阿甘小说网
  [阿甘手机站:m.agxsw]m.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翌日一早,沙艨艟、文萱、支荷三人便动身回转极昼城,留下金三鼎主持残局,将绝壁、松壑、冰原三处小界移交给亢珑儿。从始至终魏十七都没有露面,亢珑儿亦没有多问缘由,淡定地接收下来,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  兴许是存了意的缘故,金三鼎看那亢珑儿的一言一行,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,桃李容颜下,似乎隐藏着另一个诡异的阴影,好在他城府颇深,笑嘻嘻没有流露丝毫异样,把河丘城主沙艨艟嘱托的事一一做好,带上唐橐留下的人马告辞而去,离开了这座生活了数百年的城池,奔赴遥远而陌生的极昼城。

  他不无感叹,他心里清楚,这一去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荒北城彻底落入魏十七之手,但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说倚重也好,轻信也好,总之,魔婴代替他掌管了这座城池,魏十七只管潜心修炼“一芥洞天”,在盲海小界闭关不出,沉浸在冥河中,日以继夜锤炼肉身,渐渐臻于第一层的极致。

  之前逗留在北海,魏十七曾向灵渠真人讨教修炼“一芥洞天”的心得,虽说“非斜月三星洞一脉,道法不得轻传”,但真人亦非不食人间烟火,既然蒙他相借水府容身,百年之后又当携手共渡大难,投桃报李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灵渠真人以神兵真身修炼道法,突破阳神境,兼修法相神通,可谓神兵洞第一人,魏十七得其指点,大受启发,但他毕竟不是纯粹的人身,身具巴蛇血脉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灵渠真人的指点只可借鉴一二,少走一些弯路,无法全然照搬。

  妖身比诸人身不知强悍了多少,继承了些许巴蛇血脉,是利,也是弊,魏十七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体内血脉太过稀薄,以冥河锤炼肉身,愈往后,效力就愈差,好比百炼精钢,要更进一步,何等艰难。他也知道突破瓶颈需要下水磨工夫,丝毫急不得,但十年之内,若不能练成“一芥洞天”,突破神兵真身的极限,环峰岛之行就少了几分把握,让人心里没底。

  同样进展缓慢的,还有孜孜不倦炼化秘符的阴元儿,冥河乃残破的太阴元命珠所化,与她同源而生,收为己有并不难,但借冥河之力彻底炼化体内秘符,却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,好在阴元儿系器灵之身,千载光阴对她来说,好比几场残梦,转眼即逝。

  魏十七怅然若失,终于打消了速成的念头,这一日,他忽然心血来潮,当即离开盲海小界,回到了烽火洞中。魔婴闻讯,第一时间赶了过来,恭恭敬敬通禀他闭关期间荒北城的种种变动。

  唐橐留下的势力业已撤离荒北城,移交的三处小界是荒北城精华所在,魔婴亲身入内,将“界碑”一一炼化,占为己有。

  为安抚族内长老,魔婴擅自做主,将绝壁、松壑两处小界分别交给廖雪峰和裴邛打点,以百年为期,但有所得,五五分成,这一举措令荒北城的局势迅速稳定下来。冰原小界交由陆崖处置,姬樱业已会同其他三位妖虫王,入小界查探,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。

  作为回报,神风驼和金刚猿二族将势力收拢在上城区,全力经营小界,角夫和裴筏控制了下城区,大力招揽妖奴,源源不断向三族输送人手,并不厚此薄彼。北海海妖信守承诺,每十天奉上五千斤新鲜血肉,每三个月奉上一百坛上好美酒,荒北城欣欣向荣,千里之外不得意的妖奴陆续来投,其中不乏落拓的强手。

  这正是胡不归看重渊海的原因,单这许多血肉和美酒,大瀛洲没有一座城池负担得起,北海一隅,就绰绰有余。

  魏十七把荒北城交给魔婴打点,他毫不忌讳,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,顺便试探魏十七的态度,若他心存防备,或者嫌他自作主张,另外安排人手钳制,他倒要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了。

  但魔婴多虑了,魏十七根本不在意他的“擅自做主”,这里是七曜界,大瀛洲,荒北城,强者为尊,魔婴若与天魔本体合一,或许他会有几分忌惮,在此之前,纵然他使尽心机,又能掀起多少风浪来!

  不过魔婴的话倒提醒了他,魏十七心中一动,命他继续便宜行事,积聚人力物力,什么时候准备妥当了,挥兵进逼黄庭山斜月三星洞。这是驱使魔婴为他效力的动力,亦是魏十七未来布局的关键。

  非如此,不足以抵御真仙。

  屏退魔婴后,魏十七没有再见其他人,孑然一身来到荒北城中,晃了数晃,身形有如一抹淡淡的虚影,径直闯入“广寒宫”小界。驻守在山坳中的神风驼长老只觉眼前一花,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,心中犹疑不定,反复察看了数回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他有心向族长禀告,又担心小题大做,反受一番冷言冷语,寻思了良久,他嘿然自嘲,心道,算了算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当是老眼昏花,莫要惹事上身了!

  魏十七步履如飞,循着记忆中的路线,一阵风般穿过重重雪山,风雪冰雹不沾身,无移时工夫便来到了星轮灭绝大阵前。前方就是龙泽,巴蛇栖身之所,体内的血脉在沸腾,暖意丝丝缕缕牵引着他,邀请着他。

  一点点期待,一点点疑惑,一点点畏惧,又来到了这里,魏十七本能地感觉到危险,龙泽隐藏着未知的秘密,似乎能影响他,改变他,就像当初在南华谷,茹毛饮血,像野兽一样。

  巴蛇的血脉是一把双刃剑。不过,他会拒绝吗?他会因此而止步吗?

  魏十七站在星轮灭绝大阵前,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,顿了顿,身形暴起,灭绝星光如流萤飞散,雪山幻阵洞开无碍,他像箭一般射向高空,热浪迎面扑来,龙泽是一锅煮沸的粥,雾气氤氲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魏十七张开四肢,放开身心,一头扎进了龙泽中,任凭黏稠的淤泥将自己吞没,一直沉溺下去。漆黑而温暖,安全而舒适,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陷入了最深最深的沉睡中。

  梦境再度来袭。还是那个梦,与上古异兽恶斗,在龙泽重生,脱胎换骨,成就真仙。当梦醒来时,他感觉体内的巴蛇血脉又浓郁了一些。

  魏十七走出龙泽,坐在汩汩翻腾的泥沼旁,以手支颐,默默想着心事。7笔趣阁 m.7biquge 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w]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