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九节 重辟五明宫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这一日,雷火从天而降,正阳门浴火重生,云纹缠绕,气象万千。

  这一日,王京、餐霞、御风、骖鸾、五明仙界逐一解开禁锢,仙宫齐现于云海之上,灵机隐现,仙乐缥缈。

  这一日,帝子祭天,麟凤嘉瑞五,景星庆云大瑞六十四,白狼赤兔上瑞二十八,苍鸟赤雁中瑞三十二,嘉禾芝草木连理下瑞十四,种种祥瑞逐一涌现,星辰摇曳,无远弗届。

  这一日,帝子重辟五明宫,拔擢魏十七为五明宫主,于连城、江郭、山都三殿外,将餐霞宫云浆殿、王京宫广恒殿、菩提宫彗月殿划归五明宫,并称五明六殿。

  至此,正阳五宫勾连为一体,灵机互通,厉兵秣马。帝子居餐霞宫云池胜境,西华元君、天后姜夜为辅,曹木棉、崔华阳、闻南塘、谢东阁、魏十七统御诸宫,坐镇一方,为其羽翼。

  仙宫重开,对曹、崔、闻、谢四位宫主来说,无异于天降甘霖,仙界乃灵机点化而成的,有种种妙用,有铸就真灵,孕育天兵,

  然则对魏十七来说,五明宫有名无实,只是一个空架子。彗月、连城、江郭、山都四殿早被他砸了个稀巴烂,帝子正是看在他征讨星域,伐山破庙,夺取灵机的苦劳上,将云浆殿和广恒殿划归五明宫,勉强撑一下场面。魏十七放眼望去,彗月殿主仇真人,连城殿主丰囚鸾,江郭殿主麻蕈,备受排挤,不无尴尬,手下小猫小狗没几只,若命他们各掌一殿,定不能服众。

  他思忖片刻,心中拿定了主意,缓缓道:“魏某今为五明宫主,统御六殿,草创之初,百废待兴,暂闭彗月、连城、江郭、山都,只开云浆、广恒二殿,梅真人为云浆殿主,广恒殿仍由温殿主执掌。”

  众人闻言,并不感到意外,梅真人乃魏殿主的老相识、旧情人、新谋主,这话虽不能明说,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。伍平湖与沈千禾亲自去往七曜界大瀛洲,接引梅真人飞升天庭,入得云浆殿,诸事诸议俱出自她手,算无遗策,井井有条,魏殿主退居幕后,不再过问俗务。如今殿主为宫主,梅真人执掌云浆殿,也在情理之中,除她之外,再无人可替魏十七做主。

  至于广恒殿,那纯粹是个装门面的“添头”。当年菩提宫陆海真人率大泽、重阳、彗月、洪明四殿来袭,广恒殿长生子、关千骑、纯阳子陨落于正阳门外,温玉卿几乎成了孤家寡人,手下乏人可用。及至王京宫主行“以下克上”之旧例,温玉卿自知难以幸免,不惜血本,请得云浆殿主出手,结果魏十七痛下杀手,生生打残虬龙,打死虬蚺,硬保广恒殿主,连曹宫主都默许此事,只是暗示下不为例。

  广恒殿上下,只得温玉卿一人苦苦支撑,手下唯有傀儡侍女柳如眉辅佐,前途渺茫,无以为继,幸得帝子明见万里,乾坤独断,将广恒殿拨归五明宫,这才赢得喘息的时机。温玉卿私下里揣测,会不会是魏十七主动向帝子进言,讨要广恒殿,否则的话,何至于如此之巧。只是他贪图些什么?广恒殿又有什么值得他看重的?

  魏十七长身而起,向梅真人颔首致意,梅真人微一犹豫,款款上前去,立于松木榻前,目光一一扫过众人,帝朝华,屠真,沈幡子,金茎露,胡山翁,伍平湖,忽律,蛇龟,应龙,仇真人,丰囚鸾,麻蕈,温玉卿,柳如眉,五明宫数得上名号人物尽在殿内,她虽初登云浆殿主之位,背后却站着五明宫主魏十七,一人之下,生杀予夺。

  既为魏十七之谋主,自当为其分忧,梅真人早有谋划,从容道:“五明宫初立,温殿主麾下空虚,仇、丰、麻三位道友,各引部属,移籍广恒殿,相助温殿主,日后彗月、连城、江郭三殿,虚位以待。”

  仇真人微微一怔,随即骇然心惊,梅真人这一番言语,细细品来,意味无穷。一来,她分派二殿事务,不无僭越之嫌,显然是得了魏宫主授意,欲坐实她主持五明六殿之权柄,从此之后,魏宫主不出,梅殿主便是主事之人。二来,相助温殿主,而非辅佐,又明言以三殿虚位以待,这是在暗示他们这些新归附的外来客,若建立功勋,无人质疑,仍可为一殿之主,坐镇一方。

  仇真人看了丰囚鸾和麻蕈一眼,见丰囚鸾若有所思,似乎没怎么想明白,麻蕈不无抑郁,显然觉得梅真人初掌云浆殿,急于将他排挤在外。他暗暗摇头,五明宫名声不彰,奚少微用人不明,难怪落得如此下场,丰、麻二人若放在三十三天外,莫说执掌一殿,只怕稍不留意,就被险诈之辈坑得不要不要的,打落牙齿和血吞,苦不堪言。

  当着魏宫主之面,仇真人率先上前领命,言辞甚是恭敬,又见过广恒殿主,放低姿态,并不以彗月殿主自居,温玉卿亦知梅真人用意,安抚一二,礼数有加。有仇真人领头服软,丰、麻二人亦上前领命,转投广恒殿,奉温玉卿为殿主,听其调遣。

  当云浆殿为餐霞宫之云浆殿,自当遵循崔宫主定的旧例,当云浆殿为五明宫之云浆殿,魏宫主一言定夺,无须顾及他宫。梅真人分派了仇真人、丰囚鸾、麻蕈三人,又大刀阔斧,颁下法令,废除旧有供奉、轮值之职,命胡山翁为云浆殿值守,帝朝华金茎露忽律为镇将,伍平湖蛇龟应龙为兵卫,唯独不曾提及屠真、沈幡子二女。

  沈幡子低眉顺眼,不听不闻不动不察,仿似这一切与她毫无干系。屠真微感好奇,大人亲口承诺,“四天王”并非一句戏言,因何仅发落了帝朝华与金茎露,不提及剩下二人?她偷偷瞥了魏十七一眼,却看不出什么端倪,心中不觉有些忐忑。

  温玉卿若有所思,草创之初,百废待兴,如何兴,全凭魏宫主定夺,既然云浆殿设值守、镇将、兵卫之职,广恒殿亦可从而改之,以示与隶属王京宫之时不同。世易时移,变法宜矣,云浆、广恒虽袭旧称,却等同于新立一殿,梅真人梅殿主心细如发,用心良苦,不愧为五明宫之谋主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