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二节 浮白岭鱼娥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事实证明,天庭铁了心要把下界真仙找出来,一切隐匿潜踪的手段都是徒劳。这一日,渊海潮起,日月无光,低沉的啸声鼓风而至,席卷每一个角落,渊海三洲之地幸存的真仙,无论藏身于何处,施展何等神通手段,都无法遏制体内精血沸腾。啸声三起三落,精血亦鼓荡不息,众人被生生逼出洞府,心神不宁,如被鞭子抽打,先后赶到渊海环峰岛。

  渊海星罗洲浮白岭鱼娥性情温和,素来深入简出,不与他人为恶,然则人在家中坐,祸事从天降,时隔多年后,她再次见到了魏十七,不再是极天之上那初窥门径的新丁,而是手握杀伐之宝,言出如令,顺者昌逆者亡的大能。机遇之翻覆,莫过如是。好在魏十七仍记得当年的情分,对鱼娥不无照拂,略略解说了几句天庭局势,并未太过逼迫。但随之而来厉十龙、步衍背、步干阑、巡天、田椿等人,他就没这么多耐心了,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,天启宝珠接连轰下,一力降十会,打得他们惨不忍睹,苦不堪言。

  若非要留他们一条性命,以供驱使,便是打杀了,亦不在话下。

  鱼娥感同身受,一颗心拔凉拔凉的,她忍不住想,若当初及早惊动神人,飞升天庭,而非躲在浮白岭中深藏不出,她会不会闯出一番全新的天地?但时光无法倒流,命运的洪流席卷而来,她被大势挟裹,身不由己,迎向未知的未来。

  罡风,极天,太虚,正阳门,沐浴在璀璨的星光下,鱼娥的内心却充满了惶恐,这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之事。魏十七并未含糊其辞,明言此番天庭征召下界真仙,只为抵御即将到来的大劫,抗得过,寿与天齐,抗不过,身死道消,其间并无第二条路可选。好在危机所在,亦是机缘所在,天庭不缺真宝功法,星药更有脱胎换骨之妙用,渊海三洲之地飞升天庭的真仙,存于世的尚有玉泉子、黄梧子、黑羽、帝朝华、巴蚿,这给了她些许安慰。

  正阳门开,一行人穿过云山雾海,径直落在云浆殿前,帝朝华迎上前来,不冷不淡寒暄数语,示意众人入洞府歇息,耐心等候吩咐。步干阑等知她性子向来如此,并非有意怠慢,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同为渊海三洲之地出身的真仙,彼此抱团照应在所难免,他们延请帝朝华入洞府暂坐片刻,请教天庭情势,帝朝华得魏十七关照,尽管心不甘情不愿,仍耐着性子解说一二,略事安抚。

  一入天庭成走卒,然则始料未及的是,原本就凶险万分的星域赌斗,变成了生死存亡的大混战,除鱼娥有所耳闻外,其余众人面面相觑,尽皆变色。将彼辈尽数吓得胆寒,于事无补,帝朝华想了想,将魏十七着力夸了几句,五明宫主,手握金符,诛灭瑶池醴泉宫蟠真人、三十三天外光明宫佟丁牛,辅佐帝子登位,神通广大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众人暗暗心惊,又不无失落,大瀛洲魏十七横空出世,成就真仙,飞升天庭,竟到了如此境地,叫他们这些老牌的真仙情何以堪!

  数日后,云浆殿值守胡山翁,镇将金茎露,将鱼娥、厉十龙、步衍背、步干阑、巡天、田椿轮番唤去,和颜悦色,细细问讯了出身来历,法宝神通,赐下星药,指点他们提升修为,洗炼真宝的种种禁忌。大战在即,提升战力迫在眉睫,亦因人而异,好钢用在刀刃上,胡山翁金茎露见多识广,得他二人指点,可少走不少弯路。

  轮到浮白岭鱼娥时,金茎露与她详谈甚久,悉心指点,并赐下一只“玉升壶”,并告诫她速归洞府,杜门不出,尽快炼化星药,以免有失。鱼娥听出了言外之音,心知这是魏宫主的意思,当即将“玉升壶”携归洞府,布下重重禁制,紧闭门户,这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“玉升壶”四四方方,壶嘴粗短,模样十分笨拙,内盛整整一升星药,鱼娥不无好奇,郑重其事倒出一滴,为黏稠的白浆,星光缠绕,异香有无,一忽儿化作雀鸟,一忽儿化作小兽,在方寸之地翻飞游走,灵性十足,惹人爱怜。

  这便是星域赌斗,押上性命才能赢得的星药吗?鱼娥记起金茎露的一番言语,心中暗暗叹息,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,初入天庭,未立寸功,便先得这一升星药,绝不是好兆头,即将到来的大战,将无比惨烈,每一分潜在的力量,都要不遗余力压榨到极致。不过事已至此,没有退路可言,正如金茎露暗示的那样,强者存,弱者亡,各安天命,唯有提升己身实力,才有自保的可能。

  天庭星药有诸多妙用,一升之数非同小可,鱼娥细细思量,决意将半数星药用于精进修为,半数星药用于洗炼残宝。她手头有两宗天庭残宝,其一为金枝玉叶,其二为行空锁链,金枝玉叶窄长卷曲,形同草叶,色作青黄,遍布金脉,乃是一宗飞遁的法宝,行空锁链共一十八根,困敌伤敌,攻守一体。时日无多,不可兼得,取何者为之,倒是颇费思量。

  鱼娥背负双手,在洞府内缓步而行,亭台楼阁,奇花异草,打点得纤尘不染,井井有条。一个念头缠绕在心头,挥之不去,魏宫主遣出化身,亲自接引他们这一干下界真仙飞升天庭,定有所借重,这借重之处,却在哪里?她百思不得其解。任凭鱼娥有千般机灵,万般智慧,也推测不到,魏十七此举只为去往大瀛洲,庇护几个相识的故人,接引下界真仙只是一个由头,顺手为之,并不指望他们能出多少力。

 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真仙亦未能免俗,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,那就暂且放在一旁,单考虑如何自保。鱼娥顿时豁然开朗,当真仙混战之际,天地灵气紊乱不堪,凭了飞遁之器四处游走,无异于自蹈死路,一个不巧撞入敌阵,七八宗法宝落下,粉身碎骨,死无葬身之地,万万不可行!她心意顿决,摄出行空锁链,引出一滴星药,着手补全残宝,寄予万一的希望,能否在开战之前,侥幸成就真灵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