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节 如果我死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手机阅读

  魏十七被禁锢于狭小的空间内,手足不得伸展,他感觉自己像一具木乃伊,挣脱不开裹尸布的束缚。 四周一片灰蒙蒙,寂静无声,魏十七轻轻咳嗽一声,回声袅袅,许久方歇。

  他闭目细察,体内妖元缓缓流转,剑丸和阴锁从心所欲,并无异样,他只是受困于“三尸拘魂符”,暂时脱不开身。

  魏十七心中一松,转动头颈,骨节如生锈的门枢,咯咯作响,妖元沸腾澎湃,四肢猛地向外一挣,恢复了自如。宝符也罢,灵宝也罢,只要用来摄人,就有其极限,超过了限度,摄不进,也困不住。

  他一拍剑囊,五色神光镰入手,倾力一挥,银芒骤然暴涨,切割虚空,如海潮般往复冲刷,“三尸拘魂符”内的空间终于承受不住孔雀王的天赋神通,绽开纤细的裂痕,渐渐扩散至整个天地。

  魏十七猛地一催飞镰,一丝丝天光射入,他纵身一跃,撞破“三尸拘魂符”,重新沐浴在暴雨中。

  许灵官和卞氏姐妹不知所踪,荒野苍茫,视线难以及远,魏十七沉吟片刻,御剑飞起,四下里兜了一圈,人迹全无。

  “这下子真成没头苍蝇了……”魏十七随意挑了个方向,将藏雪剑一催,电射而出,雷音隆隆不绝,顷刻间飞出数百里。

  莽莽群山横亘于眼前,魏十七压下飞剑,寻了块凸出的山岩,暂避一下雨。

  衣衫尽毁,赤条条一丝不挂,他从二相环中翻出一套藏青色衣袍换上,这身衣袍还是秦贞为他准备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处。

  听着哗哗雨声,魏十七想,出门在外,一定要多备上几套换洗的衣物,最好是水火难伤的法衣,否则的话,激战正酣,忽然赤身**,吊着个锤子,那是很让人丢脸的事。

  坐了一阵,腹中饥馁难挡,他挑挑拣拣,摸出一块风干的野猪肉,撕下一条塞进嘴里,慢慢咀嚼着,神情有些恍惚。

  这野猪肉,也是秦贞为他准备的。

  小师妹对他说,“你就是我的蜂蜜”,她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如果有人拿剑架在她脖子上威胁他,他会怎么办?为求她平安,他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?藏雪剑?山河元气锁?一条胳膊?一对眼珠?乃至自己的性命?

  清明曾问过他,“若是擒下秦贞和余瑶要挟你,你是束手就擒,还是困兽犹斗?”当时他唬弄过去了,但清明的话像一根针,始终刺在心头。

  你会怎么办?

  这念头一旦浮现在脑海,就无法驱出,他有一种残忍的快意,逼迫自己不断深想下去,就像小孩子换牙,总忍不住用舌头去/舔牙床上的豁口。

  感情是奢侈品,需要全身心不顾一切地投入,这些恰恰是他无法做到的。从本质上来说,他是个冷漠的人,某种意义上,天性凉薄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到头各自飞,他深切地体会过这句话的分量。是的,他喜欢秦贞,待她也还算不错,至少他自认为不错,但正如他对卞慈所说,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男女之间同样如此,一切付出的背后都有自私和利益的驱动,揭开温情脉脉的面纱,露出那些并不让人愉悦、更为本质的东西。

  对一个女人好,爱她,为她付出,你想得到些什么?感激?照顾?分担?陪伴?交/配?生育?繁衍?

  你到底想要得到些什么?

  “我什么都不要。”魏十七似乎在宽慰自己,又似乎在说服自己。

  他的思想变得异常活跃,他看清了自己想法的由来。

  对凡人来说,生命是一段从无数起点开始的旅程,命运是枝头飘零的落花,有些落在美人头上,为纤纤玉手摘取,有些落在茅厕里,被屎粪淹没。然而这段旅程的终点却殊途同归,无论长短,无论是非,无论炎凉,无论曲直,路的尽头是坟墓,没有人能够例外。

  从出生的那刻起,我们就一步步走向死亡,一旦降临到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在等死,我们度过的,仅仅是一段等待中的时光。在这段等待的时光里,总需要有一些慰藉和麻醉,时刻保持清醒,时刻意识到死亡必然降临,无可逃避,会把人逼疯。所以每个人自觉或不自觉,有意或无意,都要追求些什么,金钱,权势,醇酒,妇人,感情,文学,音乐,艺术,乃至舒适的生活,奢华的享乐,子女的成就,自我的实现,社会的认可,道德的优越,等等等等,不一而足。一千个人心中,就有一千种**,有些是正常的,有些已经扭曲变形,但是无论如何,**都是必须的,因为只有有所求,有所寄托,才能让人暂时忘却死亡的阴影。

  但他不同。他尝过了生活的滋味,他从起点到终点完整地走完一程,他知道命运的无常,知道人生的无意义和无价值,他知道生命是手中的沙,握得越紧,流失得越快。一切都是水中月,镜中花,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妄,唯有死亡才是真实的存在。对于芸芸众生而言,只有走到生命的尽头,人生的最后一刻,才会看清死亡的残酷,然而对魏十七来说,每时每刻,时时刻刻,他都无法欺骗和麻醉自己。

  没有慰藉,没有麻醉,没有寄托,死神的镰刀悬在头顶,无比清醒地活着,每一天都是折磨,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安慰他,秦贞做不到,余瑶做不到,踏上修仙路,活上凡人的几辈子几十辈子那么久,这些还远远不够。

  在这一界,没有人能够永生。

  如果我死了,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价值。

  直到他来到镇妖塔下,面对天狐阮青,得知在这方天地之外,还有另一个世界。

  他仿佛又看到了天都峰上的自己,一步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那时,他总感到有一些东西,埋在他的内心深处,说不清道不明,现在,在经历了这么多波澜后,他终于明白过来。

  因为生命是重新开始的一段旅程,因为路的尽头可以充满惊奇和意外,所以他选择了冷漠凉薄,无论放弃掉什么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无论身心扭曲成什么模样,他都要穿过极北高空的裂缝,到传说中的那一界去看看。

  在那一界,有一片更广阔的未知天地。

  在那一界,时光以另一种速度流逝。

  在那一界,也许他可以逃脱必然的结局,获得永生。

  阮青给了他希望和安慰,为此他心存感激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