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四节 不足为外人道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天魔殿内,离暗心血来潮,缓步行出大殿,遥遥望见五明宫主驾临,当下敛袂上前相迎。魏十七并非孤身前来,身后尚有一人,无精打采,气息颓废,形容看上去有几分眼熟,离暗微一沉吟,记起他乃是忉利天龙众之主,仅次于帝释天的龙王。魔主执掌六欲天,诸天众沦落星域,识时务者为俊杰,龙王投入天庭,亦在意料之中,不过为何是五明宫?离暗若有所思,隐隐觉得帝子对魏十七另眼相看,远非“悉心栽培”四字所能解释。

  她来到天庭时日虽短,却并非一无所知,帝朝华所见所闻,所思所想,历历在目,魏十七乃气运所钟之人,离暗隐隐觉得,帝子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犬牙交错,兵家必争,正维系于五明宫主一身。有朝一日,若魔主与帝子翻脸,只须击杀魏十七,便可断天庭一根支柱,占得先机,只是她的这位道侣神神秘秘,深不可测,并不是那么好下手。

  魏十七行色匆匆,无意久留,略交待数语,将龙王托付与离暗,在天魔殿内暂且容身,龙王自无异议。离暗乃他化自在天魔王波旬之女,龙王从未目睹其真容,此番入天庭为质,为五明宫主之道侣,于情于理,都不可怠慢,他上前见过离暗,礼数周全,不卑不亢,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,却存了几分疏远之意,不欲与魔女走得太近。

  离暗心如明镜,只作不知,并未十分放在心上。

  魏十七行色匆匆,安置下龙王,便即化作流光,遁入虚空。离暗目送他消失在云山雾海间,低头沉吟片刻,神情淡淡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,径直道:“山都殿主远道而来,筋骨疲乏,心神不宁,不妨暂且静养,等候宫主召唤。”当下唤来一名天魔女,命其引龙王前去歇息,拂袖而去。

  这是龙王与魔女离暗初次会面,远离六欲天,于陌生的天庭,五明宫天魔殿前。

  “筋骨疲乏,心神不宁”这八个字,道出他眼下的窘境,龙王的神情有些异样,阳钧洞天内一场激战,杀狗刀斩灭过往,为五明宫主神通所破,反噬己身,折损了十万载寿元,身心几近于溃败,他自忖掩饰得滴水不漏,却瞒不过离暗的慧眼,有意无意,一语道破。想到这里,龙王不禁长长叹了口气,他化自在天魔王之女,岂是易与之辈,他半途改换门庭,处境尴尬,日后为免嫌疑,还是敬而远之的好……

  天魔女神情木然,引着龙王来到天魔殿旁,抬手轻轻一点,虚空如水纹荡漾,一缕魔气若隐若现,张开一道狭窄幽深的门户,形同弯月,变幻不定。她侧身做了个相请的手势,龙王微一犹豫,举步跨入门内,只觉魔气轻轻拂过身躯,如清风细雨,一扫而过,丝毫不曾沾染,恍惚间,天翻地覆,已置身于一处幽暗的洞府内。

  龙王闭上双眼等了数息,又缓缓睁开,眼眸射出两道毫光,四下里纤毫毕现。这一处洞府打点得甚是整洁,厅堂,卧房,静室,丹房,还有一个小小的庭园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龙王看了一回,觉得颇为满意,缓步来到静室内,屈指一弹,燃起一支定神香,于蒲团上盘膝坐下,周身骨节噼啪乱响,渐轻渐远,收拢杂念,心田一片空明,陷入物我两忘之境。

  接引龙众,并不急于一时,龙王闭门不出,潜心养伤。折损的寿元并非如流水,一去不复返,他身为龙众之主,修炼龙族一宗隐秘的功法,名为“种龙”,足以消解杀狗刀反噬之厄。种龙功源自他化自在天的魔功,经龙众高人千锤百炼,付出了无数性命,才得以成形,修炼此功至大成,可抽取族人精元,炼作“龙种”,种于己身窍穴内,滋养筋骨,增益寿元,与杀狗刀相得益彰,龙王正是凭借此功,才有底气向魏十七挥出那斩灭过往的一刀。

  魔功毕竟是魔功,损人利己,不足为外人道。

  静室之内,龙王不动如山,体内却翻天覆地,窍穴逐一跳动,炼化精元,补益寿元,渐渐回复至巅峰之时。

  天魔殿中黯淡无光,魔女离暗静静寻思片刻,抬手勾勒,皓腕如雪,十指纤纤,一点魔气腾挪盘旋,幻化出五明宫诸殿,于云浆、广恒二殿外,又添上了彗月殿和山都殿。云浆殿主梅真人,乃是五明宫主在下界的旧相识,道行虽平平无奇,却是智囊一流的人物,深得其信任。广恒殿主温玉卿,精擅傀儡秘术,傀儡侍女沈幡子便是出自她之手,与五明宫主交情不浅。二殿之外,魏十七起用仇真人,以步干阑、田椿、鱼娥、巡天、厉十龙、步衍背等飞升天庭的真仙为辅,重立彗月殿,如今又降服龙王,立为山都殿主,招揽龙众,收归己用,这一殿的战力断不可小觑。帝子另眼相看,五明宫应运崛起,假以时日,当凌驾于醴泉、王京、餐霞、御风、骖鸾诸宫之上,仅次于西华元君坐镇的瑶池宫。帝子缘何如此偏心?

  忖度良久,离暗伸手一抹,四殿尽数散作魔气,没入她体内。

  佛门护法,天龙八部,龙王神通广大,仅次于忉利天天主帝释天,降服他绝非易事,魏十七匆匆而去,只怕大有不妥,伤了根本,急于觅地疗伤。离暗抿了抿嘴角,微微叹息,身影摇曳,如幽灵般隐没于黑暗中。

  时光流驰,天庭波澜不惊,五明宫如一潭死水,诸殿门户紧闭,音讯隔绝,连天魔女亦打探不到什么消息。离暗虽得帝子赐婚,与五明宫主结为道侣,日常行踪却被局限于五明宫内,不知是魏十七暗中授意,还是诸殿自作主张,梅、温二位殿主有意无意约束部属,对她防得极紧,天魔女固然颠倒众生,予取予夺,却也不便撕破脸皮,施展魅惑手段,耳目如被一双无形的手蒙住,她心中不无郁闷,不知如何才能打开局面。

  这一日,离暗在天魔殿中闲坐,心底忽然泛起一阵悸动,魔气如脱缰野马,骚动不安,神魂为之摇曳,似有祸事降临。她暗暗心惊,动念间将天魔女唤至身旁,匆匆步出天魔殿,却见天昏地暗,彤云四合,滚滚如海,一颗斗大的凶星大放光明,血光笼罩天庭,诸殿真仙尽皆立于殿前,举目遥望,窃窃私语。

  蓦地里一声雷鸣,灵机涌动,离暗感同身受,一颗心漏跳了半拍,身后八名天魔女脸色煞白,如遭雷击,跌跌跄跄退入天魔殿内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