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七节 王京仙界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沈幡子匆忙跳下飞车,敛袂见过沈千禾,沈千禾乃王京宫主再传弟子,曾为西渡殿供奉,现坐镇天机台,磨砺道行,前途无量,非她这小小的傀儡侍女可比。沈千禾眼梢微微一跳,五明宫主得帝子看重,如日中天,沈幡子乃他身边之人,连曹宫主都对她另眼相看,务须结个善缘,当下客客气气与她言过数语,当先引路,绝口不提求见魏十七,当先引路,绕过天机台,去往王京宫深处,

  沈幡子回到车内,神情略有些异样,她性子虽然清冷,心思却细腻机敏,这些年往来所遇之人,笼络有加,客套有加,敬畏有加,奉迎有加,谄媚有加,全是冲着五明宫主而去,于她没有半点干系,她并不喜欢这样,偏又无可奈何。天庭诸宫诸殿,直与下界人间无异,为何不能坦坦荡荡,偏要弄什么机心!

  魏十七看了她一眼,目光中露出相询之意,沈幡子忍不住将自己的困扰说了几句,平铺直叙,并无不喜乃至抱怨之意。魏十七想了想,道:“真仙亦非吸风饮露,法侣财地缺一不可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孜孜以求如过江之鲫,跃龙门者能有几人?不得机缘,当用机心,方可脱颖而出,登上峰顶,看那不一样的风光。雷音琵琶撼动天地,杀伐千里,如你仍在广恒殿内,可有今日的成就?同为仙傀儡,柳如眉现下又如何?”

  沈幡子呆了半晌,幽幽叹息一声,雷音琵琶在手,柳如眉泯然于众,便是广恒殿主,若非宫主顾念昔日的情分,也未必坐得稳殿主之位,大道争锋,逆水行舟,不进便是退,这道理,她又何尝不懂。她早已不再是那个将自己封闭于躯壳内,言听计从,什么都不去想的傀儡了,魏十七将她带在身边,教会了她很多东西,虽然不情愿,但她学得很快,也学得很好,及至天机台上拨动雷音琵琶,铜柱相应相和,以音破音,从那一刻起,五明宫沈幡子的身影,便进入了许多人的视野。

  行了小半个时辰,眼前云海茫茫,渺无涯际,沈千禾停下脚步,按下三头白犀牛,于车外恭请五明宫主。沈幡子卷起珠帘,魏十七步下彩绘飞车,极目望去,但见云海深处,一点白光冲天而起,王京宫主曹木棉跨坐于孔雀之背,倏忽飞上前来,亲自相迎。

  曹木棉稽首致意,眸光一转,落在沈幡子身上,不觉微微一笑,道:“五明宫主独具慧眼,此女心性资质,无一不是上上之选,假以时日,当可脱颖而出,独掌一殿。”沈幡子闻言不禁有些惶恐,惶恐之余,心中也有些许窃喜,真人不打诳语,何况出自王京宫主之口,她悄悄瞥了魏十七一眼,见他并不异样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魏十七轻描淡写道:“曹宫主谬赞了,此女能有今日的成就,有赖宫主相助,未可妄自菲薄。”这倒不全是客套话,当日曹木棉从云浆殿经过,为琵琶声惊动,驻足听了良久,命沈幡子去天机台,曹、魏二位宫主合力,引动雷火,祭炼七七四十九日,方炼成雷音琵琶这一宗真宝。不过曹木棉有多少心思是出于爱才,多少心思是出于示好,也无从分辨了。

  略略寒暄数语,曹木棉命沈千禾在此等候,看护好白犀牛与彩绘飞车,亲自引了五明宫主飞入云海。沈千禾躬身相送,目睹沈幡子跟随魏十七而去,不无艳羡,云海之下,便是王京仙界,仙宫所在,他虽是曹木棉再传弟子,委以重任,坐镇天机台,却也无缘一往。云雾忽起,三人身影骤然消失,沈千禾若有所悟,沈幡子不过是一开智的仙傀儡,跟对了人,比什么机缘都要紧。

  曹木棉张开王京仙界,引魏、沈二人入内,神念牵引,星光如洪流般扑来,天旋地转,倏忽落于仙宫之内。沈幡子自知身份卑微,低垂眼帘,眼观鼻鼻观心,不敢肆意审视。魏十七举目看了一回,金碧辉煌,琳琅满目,与空旷寂寥的五明仙宫相比,直若天壤之别。

  曹木棉曲指一弹,钟磬声悠悠响起,十余名宫装侍女鱼贯而入,摆下酒宴,一肴一馔,一器一物,极尽精巧之能事,却又独具匠心,藏仙家气象于尺寸间,不流于俗,魏十七虽不甚在意,毕竟客随主便,随口称赞了几句,不驳主人一番敬意。

  二人入得宴席,沈幡子在旁侍奉,曹木棉举杯相劝,魏十七也不拘谨,酒到杯干,甚是爽快。

  仙宫佳肴非是寻常,魏十七吃了几筷子,颔首赞许,这一回是真心诚意,并非敷衍了事,曹木棉呵呵一笑,坦坦荡荡不诈伪,于他接下来要说的话,也少些斟酌和顾虑。切入正题之前,先说了几句闲话,仙宫肴馔甚佳,酒却未能尽如人意,魏十七说起餐霞宫碧落殿主沈辰一所酿碧落酒,或如烈焰,或如寒泉,千变万化,每一口绝不相类,三杯碧落酒,七日黄泉路,酒醉酣眠若死,又说起下界凡间有九转紫萝酒,十年佳酿,滋味醇厚,入口清冽,一线冰冷彻骨,转瞬阴尽而阳生,暖意勃发,毛孔舒张,俱是难得的佳酿。

  曹木棉见他颇好杯中物,命侍女取来数坛美酒,一一品尝,仙家之物,虽不及碧落酒,亦不逊于九转紫萝酒。

  酒过三巡,侍女重整宴席,陆续退下,仙宫之内,只剩下三人。曹木棉把玩着酒盅,沉吟片刻,道:“此番相请道友前来,一则备下水酒,略表敬意,二则有事相托,还望道友不吝相助。”

  魏十七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曹木棉也不兜圈子,径直道:“帝子登位,重立天庭,然则天庭情势堪忧,三十三天外六宫、南天门一十三宫游离于外,久未归位,明有西天灵山,暗有深渊为祸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,帝子大才,自可转危为安,但吾这王京宫,却岌岌可危。”

  他目视魏十七,顿了顿,缓缓道:“平侯,春秋,东渡,西渡,洗心,赤眉,王京六殿,历经激战,死伤惨重,如今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强召下界真仙飞升,补入诸殿,亦是涸泽而渔,杯水车薪。不瞒道友,王京宫已不堪一战,再战,便连空架子都无以为继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