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七节 好心计好手段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这一天是论剑的正日,蝉声聒噪,树荫匝地,魏十七跟随仙都弟子来到赤霞谷试剑台前。

  试剑台是一块数十丈见方的巨石,高约半尺,表面凹凸不平,呈赭红色,纵横交错布满了剑痕。据传试剑台露出地面的只是冰山一角,埋在地下的部分百倍都不止,与赤霞谷四周的山脉连成一个整体。

  在场数百名剑修,以秦子介和阮静为首,旁支七派的掌门居左,霍勉、周戟等昆仑嫡系弟子居右,五行宗的秦子介主持论剑,当众说了几句勉励的场面话,唯一值得留意的就一句,接他一道剑气,才有资格参与论剑。

  旁支七派的弟子黑压压的一片,散在试剑台旁,仙都以外,魏十七只认识寥寥数人,平渊派的孙二狗,商剑楠,玄通派的曹雨,其余都是陌生面孔。

  卫蓉娘提醒了他一句:“小心,秦长老的三阳剑气不好接——”话音未落,秦子介从剑囊中抽出一柄赤红的长剑,催动剑诀,挥出数百道剑气,如暴雨打梨花,朝七派弟子激射而去。

  魏十七接过阮静一道剑气,早有防备,当下抢上半步,抡起铁棒,看准剑气来势奋力挥去,在触及剑气的瞬间,一十二重真元层层叠加,一团厚实的黄光蓦地亮起,铁棒微微弯成一道弧形。

  剑气冲破重重阻碍,游鱼一般钻入铁棒中,溯流而上,魏十七心中一凛,全力以赴催动真元,却无法阻挡剑气进逼,就在他心生颓意的当儿,又一道似曾相识的剑气钻入铁棒,在距离虎口尚有三寸处,将三阳剑气扑灭。魏十七深吸一口气,平息了胸口翻腾的气血,直起身举目四顾,只见七派弟子倒下了一片,稳稳接下秦子介一道剑气的,只有二三十人而已。

  他不禁把目光投向阮静,却见她嘴角微微一翘,调皮地眨了眨眼。

  霍勉目光如炬,早看得分明,一一报出各派弟子的姓名,轮到仙都时,他停顿了一下,叫到李少屿、邓元通、魏十七三人。他心中疑窦丛生,那魏十七明明投入了昆仑御剑宗门下,怎么仍算仙都弟子?他修为平平,连自己一剑都接不住,又怎么能在师尊的剑气下全身而退?

  同样震惊的还有卫蓉娘和赵宗轩,魏十七的表现太过离谱,难道说他之前一直隐藏了实力,直到赤霞谷论剑才一鸣惊人?反倒是奚鹄子暗暗点头,猜想是阮静助了他一臂之力。

  昆仑旁支七派,每派各三人,总共选出二十一名弟子,彼此捉对比剑,以获胜的场次多少决定七派座序。出言认输者败,要害中剑者败,被逼下台者败,参与比剑的弟子倾全力放手一搏,安危交由本门师长负责,失手伤人,不予追究。若胜负在一线间,难以分辨,则由主持论剑的秦长老一言决断。

  第一场是仙都对玉虚,奚鹄子命魏十七出战,玉虚派遣出的弟子是李暮,与魏十七同辈。

  李暮背负一柄飞剑,率先登上试剑台,玉虚派的掌门何不平移步上前,走到试剑台西侧,守在他身后。

  他对这个徒弟颇有底气。李暮心气甚高,用功极勤,业已突破剑芒关,在玉虚派参与论剑的三名弟子中实力居中,仅次于他的师兄赵之荣,魏十七拜入仙都不久,虽然接下了秦长老一道剑气,修为再高也有限,他倒没有为李暮担心。

  魏十七跟在李暮之后踏上了试剑台,手指触及腰间的剑囊,一颗心平静如水。要来的,终于来了!

  李暮的飞剑以百炼铁掺杂铜精铸造,剑名“紫凤”,出自铸剑名家之手,千锤百炼,以灵巧变化见长。

  魏十七抽出铁棒,摆了个“举火燎天”的架势,以静制动,等候李暮先出手。

  李暮微微皱起眉头,仙都的这名弟子使一根黑黝黝的铁棒,想必擅长贴身近战,为何不抢先动手?诧异的念头一闪而过,他右肩微晃,紫凤剑冲天而起,化作一溜紫芒,奔对手胸口袭去,速度并不快,犹有腾挪变化的余地。

  魏十七在他出剑的刹那,右臂猛地一轮,铁棒脱手飞出,如车轮般翻滚着砸向李暮,棒影所及,笼罩住他大半个身体。

  李暮若是置之不理,操纵飞剑直扑对手,势必被铁棒击中,两败俱伤,无奈他只得侧身扑出,顺势打了个滚,闪过铁棒翻身跃起,同时催动剑种将飞剑一收,紫凤剑如倦鸟归巢,猛地止住去势,倒飞而回。

  魏十七在掷出铁棒的同时腿脚发力,猛虎下山般扑向李暮,意图以拳脚取胜。他眼梢盯着紫凤剑,只待飞剑近身,即从剑囊中放出藏雪剑加以缠斗,只是没想到李暮不进反退,他的一番谋算落了空,变成赤手空拳对上紫凤剑。

  魏十七身高腿长,抢进他身前三尺,李暮堪堪接住紫凤剑,真元一摧,剑尖蹿出尺许长的一截剑芒,青紫流转,吞吐不定,映得他须发俱青。

  大势已定,李暮心中一定,正待留几分手,以免剑芒误伤对方,忽然脑后风声响起,肩膀一麻,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,顺势向后一甩,身不由己腾空飞起,连人带剑摔出数丈。

  出手之人,却是玉虚派的掌门何不平,他右手拇指食指间捏着一柄狭长的飞剑,剑尖距离他胸口尚有半尺。

  何不平脸色变幻不定,冷冷道:“好心计,好手段!”他将飞剑递给魏十七,后者伸出双手恭恭敬敬接下,弯腰行礼,礼数周到。

  何不平将右手缩入袖中,恼怒之余,暗自有几分心惊。那魏十七甚是阴险,明面上铁棒迎战,暗中却藏了一柄飞剑,趁李暮催动剑芒的当儿,一剑只取他咽喉,何不平及时出手相救,一开始只用了五成真元,竟未能捏住飞剑,急忙又加了两成,双指已被剑脊挫伤少许。

  魏十七将剑收入剑囊中,何不平眯起眼睛道:“剑不错!何名?”

  “仙都藏雪剑。”

  何不平点点头,招呼徒弟一声:“暮儿,走吧,你输了。”

  李暮的脸色红了又青,青了又白,他狠狠一跺脚,掉头就走,转眼不知所踪。何不平叹了口气,深知这一次打击太过沉重,李暮很可能从此一蹶不振,他反倒希望魏十七能在论剑中脱颖而出,这样李暮心里也可以好过一些。

  魏十七隐晦地扫了阮静一眼,她正无聊地把玩着一枚玉哨,根本没在意。他向何不平微一躬身,退下了试剑台,转身的一瞬,分明察觉到秦子介投来的目光,平静中隐藏着炽热,有如实质。

  奚鹄子大为意外,他在魏十七身后窥得分明,数日未见,他竟脱胎换骨,练成了御剑术,阮静难道真有点石成金的手段?不管怎样,这都是好事,仙都或许能在这次论剑中摆脱垫底的命运,赢得十七年喘息的时机。

  但霍勉和五行宗的威胁,始终像一座大山,沉甸甸压在他心头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