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节 够她喝一壶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康阙赌斗失利,输掉《廿六符源本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连涛七殿,各人反应不一,有嗤之以鼻的,有幸灾乐祸的,有同仇敌忾的,有跃跃欲试的,但之后的数十日,魏十七都没有离开过鹤唳峰,即便是有心挑衅的人,也不敢到掌门清修的地方撒野。

  楚天佑对此有所耳闻,不过这种旁枝末节的小事,他根本不放在心上,也就是凌霄殿把《廿六符源本》当回事,符修弟子的入门功法,又能强到哪里去,颇费思量的倒是另一桩事,迟迟没能定下来。

  连涛七殿,风雷、山泽、天风、凌霄四殿以楚天佑为首,同进共退,势力最大,斗牛、玉露二殿相互扶持,也争得少许话语权,沉鱼殿向来置身事外,殿主封泽常年抱病,一年到头也露不上几面,太一宗明面上的掌门是潘乘年,事实上主事的却是楚天佑。

  凌霄殿虽属符修一脉,一向跟风雷殿走得很近,有人暗地里传言,许灵官是楚天佑的一条狗,现在,这条忠心耿耿的狗死了,他需要再找一条。

  遵循祖师传下的规矩,符修一脉的凌霄、斗牛、玉露三殿都是一主三供,一位殿主,三位供奉,凌霄殿的三位供奉是洪新、熊双旗、阚勋,其中洪新死心塌地跟着楚天佑,熊双旗和阚勋却有些摇摆不定,跟斗牛殿和玉露殿颇有交情,楚天佑希望洪新能接过凌霄殿殿主之位,再提拔一名同样听话的供奉,然而世事多变,未必能尽如人意。

  毕竟楚天佑只是风雷殿一殿之主,并非太一宗名正言顺的掌门,而潘乘年出于某些考虑,隐隐站在斗牛、玉露二殿一边,并不十分支持他。

  康阙输掉《廿六符源本》成为一根导/火索,许灵官久旷其位,凌霄殿人心惶惶,迫切需要有人站到台面上,压制不同的声音,熊双旗和阚勋似乎有所察觉,暗地里小动作不断,迫使楚天佑尽快决断。

  魏十七虽是当事人,不过这些勾心斗角都与他无关,他老老实实待在鹤唳峰,演练山河元气锁,研习符箓之术。

  符箓的本质,无非就是驱使天地元气以为己用,这种“驱使”,并非将其当作死物,汲入体内,迫使其流转变化,而是通过某种方式,告诉它该怎么做。

  卞慈特地为他找来了制符的笔墨纸,俱是玉露殿精心炼制的法器,笔是金毛鼠须笔,纸是九制桑纸,墨是三禽三兽墨,笔和纸倒还罢了,三禽三兽墨却是炼制不易,单纯作为练手的东西,太过浪费了。

  不过卞慈并不在乎。

  魏十七提笔的姿势很古怪,三根手指捏住笔杆,就像捏一把刷墙的刷子,在九制桑纸上涂涂抹抹,寻找着感觉。二十六种基本的符箓,按图索骥,逐个尝试,从最简单的火符水符入手,失败了,丢在一边,成功了,随手用掉,魏十七精力充沛,往往一坐便是六七个时辰,直到夜深人静,才停手休息。

  制符很枯燥,也很昂贵,生手的消耗尤其大,凌霄、斗牛、玉露三殿擅长制符的“符师”并不多,符修驱符用符,就好比器修祭器,剑修御剑,九成九出自他人之手,亲手制符炼器铸剑的,百不存一。

  但对魏十七来说,学几手驱符的手段毫无意义,五色神光镰和藏雪剑已经足够强大,无须另辟蹊径,从符箓中寻求攻防的手段,他花了大精力研习符箓之术,是源于吾紫阳的一句话,“剑丝成阵,推衍到极致,便是无上剑域。”

  在这方天地,最强的手段,便是剑域。

  域成锢天地,一剑破万法。

  他刚刚起步,距离剑域,还有遥远的路途要走,不过既然上路了,一步步走下去,终有到达的一天。

  十余日过后,楚天佑携来另一头穷奇,那是头“雌儿”,阴阳二锁合击,转为以卞慈为主,魏十七为辅。

  这头穷奇是他特地挑选的,实力远逊色于之前的那头“雄主”,尤其是“雷遁术”,憋了数息才憋出一个屁,不可同日而语,卞慈勉力将其制服,还出了点岔子,没能收住手,游丝一紧,将其妖元精血尽数抽去,坏了它性命。

  在楚天佑看来,阴阳二锁一旦交换了主次,卞慈的弱势就显露无遗,毕竟隔着卞雅操纵阳锁,难以做到如臂使指,收放自如。

  卞慈也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,她搂着妹子呆呆出神,不是她欠缺天赋,也不是她不努力,“同心功”纵然妙用无穷,终究只是退而求其次的权宜之计。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楚天佑每日携来一头穷奇,敦促阴阳二锁演练一番,再空手而归。日损一头,不见其竭,魏十七好奇心起,多问了一句,楚天佑告诉他,当年从流石峰镇妖塔逃出的那头穷奇,乃是一头受孕的母兽,锁在风雷殿的地牢中,诞下一窝小崽,数千年来繁衍不绝,血脉渐稀,不堪大用,拿来给他们练手,折损了也不甚可惜。

  临走前他提了一句,让他帮卞慈一把,这个样子,别说妖凤穆胧了,就算把地牢中那头凶悍至极的母穷奇放出来,也够她喝一壶的了。

  魏十七也觉得棘手,一时半刻想不出解决的办法。

  两个人都有心事,只有卞雅没心没肺,饿了吃,困了睡,吃饱睡醒了玩,缠在魏十七身边,像个心智只有五六岁的小孩。在“安魂术”的抚慰下,受损的魂魄渐渐安定下来,她不再浑浑噩噩,哭哭笑笑,这是唯一让卞慈感到庆幸的事。

  魏十七在符箓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长,经常整夜不合眼,卞雅在他身边熟睡,卞慈目不转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,看他一挥而就,看他研习更为复杂的雷符风符,乾符坤符,心中艳羡不已。

  他做什么,都能做得很好。

  三禽三兽墨消耗极大,很快就用完了,玉露殿迟迟没有送来,卞慈去往岳渟峰走了一趟,拜见殿主计铎,得到的答复是三禽三兽墨炼制不易,所剩无多,若是掌门要用,但取不妨,但平白授予外来的昆仑弟子,似有不妥,不过掌门的客人,毕竟要给几分面子,按照惯例,玉露殿的三禽三兽墨,一锭价值二十块“单眼”,以鱼眼石换取三禽三兽墨,公平交易,无人质疑。

  卞慈隐隐觉得不妥。当日楚天佑答应魏十七,太一宗掌管的肆廛,看中什么,只管拿走,但三禽三兽墨不在肆廛中出售,唯有玉露殿才有,计铎从中作梗,究竟是何用意?

  她想岔了。

 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其实计铎并没有旁的意思,魏十七三禽三兽墨用得实在太快,玉露殿家大业大,耗不起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