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五节 非父王莫属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提着铁猴飘然而去,走得潇潇洒洒,绝不回顾,离暗微一犹豫,快步跟上前,再三打量那奄奄一息的猴头,眉眼间掩饰不住好奇。二人离了瑶池胜境,分开云山雾海,往五明宫而去,魏十七一番功夫没有白费,心情颇佳,随口道:“方才不走,留下来是瞧热闹,还是打算帮个忙?”

  离暗脚步微微一顿,沉默片刻,轻轻笑了起来,“什么都瞒不过宫主,洞察人心,细致入微,便是帝子也未必”

  魏十七摆摆手,阻止她出言不逊,离暗从善如流,岔开话题道:“原本有意相助,不过看来妾身是多虑了。”

  魏十七道:“这猴头成就深渊之躯,手段之强,你亲眼目睹,心中也有数,元君若全力出手,固然可将其灭杀,生擒活捉却是不易。他化自在天有何手段,足以克制深渊魔物?”

  离暗垂下眼帘,低声道:“天魔书包罗万象,五义六谛七偈八颂二十六门小神通,深渊魔物,亦非无懈可击。”

  天魔书乃他化自在天根本之书,法不传六耳,魏十七不修魔功,无有机缘得闻,屠真乃是他心腹之人,得离暗传下天魔书,亦无法向他透露些许皮毛,此事亦不可勉强。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,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,他修炼命星秘术,不向佛,不入魔,行自己之道,他法再广博玄妙,多求反失本心。

  离暗试探道:“宫主可有前往深渊之意?”

  魏十七不动声色,貌似漫不经心,又似深有意味,“若有机缘,道友可随吾同往。”自燕南征舍生打破界壁,张开深渊,数百年间,帝子不无暗示,魏十七隐隐猜到几分。深渊血战绝非儿戏,放眼天庭诸宫,有资格追随左右,又能得他信任者,寥寥无几,曲指算来,也只有屠真沈幡子二女而已,前者成就天魔之躯,后者乃通灵仙傀儡,可为左臂右膀,但仍不够,他苦心孤诣以深渊血神丹和血舍利造就铁猴,并非一时兴起,无的放矢。

  离暗嫣然一笑,道:“固所愿也,妾身自当相随。”

  天魔书有克制魔物之神通,却是意外之喜,有魔女同行,便又多三分把握,不过此刻并非相询之时,魏十七不再言语,离暗亦步亦趋,知他已被自己说动。

  无移时工夫,二人来到天魔殿前,天魔女上前相迎,见过宫主殿主,迎入殿内,殷勤摆下酒宴。魏十七将铁猴置于身旁,随手提起一壶酒,淋在猴头之上,酒香扑鼻,那猴头抽了抽鼻子,悠悠醒转来,将手爪一通乱摸,凑到嘴脸舔了舔,两眼放光。

  离暗看得有趣,命天魔女奉上美酒佳肴,任其享用,铁猴亦不客气,有模有样端坐于案桌前,只片刻工夫便抓耳挠腮,坐立不安,干脆弃了假斯文,伏案大喝大嚼,弄得杯盘狼藉,汁水淋漓。魏十七冷眼旁观,此猴为铁链铁钎禁锁,心窍内“血舍利”不在作祟,与往日无异,只是行动颇有不便,时不时拿手爪去抠,却哪里抠得动。

  离暗亲自持壶,为他斟满美酒,轻声道:“深渊血战,妾身也听闻一二,千军万马,前赴后继,非佛道之争可比。”

  “魔王久历轮回,可曾入得深渊?”

  离暗徐徐道:“深渊存之已久,如来天帝魔主岂会视而不见,亲入深渊,目睹血战,亦在所难免。宫主谙熟下界风物,可知苗人炼蛊之术?”

  魏十七微感诧异,离暗连“炼蛊”之术都有所耳闻,可谓博闻多见,魔王波旬久历轮回,当非虚言,只是连这等旁枝末节的小事,他都会与离暗提及么?他心中存了疑虑,道:“略有耳闻,可是将诸般毒物置于钵中,令其争斗吞噬,生还者为‘蛊’?”

  离暗道:“深渊,便是一口大钵,诸方主宰,是为毒物,血战中崛起,血战中湮灭,宫主可知,西方之主樊隗不过是疥癣小患,走投无路,才欲在星域留一条后路,与深渊相比,三界不过是贫瘠之地。”

  魏十七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三界贫瘠,樊隗是走投无路,深渊富饶,为何无人觊觎?”

  离暗知他明知故问,微笑道:“如何无人觊觎?只是深渊主宰太强,便是天帝如来,亦有所顾忌。”

  “魔王又如何?”

  离暗想了想,郑重其事道:“父王修炼天魔书,神通广大,只是入灵山,奈何不了如来,赴天庭,奈何不了天帝,不过三者同陷深渊,脱颖而出者,非父王莫属。”

  魏十七怔了怔,细细寻思离暗话中意味,品出些许不同的味道来,他心中疑虑更深一层,总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。之前从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相由心生种种,推测魔王之女并非一人,波旬两头下注,立于不败之地,魔女并未否认,如今看来,其中似乎另有玄虚,连他都窥不真切。

  离暗道:“深渊血战非同小可,恕妾身直言,宫主道行神通,尚不足以自保。”

  魏十七毫不介意,道:“连深渊西方之主都败下阵来,吾何敢奢望,不过深渊之行并非迫在眉睫,且看帝子如何安排。”

  离暗微一犹豫,到了嘴边的话重又咽下,她始终不明,帝子为何要命魏十七入深渊,是寻什么要紧的物事,还是借血战磨砺他,为来日攻打大雷音寺,埋下伏笔?她虽是魏十七的道侣,枕边人,却始终不明白他的心思,在她看来,帝子为君,五明宫主微臣,但他们的关系,远非表面上那么融洽,那么简单。

  二人各怀心事,略尽酒食,浅尝则止,铁猴孙悟空却开怀大嚼,好酒贪杯,一个劲往口中灌,天魔殿中美酒乃魔女从他化自在天携来,入口清冽,后劲绵长,无移时工夫,那猴头便醉得一塌糊涂,滑落在桌案下呼呼大睡,怀中还抱着一只错金缕银的玉壶不放。离暗命天魔女撤去残宴,奉上茶来,魏十七喝了几口,问起深渊种种情势,离暗知无不言,一一为他道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