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八节 接骨木浮宫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,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。

  梅真人衣袂飘飘,缓步踏上莲花峰,放眼望去,四下里云海滚滚翻涌,罡风凌厉,山石偶露狰狞一角,旋即隐没无踪。夕阳残照,镇妖塔刺破苍穹,九层八面,恍若青铜铸就,接骨木浮宫遥遥相对,静默无声,一塔一宫,相看两不厌。

  浮宫门户紧闭,杳无人迹,梅真人略感失落,正待举步,忽然心血来潮,扭头望去,只见镇妖塔下,坐着一个孤单的身影,双手抱膝,痴痴望着云海,心无旁骛,似在缅怀过往。

  接骨木浮宫乃魏十七清修之地,梅真人执掌云浆殿,将莲花峰方圆数千里划为禁地,非有要事,甚少涉足,镇妖塔下这女子分明是一具傀儡,却又与流苏截然不同,莲花峰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个侍女来?梅真人心存疑惑,缓步行至她身旁,轻轻咳嗽一声,那女子听若不闻,只管自己怔怔出神。

  她的身高腿长,发色很深,鼻梁挺直,双眸璀璨如星,嘴唇紧紧抿在一起,看上去好胜倔强,缺少女子的温柔。梅真人从未见过她,心中却有一丝莫名的亲近,她瞩目良久,轻声问道: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  那女子如泥塑木雕,一动不动。

  梅真人缓缓伸出手去,食指触及她冰凉的脸庞,那女子睫毛微微一动,却没有更多的触动。她仿似一具牵线木偶,懵懵懂懂,无有灵智可言。梅真人暗暗叹息,眸中星云转动,意欲以慧眼细细察看,忽听得千里之外响起隆隆涛声,水云聚散,浊浪翻滚,阴元儿纵冥河匆匆掠过天际,须臾降落于莲花峰上,风尘仆仆,上前见过梅真人,略有几分拘谨。

  造化弄人,判若云泥,梅真人成就真仙,执掌云浆殿,风光了得,她却了无寸进,枯守于云浆洞天内,寸步不离,打点一宫一塔。路是自己选的,魏十七给了她机会,一枚子珠,能有今日的成就,已是不易,但说心中从此风光霁月,无有挂碍,却也没有这么通达。

  七曜界提耶洲七大鬼族,各以一颗太阴元命珠为传承,每隔万年,七颗太阴元命珠聚于一处,诞下一枚子珠,鬼族轮流遣族人持子珠跨海而出,到别海他洲繁衍生息,传承鬼修道统,阴元儿便是子珠通灵,成就器灵之身,跟随魏十七飞升天庭。屠真、流苏、阴元儿俱是下界追随魏十七的旧人,梅真人顾念当年的情分,从无颐指气使之举,执掌云浆殿后,凌驾于众人之上,她更是风轻云淡,礼数有加。

  梅真人抬手虚扶,阴元儿趁势起身,见她频频打量镇妖塔下抱膝而坐的木讷女子,微一犹豫,分解道:“梅殿主可识得此女?”

  梅真人微微摇首,“既在莲花峰顶,想必阴/道友知她出身来历。”

  阴元儿道:“此女乃大人炼制的一具傀儡,浑浑噩噩,尚未开智,安置于浮宫之内,嘱咐妾身悉心看护,莫要限制她行动。”

  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大人唤她‘小瑶’。”

  梅真人按捺不住好奇,真元灌注于双眸,施展秘术,目放白光,将那女子里里外外看了一遍,心下了然,傀儡之躯,大抵与流苏相仿,却并非如阴元儿所言神智未开,其神魂迷失,流逝湮灭,只剩下些许执念,与痴呆儿相仿。不知怎地,她几乎可以肯定,在魏十七心目中,此女的分量远重于流苏沈幡子。

  耳鬓厮磨,肌肤相亲,却并非无话不谈,魏十七心中藏了无数过往,不曾,也不愿向她提起。梅真人心念数转,随口问道:“流苏安在?”

  流苏将神魂寄于傀儡之躯,水乳/交融,合而为一,终究是外物,离不开青雀精魂屏温养巩固,梅真人虽是魏十七身边人,却未必得闻个中隐秘。阴元儿顿了顿,含糊其辞道:“流苏在浮宫内温养神魂,不知殿主莅临。”

  梅真人又看了那女子一眼,拂袖步向浮宫,伸手轻推,禁制层层解脱,门户无声无息荡开。这座接骨木浮宫乃是她亲手打造,一梁一柱了然于胸,这么多年过去了,魏十七并未作丝毫改动,是觉得没有必要,还是以此纪念当年的那段情分?

  梁柱未改,但屋脊四壁,经阴元儿之手,取用云浆洞天古木石髓再度修复,非复曩昔模样。梅真人举目望去,居中辟尘榻空无一人,上悬千音鬼铃,黑烟缠绕,铃音若有若无,左首立了五尊姿态各异的铁佛,多首多臂,金刚怒目,中央大日如来,东方阿?佛,南方宝生佛,西方阿弥陀佛,北方不空成就佛,是为斜月三星洞五轮傀儡,右首摆放一座青雀精魂屏,霞光明灭,屏内自成天地,能补全神魂,操纵傀儡,别有一番妙用。

  辟尘榻,千音鬼铃,五轮傀儡,目光所及,往事历历涌上心头,梅真人不觉低低叹息。

  阴元儿快步上前,五指抚过青雀精魂屏,搅动霞光,旋开一道门户,十余息后,流苏匆匆而出,眉宇间略有憔悴之色,显然温养神魂嘎然而止,对她不无影响。梅真人心细如发,略一沉吟,便将前后缘由猜到**分,她微露歉意,招招手将流苏唤到身旁,抚摸着她的秀发,温言宽慰了几句。

  不经意间,她向阴元儿挥挥手,命其退下,阴元儿如释重负,告辞退出浮宫。她深知魏十七性情,对过往之事一向讳莫如深,梅真人打听一二,或许一笑了之,她若是掺和在其中,保不定就种下芥蒂,遗留后患。

  人总是会变的,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半人半妖的小修士了。

  梅真人见流苏心绪不宁,神魂不稳,拉着她的手并肩坐于榻上,探出食指轻轻点在她眉心间,以真元徐徐安抚。流苏渐渐平静下来,赧然微笑,双手紧紧握住衣襟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梅真人说了几句不相干的闲话,不经意问起镇妖塔下,那抱膝而坐的高挑女子,流苏却是知晓其来历,踌躇片刻,低低道:“她是主人携往天庭的一道神魂,近些日子才寄于傀儡体内,境况……不是太好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