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节 鱼大心眼小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得失消长,福祸相依,那魔物显出深渊本相,血气深藏,如潜龙在渊,奋力挣脱星力禁锁,周身为之一轻,却再不能身化水气,聚散如意。铁猴怪叫一声,挥棍而上,逼得它甩起鱼尾相迎,一棍打实,天崩地裂一声响,猴头如流星般倒飞而起,硕大无朋的鱼身压落山头,松林尽伏,山涧枯竭,砸出一个深坑来。

  纵身窜入云霄中,待去势消尽,铁猴以手加额遮目下视,眼放金光,见那魔物着实狼狈,一时半刻爬不起,不禁嘎嘎而笑,只要打得实,一棍不行打十棍,十棍不行打百棍,便是一座铁山,也要生生砸平。

  它将腰一扭,呼啸直下三千尺,冲开一道乳白的湍流,挟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。那魔物心惊胆颤,战意全消,使一个神通,舍弃十万鳞甲,尽数炸将开来,周身水雾翻滚,所过之处,身躯由实转虚,晦暗无光。

  魏十七看在眼里,心中不由一动,深渊魔物夺取血气熬炼肉身,多逞蛮力爪牙之能,这化身大鱼的魔物离群索居,独来独往,却有一手操纵水气的神通,非比寻常恃勇鏖战之徒,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蹊跷。既然察觉异样,岂容它从容远遁,星力锁不定血气,那就使个手段,禁锢其肉身,先打灭了再说。

  心意动处,十恶凶星渐次隐没,一根赤铜铸恨棍从虚空飞出,虎啸龙吟,势如破竹,从鱼背戳/入,贯穿身躯,将其牢牢钉死在山头之上,深渊血神丹鼓荡不息,肆意夺取血气,侵蚀血肉。

  神通被破,十万鳞甲付之东流,背脊重创,脏腑洞穿,那魔物怒吼一声,甩动鱼尾拼命挣扎,肉身崩裂,血如泉涌,赤铜铸恨棍却纹丝不动。趁他病,要他命,铁猴头下脚上疾冲而去,用尽浑身力气,一棍打在鱼头之上,可怜,躲也无处躲,避也无处避,那魔物生生吃了这一棍,脑壳打得稀巴烂,一道浓郁的血气窜将出来,铁猴眉花眼笑,抢先吸入腹中,如饮醇醪,雷公脸上露出痴迷陶醉之色,比之前尤甚。

  血气一去,小山也似的尸骸急剧缩小,赤铜铸恨棍嗡嗡作响,大有不满之意,魏十七也不与铁猴争夺什么,绕着鱼尸转了一圈,“咦”了一声,似乎察觉到什么,伸手虚虚一抓,鱼腹豁然中分,一颗干干瘪瘪的心脏晃晃悠悠飞将出来,鱼大心眼小,与伟岸的躯干相比,小得不成比例。

  近在咫尺,一阵阵悸动涌上心头,魏十七眼中精芒闪动,曲指轻弹,心脏如花瓣片片剥离,逐层瓦解,化作飞灰簌簌落下,到最后止剩一枚方不方圆不圆有棱有角的血舍利,翻来滚去,气息晦暗不明。铁猴眨了眨眼,似乎有些兴趣,蹦蹦跳跳上前去,盯了半晌,小心翼翼探出一根手爪,在血舍利上点了一点,若有所思。

  千手千臂吴千臂,西方深渊之主麾下得力臂助,一旦解开铁链铁钎束缚,挪转巨力,打破界壁,几近不死不灭,神通皆因血舍利而来,深渊血舍利,原来不止一枚,只是与之相比,眼前这枚血舍利差了不知凡几,连铁猴都提不起兴致……魏十七思忖片刻,拂袖将血舍利收去,心中隐隐有所期待。

  魔物血气乃是大补之物,铁猴一时间生龙活虎,浑身精力无处发泄,扛着水云石棍绕来绕去,周身铁链叮当作响,心中愈发急躁不安。魏十七看在眼里,将赤铜铸恨棍收回,顺手一甩,一缕血气飘散而出,弥散在晨曦之中。

  那大鱼本相的魔物非同寻常,血气浓郁,堪比上好的丹药,吞入腹中虽不得持久,十成之中终究能留下半成左右,浪费了委实可惜。铁猴鼻翼张翕,坐立不安,下意识要上前攫取,又惧怕主人责备,急忙收住脚步,慢吞吞缩了回去,被血气引诱得坐立不安,不知主人此举是何用意。

  血气飘过崇山峻岭,过得小半个时辰,远处响起无数凌乱的脚步声,一拨魔物为血气吸引,循踪而来。魏十七向铁猴挥手道:“去吧!”铁猴哪还不明白主人心意,厉啸一声,擎着水云石棍窜将出去,虽千万人吾往矣,孤身杀向敌群。

  血气入体,留之不住,横竖要发泄出去,不如引诱魔物近前来,权当磨刀石,磨一磨那猴头的手段。魏十七心中有数,区区一缕血气,尚不至于引来强横的大敌,数百头寻常魔物,凭铁猴一根石棍足以横扫,大可不用担心。

  大鱼尸骸倒卧于山头,脑壳虽被打残,剩下好物甚多,屠真以令符唤出雷火童子雷四灵,收取筋骨宝材,剩下无用的血肉尽数丢下山去。片刻后,林中?,似有毒蛇猛兽出没,逡巡片刻,终是抵挡不住诱惑,壮着胆子将魔物残尸拖回巢穴,从容享用难得的血食。

  重山之外,厮杀声忽响忽轻,渐次湮灭,铁猴扛着水云石棍,挺胸叠肚,雄赳赳气昂昂回转来,向主人复命。魏十七打量几眼,见这猴头满身血污,神采奕奕,颔首赞许了几句,指指断流的山涧,令它去洗刷一番。铁猴为主人分忧,独当一面,打杀了这许多魔物,压过屠真一头,心中颇为欢喜,一溜烟跳进水中,竖蜻蜓发虎跳,洗了个痛快。

  浮宫之中静寂无声,魔女离暗入定冥思,不管外界天翻地覆。魏十七将天魔殿堪舆图展开,细细审视,金线勾勒出万水千山,若隐若现,抱虚木飞舟穿梭虚空,遁行如电,却仍未飞出这片广袤的松林,深渊之大,不可以常理度之。

  屠真立于他身旁,静静注视天魔殿堪舆图,忍不住问道:“我们这是……要去往哪里?”

  魏十七笑道:“人生地不熟,两眼一抹黑,能去哪里四处乱撞罢了。不过深渊之中也有老熟人,樊隗才是此间的地头蛇,如能遇到他,可省下不少摸索的工夫。”

  屠真有些担心,犹豫道:“西方深渊之主……可信吗?”

  魏十七“嘿”了一声,“深渊之下,唯有自己的一双拳头,才是最可信赖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