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节 韩十八侯哑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铁猴谨记主人的吩咐,一味装哑巴,只是猴性难改,抓耳挠腮,坐立不安,无有一刻停歇。魏十七听壁角听了半晌,大致心中有数,那五短身材的魔物唤作“山鸫”,开智未久,懵懵懂懂,大抵便是个愣头青,“柯老”实为“老柯”,老江湖老油条,久历血战一身是伤,侥幸保全性命,并未夺得多少血气,急需“山鸫”这等强悍的战力相助,二人天雷勾动地火,说得入港,一拍即合。

  老柯费了一番口舌,偶一回头,却见一人一猴立于不远处,沉默寡言,拒人于千里之外,他眼光甚毒,略加分辨,深渊气息幽深晦涩,绝非寻常人物。万壑松林乃偏远之地,物产匮乏,魔物在此休养生息,多为溃逃的散兵游勇,都铎遣使征集兵力,实则充当攻打百岁谷的炮灰,淫威之下在劫难逃,他故作老成姿态,说动山鸫同行,犹嫌势单力孤,不想身后即有此等强人,一时间又惊又喜,咳嗽一声,故伎重施,上前与之攀谈。

  魏十七何等精细,自称“韩十八”,与之攀谈一二,不卑不亢,老柯数番旁敲侧击,都未能窥破他的底细。这厮沉稳老辣,话虽不多,却风轻云淡,并不把攻伐百岁谷看得很重,有实力方有底气,老柯越发心热,主要邀请对方加入,互为引援,一致对外争夺血气。

  对方舌绽莲花,加意劝说,魏十七略加思索,顺水推舟应允下来。老柯心中大喜,又将目光投向他身旁的铁猴,问了几句,得知它追随韩十八四处争战,却是天生的哑巴,不禁深表遗憾。

  老柯顺势将山鸫唤过来,为二人引见,魏十七打量数眼,微微颔首,老江湖眼光不差,山鸫筋骨上佳,若得血气滋养,可成一员悍将。

  方圆千里魔物蜂拥而至,乱糟糟一片,那立于峰顶掌纛的魔物第三遍大喝,等了百余息,将手一挥,山腰间窜出百余精卒,吆吆喝喝,将山下魔物分作千余一拨,归入麾下统领。

  老柯压低了声音向魏十七解释一二,都铎颇有将才,召集散落四野的魔物,以精卒为“千夫长”,略加操练,待打过一二仗后,再行收编幸存的强者,这时便正儿八经的部属,不作炮灰消耗了。也只有这等老油条,才明辨其中的道道,山鸫在旁听得一惊一乍,如梦初醒。

  闹腾了好一阵,百余千人队粗略成形,统领魏十七这一队的“千夫长”唤作“鬼火川”,体壮如牛,孔武有力,脸上一道深深的伤痕,从额头斜掠至下颌,皮肉绽裂,破了相,越发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

  鬼火川叉开双腿,瞪着一双铜铃也似的眼珠,目光如电,将诸多魔物扫视一遍,心中大抵有数,一挥手,命众人紧随他扫荡松林,凡有不听召集的魔物,尽数灭杀了夺取血气,“过时不候,诛杀不赦”这八个字,并非空口白话威胁之语。

  魏十七担心铁猴不擅作伪,以铁链铁钎将心窍间血舍利牢牢禁锢,它虽比寻常魔物强悍,却也不至太过引人注意。饶是如此,锥处囊中,如何掩饰得住锋芒,鬼火川很快就留意到他们,一作人形,一作猴相,深渊气息与众不同,这千余魔物多是废材,有二人脱颖而出,亦是意外之喜。

  鬼火川对万壑松林知之甚稔,引着千人队翻山越岭,遇到三五落单的魔物,一个唿哨便灭杀了,数百头魔物聚于一处,亦掀不起什么浪花,魏十七与铁猴略施手段,横扫为首的几个硬手,剩下的不足为虑。

  鬼火川看在眼里,大为满意,放慢脚步,亲自勉励一二,将“韩十八”和“侯哑巴”两个名字记在了心里。

  魏十七本无意虚与委蛇,但听得西方之主麾下大将樊拔山镇守百岁谷,倒是动了一点心思,有意混入百岁谷见机行事。樊隗与帝子达成盟约,只是一时权宜之计,并不可信,西方之主毕竟是深渊主宰之一,纵然江河日下,终不可敌,魏十七不愿过早与之会面,至于其麾下大将,最多不过是第二个吴千臂,却是无妨。

  千人队在万壑松林中扫荡了一番,千里奔波,接连剿灭了数拨魔物,鬼火川见彼辈干渴难忍,渐露疲态,寻了一处苍翠的松林,散在树荫下歇息。

 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老柯有意显露几分见识,指指点点道:“诸日在天,酷热难当,这万壑松林汲取山腹中大湖水分,才得以留存至今,尔等如有手段,可凿破大山,取了水来痛饮,如无这等手段,只可剥了树皮吮吸汁液,聊胜于无。”

  鬼火川听了不无诧异,上下打量老柯几眼,命他点几头魔物,前去寻找水源,如能取得水来,可记上一大功。此言正中老柯下怀,打打杀杀非他所长,如能充当一狗头军师,不用冲杀在前,才遂了他的心意。

  老柯慨然应允,唤上魏十七、铁猴、山鸫并几个头脑简单力大无穷的?杌酰?毕纫?罚?蛩闪置??处行去。鬼火川见他几个凑在一起,彼此相帮,似乎颇有交情,心中不禁高看他一眼。

  老柯果然有几分道道,循着松林走势,兜兜转转,花了数个时辰,寻到一处山坳,扫去堆积的松针浮土,铁猴擎出水云石棍,狠狠一捣,土石四溅,捣出一个深坑来。

  众魔物一同动手,将土石清除一空,老柯跳进坑内,鼻翼张翕嗅了片刻,颔首道:“从这里挖下去,打通山腹,便可得一深井取水。”

  铁猴奋起神勇,当当当当一棍棍捣下去,直震得松涛起伏,群山回响。挖了丈许深,刨去碎石,露出坚硬似铁的山石,铁猴往手爪内吐了一口唾沫,握紧水云石棍,纵身跃入高空,头下脚上,如流星般径直坠落,棍头戳在山石之上,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,竟生生没入大半。

  铁猴发狠将石棍一摇,咬牙切齿,慢慢拔将出来,却见一个黑黝黝的穴/眼深不见底,水气氤氲,扑面而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