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五节 援兵伏兵奇兵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孙雀指挥魔物尽歼来敌,匆匆收取血气,挥军撤入百岁谷深处,就地休整,抓紧时间炼化血气,提升战力。百岁谷关系重大,樊拔山委以重任,他在脑海中推衍百遍,定下谋略,围绕鬼门关大江设下数重埋伏,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斩杀都铎麾下一员得力裨将,可谓大获全胜,然则灭杀的魔物多是临时召集的炮灰,精卒只在少数,彼辈血气稀薄,得不偿失,却在意料之外。

  都铎中军按兵不动,迟迟没有动静,孙雀暗自警惕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好在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都铎若亲自出手,自有樊将军阻截,他只须守住这鬼门关,便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樊拔山麾下左臂右膀,孙雀镇守鬼门关,运筹帷幄,尽歼来敌,胡风燃烧血气,引动寒气冰封大江,几近灯枯油尽。孤狼独行千里,磨爪牙,舔伤口,不以虚弱示人,他逼尽残力,急速退入百岁谷,避开众人耳目,觅地疗伤。

  山林幽寂,喊杀声隐约可闻,一阵响一阵轻,胡风踉踉跄跄彳亍而行,伤势骤然爆发,一头栽倒在地,骨碌碌滚下山坡,跌落一条干涸的沟壑中,腐叶淤泥将他掩埋,臭不可闻。

  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侧耳倾听,四下里并无人踪,这才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,十指抖抖索索剥去蜡皮,一股血气冲入鼻中,精神顿为之一振。

  樊将军赐下的保命血药,万不可落入他人之眼,便是孙雀孙瘸子,他也不是十分信得过。胡风毫不犹豫将血药纳入口中,喉结上下滚动,艰难地咽入腹中,片刻后,一股磅礴热力从丹田腾起,瞬息滚遍全身,毛孔开张,血气氤氲飘出。

  风声呜咽,血气不散,丝丝缕缕将其裹住,结成一个密不透风的血茧,胡风似睡非睡,似醒非醒,骨节噼啪作响,胸口凹陷的拳痕渐次回复,伤势转眼愈合得七七八八。

  胡风深吸一口气,将血气尽数收入体内,翻身跳将起来,舒展开筋骨,浑身充斥着暴戾的力量。樊将军赐下的血药果然非同小可,这一条性命算是拣了回来,胡风心中大定,一时间觉得口干舌燥,腹中咕噜噜直叫,饥渴难忍。

  他寻思片刻,将身一纵窜出深沟,辨明方向,翻过几个山头,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一处深潭旁,却不闻隆隆水声,仰头望去,寒意锥心刺骨,瀑布冰封,冻成一条明晃晃银闪闪的大冰川。

  胡风摇了摇头,五指如钩,攀上滑溜溜的瀑布,向上游寻去,渐闻水声潺潺,碎冰叮当。他俯下身子喝了几口冰凉的山涧水,捞起一块碎冰塞进口中,嚼碎了咽下肚去,嘎嘣脆。腹中饥火升腾,心慌意乱,正待去往山林中寻些血食果腹,忽然嗅到一阵淡淡的酒香,在鼻下一飘一招,勾引着他的心性。

  胡风鼻子灵敏,闻风辨息,在樊拔山麾下首屈一指,他循着酒香翻山越岭,兜兜转转,却来到鬼门关旁,高崖撑拄苍穹,山腰隐隐有人影晃动。他运足目力望去,却见数个魔物匿身于山岩后,瞒瞒藏藏,探头探脑,打量着鬼门关下的战况,旁有一个猴头,自顾自抱着一只酒坛,深一口浅一口,吃得不亦乐乎,毫不在意。

  胡风咽了口唾沫,心中转着念头,那些家伙难不成是喝酒看热闹的?都铎兴兵攻伐百岁谷,昭示着转轮王向深渊西方之主启衅,若不把这只伸过界的爪子狠狠剁下来,后患无穷。只是樊拔山未曾瞒着这两个心腹手下,胡风心中也清楚,樊隗颓势已成,回天乏力。深渊主宰的败落,非一朝一夕,他估摸着至少还可以撑个千秋百岁,他们这些兵将若不战死,最多换个主继续血战,但樊隗却无可幸免,一身血气,必为强者夺去。

  想到这里,有些兴味阑珊,也懒得打听那些喝酒窥探的家伙来自何方,他一脚踩在山岩上,探出头去打量,大河蜿蜒,冰封千里,孙瘸子领兵以逸待劳,只等都铎中军出现在鬼门关外,但过去这许久,黄花菜都凉了,除了一开始两拨试探的炮灰,不见一兵一卒。

  胡风有些坐立不安,却也没有去相助孙瘸子,只把自己当做援兵伏兵奇兵,悄悄退回山林中,寻寻觅觅,胡乱掘几个可吃的茎块,找个草窠舒舒服服躺下来,一壁厢养精蓄锐,竖起耳朵听动静,一壁厢苦着脸吞食茎块,聊以充饥。

  孙雀嘴里叼着一根草茎,缓缓炼化血气,耐心等待都铎挥军紧逼。不知过了多久,鬼门关外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,冰层“吱嘎吱嘎”作响,如不堪重负,身未现形,狂暴的气息冲过鬼门关,孙雀顿时脸色大变,一骨碌爬讲起来,身后魔物蜷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,毫无反抗之意。

  “他奶奶的!”孙雀微微张开嘴,草茎从齿间掉落,都铎不守血战规矩,哪有一接战就王对王的!他打了个激灵,用力挥挥手,命麾下魔物退入百岁谷,切莫逗留太近,以免殃及池鱼。

  果不其然,樊拔山缓步而出,似慢实快,伟岸如山,深渊气息浩浩荡荡冲出百岁谷,与对方硬撼一记,互不相让。

  都铎终于出现在鬼门关外,出人意料,他体态结实匀称,高不过中人,肤色暗红,密布点点刺青,细如针眼,脚步却沉重异常,一脚踏下,冰层四分五裂,若非大河兜底冻结,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惊人的分量。

  二人隔着鬼门关遥遥对视,片刻后,都铎涩然道:“大势所趋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,樊将军何以如此不智?”

  樊拔山沉默片刻,淡淡道:“三皇六王,四方之主,一十三位深渊主宰,方可言论大势,你我俱是井底之蛙,无从置喙。”

  都铎也不欲以语言说动对方,又踏上一步,地动山摇,冰河绽裂,道:“既然如此,樊将军可愿与吾倾力一战,若败下阵来,则孤身退去,将百岁谷献于转轮王。”

  樊拔山哑然失笑,摇首道:“都将军好算计,空手套白狼,百岁谷内数万精卒,一十三处洞天小界,万载收罗无数,若要赌斗,须拿出相当的物事才行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