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九节 吾自为吾主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黎明前的黑暗,风暴前的平静,百岁谷厉兵秣马,上下枕戈待旦,连沾了魏十七的光,被尊为上客的柯轭牛等也心知肚明,没心没肺的只有铁猴,浑不当回事,沉迷于酒坛中,饮了醉,醉了睡,睡了又饮,天塌下来有主人顶着,它无须多费心思,遇事抡起棍子乱打即可。

  逍遥快活了七八日,机关傀儡不再送酒来,铁猴大为不满,呲牙咧嘴,怒形于色,魏十七摸摸它的头,从赤铜铸恨棍中引出一律血气,催动令符,撕开一道门户,携猴头跨出洞天小界,落于山巅。白昼已逝,月出东山,徘徊斗牛,月光星光洒落在二人身上,如映雪,如披霜。

  铁猴伸长了头颈四下里打量,看着有几分眼熟,低头望去,一条大河波浪宽,浊水滚滚,蜿蜒涌入二山之间,正是百岁谷的门户鬼门关。

  魏十七目光落于百岁谷深处,低头寻思片刻,向铁猴打了个手势,飘然消失于山巅,铁猴微微一怔,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前,却只瞥见一抹淡淡的灰影,气急之下,从耳中抽出水云石棍,奋力掷出,双足发力,倏地落于棍上,体内血气翻涌,腾空遁去。

  一人一猴凌虚蹈空,无移时工夫便遁去千里之遥,魏十七蓦地收住脚步,落于一处山坳中,铁猴紧随其后,如流星般横冲直撞,哇哇乱叫。魏十七摇摇头,那猴头体内血气虽盛,终是外物,精细变化不及胡疯子孙瘸子之辈,尚须细细打磨。他伸手一招,水云石棍去势顿缓,如枯叶飘落于林间,悄无声息,片尘不惊。

  铁猴收起石棍,咧嘴傻笑,搔搔后脑,有些不好意思。魏十七命其坐于林间,猴性好动,坐立不安,一忽儿抓耳挠腮,一忽儿扭来扭去,没一刻安定,他也不去苛求,闭上双目,将神念放出,扫过数个山头,以防有魔物窥探,旁生枝节。

  铁猴等得不耐烦,又不敢擅离,心中十分委屈,魏十七忽然将双眼一睁,眸中星云缓缓转动,那猴头如遭雷击,僵坐于林间,如泥塑木雕一般,战战栗栗。魏十七将它仔细看了一回,伸手在其肩头一拍,叮当声响了十余息,铁钎逐一跳出皮肉,铁链如赖皮蛇般脱落,心窍间血舍利从沉睡中苏醒,铁猴神情一动,瞳孔染上一层深邃的血色,深渊气息冲天而起,桀骜不驯,肆无忌惮。

  魏十七伸手一抹,一道金光落于铁猴头顶,诛仙金符漾出一道光晕,将深渊气息生生镇下,铁猴浑身一颤,雷公脸上现出敬畏之色,连带心窍中那枚血舍利亦老实下来,收敛凶性,不敢妄为。

  魏十七将所得三枚血舍利托于掌中,一枚水汽氤氲,一枚冥顽不灵,一枚寒意森森,铁猴眨巴着眼,看看血舍利,又看看主人,可怜巴巴,不知是何用意。魏十七微微叹息,这几枚血舍利彼此间并无感应,究竟是之前的猜测有误,还是其中另有玄机,只能留待日后细细推敲了。

  他将血舍利收起,沉吟片刻,又取出都铎临死前吐出的那枚药丸,血纹缠绕,千枝万叶,凹凸不平,看了铁猴一眼,犹豫着是否给它试上一试。铁猴眼珠骨碌碌直转,头颈僵硬,鼻翼张翕,好奇地嗅了嗅,情不自禁打个喷嚏,脸上露出厌恶忌惮之色。魏十七心中大奇,还没来得及细究,药丸忽然腾空飞起,千枝万叶血光弥漫,倏忽胀大一圈,颤颤巍巍,随时都会炸开。

  魏十七皱起眉头,催动铁链铁钎,将铁猴心窍间血舍利重又镇下,伸手召回诛仙金符,暗暗藏于掌心,铁猴周身一轻,从耳中抽出水云石棍,盯着那枚药丸不放,伏低身躯低低咆哮,神情戒备,如临大敌。

  血光暴涨,药丸裂开一道缝隙,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飘然而出,深渊气息骤然降临,星辰黯淡,月华隐没,铁猴凶性大发,抡起石棍欲打,魏十七伸手按在它肩头,轻拍数下,示意莫要轻举妄动。

  魏十七看得真切,那药丸引来的只是一抹投影,并非实体,真身不知在千万里之外,无须太过介怀。他看了对方几眼,微笑道:“可是转轮王当面?”

  那道身影缓缓转过身来,云遮雾绕,变幻不定,涩然道:“既知本王乃转轮王,为何不下拜觐见?”

  魏十七哑然失笑,这转轮王故作姿态,城府深沉,与樊隗的性子截然不同,当下应道:“转轮王即便真身亲知,也当之不起。”

  果然,转轮王不动声色,又道:“本王麾下大将都铎,奉命攻伐百岁谷,可是陨落于汝之手?”

  魏十七道:“不错,确有此事。”

  “樊隗麾下无有汝,三皇六王诸方之主,汝以谁人为主?”

  魏十七沉默片刻,郑重道:“吾自为吾主。”

  此言出乎意料,转轮王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血光渐渐淡去,身影亦随之消退,他低低笑道:“好,好,心性了得,不知神通几许,异日相会之时……待那时……”血光骤退,千枝千叶黯淡无光,药丸耗尽血气,化作齑粉,随风散去无痕。

  魏十七目光闪动,这一枚药丸助都铎力战不竭,血气磅礴,几无穷尽,却撑不住转轮王一抹投影,转轮王之强,可见一斑,樊隗如此强横,尚且败退一隅,不得不寻求退路,跳出深渊,他因这一枚药丸,落入转轮王眼中,只怕是祸非福。

  魏十七感到强烈的危机,他仰头望向渐次亮起的星辰,轻拂衣袖,魔女离暗飘然现形,眼波流转,顾盼生姿,并肩立于他身旁,久久沉默不语。

  “转轮王如何?”

  离暗斟酌片刻,慎重道:“深不可测,不可轻敌。”

  魏十七笑了起来,摇首道:“是不可匹敌才对!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,这等人物,非你我可妄测。”

  离暗目光落在铁猴身上,沉吟道:“此猴杀入血战,如鱼得水,算得上是一员骁将,对上深渊主宰,却不堪一击。搜罗血舍利事倍功半,可遇不可求,就算多得几枚,也未必尽如人意……”

  铁猴龇牙咧嘴,闻言大不以为然,形诸于色,但离暗乃主人之道侣,它纵有不悦,也不敢十分发泄。魏十七摸摸它的头颅,喃喃道:“此事从长计议,深渊之中,定有……”他的声音嘎然而止,忽然记起帝子所言,血战乃是他的机缘,是他的机缘,而非那猴头的机缘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