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三节 非战之罪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赤铜铸恨棍仿似远古猛兽,从沉睡中苏醒,饥渴难耐,疯狂夺取魔物血气,一条棍怪蟒翻身,毒龙出海,魏十七只须因势利导,稍加指引,便杀得血流成河。血气涓滴不散,尽数渗入赤铜棍,在深渊血神丹内一转,便即安稳下来,魏十七从血神丹内抽取血气,注入左腿膝弯灵机池,血舍利鲸吞蛟吸,似一个无底洞,不见餍足。

  姜克男见麾下精卒一批批倒下,按捺不住胸中暴戾,悄悄伏低身躯,从侧旁逼近,趁其不提防,暴起而前,双手合拢一处,狠狠插向对方脐下,十指破开虚空,罡风厉啸,三丈之内魔物立足不稳,尽皆震倒。

  这一击势大力沉,时机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,趁赤铜铸恨棍挥出击杀魔物,来不及圈转御敌,所取之处又是丹田要害,腾挪不便,殊难闪避。不想人算不如天算,魏十七毫无防御之意,左足顺势踏上半步,落在血泊中,发出轻微的“嗒”一响,寒意肆虐,一根巨大的冰锥蓦地突起,如竹笋破土而出,不偏不倚,刺入姜克男小腹,将他顶入空中,进退两难。

  姜胜男血如泉涌,一颗心拔凉拔凉的,十指紧紧抓住冰锥,闷哼一声,不顾一切拼命撕扯,往日里开山裂石的双手,被寒气一逼,僵硬麻木,十成力气只剩下小半,利爪在冰锥上滑来滑去,只留下数道白痕,冰屑四溅,无从脱身。

  阴钥看在眼里,大吃一惊,姜胜男战力与她相仿,不想尚未近身,便被对方轻易重创,危在旦夕,同为牵机麾下裨将,理当施以援手,救他一救,但不知怎地,阴钥察觉到前所未有的威胁,当下不假思索,将胯下黑豹一拍,不进反退。

  魔物蠢笨,不知敬畏,叫嚣着蜂拥而上,魏十七收回赤铜铸恨棍,顺势一棍,将姜胜男一颗六阳魁首打得稀巴烂,血气弃尸而出,为深渊血神丹收去。眼看百千魔物从四面八方围拢来,面目狰狞,奋不顾身,口中呼呼喝喝,摆出一副打不死也要咬上一口的架势,魏十七眼中闪过一丝寒芒,右腿微屈,伸出左足,着地划出一圈冰线。

  冰线急速向外扩散,所过之处,尸骸淤血冻得结结实实,魔物挤作一团,无处可避,被冰线一扫,浑身蒙上一层严霜,血液尽数冻结,一颗心跳了几跳,碎作数片,生机随之断绝,血气从七窍挤出,化作一颗颗米粒大小的血珠,晶莹剔透,簌簌坠地。

  魏十七将赤铜铸恨棍一扫,血珠腾空飞起,如群鸟归林,投入深渊血神丹。方圆百丈,尸骸僵立如林,这一道冰线,轻易便斩灭了千余魔物,左腿膝弯灵机池内,血舍利载沉载浮,之前收取的血气已耗去大半,所剩无多,魏十七举目四顾,对这一击的威力颇为满意。

  阴钥暗道侥幸,方才若不及时退避,被冰线锁住身形,断然凶多吉少。她急忙唤来一名心腹,命其速速赶往吞象山,禀告牵机将军强敌孤身来袭,一人一棍横扫千军,死伤惨重,姜克男陨落,她势单力孤,只能拿性命去填,撑不了太久。

  魏十七举起赤铜铸恨棍重重下击,“砰”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,尸骸四分五裂,掉落在地,寒气缠绕伤口,无有一滴淤血流出。他目光炯炯,越过千军万马,落在阴钥脸上,随即大步流星杀上前去,以一己之力,冲击魔物大军。

  四下里精卒守卫,一队队一丛丛,滴水不漏,可阴钥却觉得浑身发冷,犹如剥精光的羔羊,无处遁形,任凭宰割。她心知对方盯上了自己,一旦近身,断无幸免之理,牵机治军极严,无有号令,决不能后退半步,阴钥将牙一咬,从腰间拔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,指向魏十七,一声厉啸,麾下魔物如臂使指,尽数冲杀而去。

  魏十七舞动赤铜铸恨棍,化作一团黑影,将扑上的魔物一一击杀。这便是血战,千般神通,万般手段,都无用武之地,唯有钢筋铁骨,力大无穷,爪牙犀利,方可杀出一条血路,占得先机。驻守吞象山蛇尾处的魔物,虽称精卒,战力却只是寻常,赤铜铸恨棍翻来覆去,守得滴水不漏,魏十七心下了然,只须多费些工夫,便可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。

  只是拖延时间,正中了对方下怀,若牵机闻讯,尽起麾下大军亲至,魏十七也只得退避三舍,暂避锋芒。他身处敌阵,四面厮杀,却时刻留意吞象山深处的动静,一条棍滚滚杀了小半个时辰,远处隐隐传来惊天动地的呐喊,深渊气息如狼烟直冲霄汉,牵机亲率中军杀来,驰援蛇尾。

  时机差不多了,魏十七毫不恋战,再度催动灵机池内血舍利,起左脚重重踏下,寒气尽数逼出,刹那间天地变色,冻结万物,魔物大军骤然静止,狰狞之色凝固在脸上,高举诸般枪械,泥塑木雕般僵立于原地,寸步不移。

  魏十七一步跨出,蹈空而起,身形由实转虚,化作一道灰影,转瞬消失于虚空,不知所踪。这一战只是试探,牵机麾下裨将的战力,他心中大抵有数,下次卷土重来,就不会浅尝辄止,定要血洗吞象山,伤筋动骨,斩下牵机一条臂膀。

  阴钥见对方主动退去,这才长长松了口气,悬在半空的心落回胸腔,适才那凶人若不依不饶,凿穿重围,直奔她而来,又该如何是好?一念及此,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,目光投向冰锥上戳着的残尸,垂下了头。

  百余魔骑一阵风呼啸而至,勒住缰绳,胯下凶兽低低咆哮,骚动不安,牵机排众而出,策一匹独角梦魇驹,缓步行至阴钥跟前,沉默不语。阴钥伏地请罪,颤声道:“将军,属下无能,损兵折将,未能将对方留下……”麾下残兵见主将见责,齐齐跪地不起,一时间鸦雀无声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牵机睫毛轻颤,鼻翼张翕,察知四下里气息紊乱,寒气缠绕不去,微一沉吟,顿记起都铎攻伐百岁谷,为冰河所阻,来人与樊拔山定脱不开干系。她翻身下马,举目望向数千冻结的魔物,微微摇首道:“单凭一己之力,强悍如斯,非战之罪,起来吧!”

  牵机一言九鼎,阴钥心中大定,起身立于她身旁,默默听候吩咐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