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四节 手段野心豪气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牵机将缰绳递与阴钥,缓步行于杀戮之地,鲜血冻结成冰,映着深深浅浅的红,尸骸僵立不动,神情姿态凝固于濒死的刹那,寒气拂过躯壳,带走最后一丝活力,一切归于死寂。这是对方留下的挑战书,可愿一战,可敢一战。

  牵机双眸幽深如海,仿佛看到一条赤铜棍翻来滚去,一道冰线急速扩散,身兼肉身与神通二者之长,此等人物,为何之前未曾得闻?她蓦地记起临行之前,转轮王将麾下七将唤至身前,以神目一一看过,出言提点他们,此去百岁谷须小心一人,此人趁都铎与樊拔山对峙之际,从天而降,忽施绝户手,将都铎一击斩杀。

  以一己之力,屠戮千军万马,夺取血气,全身而退,难怪转轮王对其另眼相看。牵机心中一动,放开周身毛孔,任凭寒气侵入体内,步履越走越慢,终至于停下脚步,伫立不动,形同尸骸中的一员。独角梦魇驹打了个响鼻,似有不瞒,抬起前蹄重重踏下,骚动不安,牵机伸手轻拍马颈,安抚一二,心中亦有些疑惑。

  力大无穷,钢筋铁骨,再能打,也有力竭的一时,掠夺所得血气冗杂冲突,仓促间难以炼化,饮鸩止渴,亦不过多拖延些时日,蚁多咬死象,牵机见得多了,只要集数人之力拖住他,不令其突围远遁,数万数十万魔物上去,不惜折损,终有砸死的一刻。然则这一手驱使寒气的神通,却弥补了身陷重围,无从遁逃的弊端,一线空隙,足以远遁千里,须得动用多少人手,才能将他拖住?

  牵机细察体内寒气的细微变化,推衍良久,睫毛鬓发笼上一层严霜,她骇然发觉,就算百里藤、简泉、契染及时赶到吞象山,合四人之力,亦未能突破寒气,将对手留下。但转念一想,不觉哑然失笑,脸上霜雪簌簌落下,若四将齐至,对方便是有三头六臂,也挡不住他们合力一击,不待他起意逃遁,便先行打杀了。

  然则,此地只得她一人,又如何守得住?笑容凝结在嘴角,她双眉紧皱,轻吹一口气,体内寒气一扫而空,眼中寒芒闪动,右手握拳虚虚一击,一声响,僵立的尸骸尽数倒地,冰雪倒卷而起,如熊熊烈火,直扑苍穹。

  魏十七耗尽血气,逼出一道凌厉寒意,一举扫灭四围魔物,从容脱身而去,不知所踪。胡风合上双眼,只觉眸内酸涩难忍,头疼欲裂,但他不敢逗留于此,一来牵机麾下损兵折将,势必遣出魔骑四处搜寻,莫要不小心露了形迹,二来韩十八如此厉害,出乎意料之外,他急于回转百岁谷,向樊将军禀报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鼓荡血气,伏低身躯,倏地窜将出去,一阵风般消失在山林中。

  魏十七骤然停下脚步,现身于山麓巨岩之上,朝胡风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,若有所思。这一战他并未催动命星秘术,只以血气激发赤铜铸恨棍及血舍利的威能,便大获全胜,究其缘由,阴钥姜克男之辈不堪一击,吞象山中,唯有牵机一人,才让他有几分留意。

  试探过对方的战力,魏十七心中有数,他低头沉思片刻,将离暗从浮宫内唤出,月光和星光洒落在她身上,腰肢窈窕,星眸迷离,令人怦然心动。

  离暗抬起眼眸静静望着他,神情有几分落寞,叹息道:“宫主神通广大,深不可测,无须妾身相助,便可在深渊打下一片天地!”

  吞象山一战,魏十七屠戮魔物,夺取血气,诸般手段并未瞒着离暗,任其窥探,听得此言,他“哦”了一声,微笑道:“道友过誉了。”

  离暗道:“非是过誉。深渊血战,难在久战不殆,夺取血气补益己身,可逞强一时,却非长久之计,道友别出心裁,有深渊血神丹和血舍利二物,进退自如,立于不败之地,妾身甘拜下风。”

  魏十七意味深长道:“道友可知,此番入深渊,吾之敌手非樊拔山都铎牵机之流,而是三皇六王,诸方之主?”

  离暗身躯轻颤,她虽隐约猜到几分,却是第一次听魏十七吐露心腹之语。手段,野心,豪气,尽在这一句话中,她顿时记起当日洞房花烛,他在自己耳边言说,“帝子赐婚,万载难逢,错失良机未免可惜,枕边人不容有失,你我坦坦荡荡做一对道侣,可好?”投之以桃报之以李,她正色道:“深渊非是三界,宫主若能与三皇六王诸方之主相匹敌,他日回转天庭,帝子又何以自处?”

  魏十七“嘿”了一声,“何以自处,乃帝子之事,与吾何干?”

  离暗目不转睛注视着他,胸口起伏,盈盈敛袂下拜道:“妾身托付良人,自当一心一意,追随左右。”

  魏十七目光落在她腰背上,停留片刻,上前半步将其扶起,淡淡道:“魔王深思熟虑,却也料不到帝子会放你入深渊,身处险地,四面血战,在这深渊之中,你一心一意,日后之事日后再说。”

  离暗心中微微一颤,魏十七纵未看破她的根脚,却也猜到她入天庭为质,另有图谋,不过天机不可测,眼下并非和盘托出之时,她眸光闪动,颔首应允。

  魏十七心意动处,张开“一芥洞天”,将屠真唤出,指着她向离暗道:“当日借诸天轮回神木鼎降临云浆殿,授以天魔书,可惜修炼不甚得法,还请道友不吝指点一二。”

  天魔书乃他化自在天根本所在,本不当轻授,但屠真在他心目中分量极重,离暗毫不推脱,微笑道:“天魔书博大精深,包罗万象,五义六谛七偈八颂二十六门小神通,妾身亦未尽得其妙,指点不敢当,愿与屠真共同参详。”

  魏十七看了屠真一眼,后者稍一犹豫,上前拜见离暗,神情清冷,不卑不亢道:“屠真见过天魔殿主,有劳殿主指点,铭感于怀。”她在“一芥洞天”内呆得气闷,自知修为低下,帮不上什么忙,深渊乃血战之地,主人不可分心旁顾,故老老实实守在参天造化树下,参详天魔书消磨时光。此刻魏十七将她唤出,命她向魔女离暗讨教,虽不甚情愿,却也知这是难得的机会,心中不无期盼。

  “果然是冰雪玉人,我见犹怜……”离暗低低自语,眸中魔纹隐现,探出食指,轻轻点在屠真眉心间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