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五节 落井下石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数日之后,铁猴领着柯轭牛山鸫等寻踪而至,遥遥望见主人身影,心急火燎窜上前去,吱吱乱叫,却又要在人前扮哑巴,不敢开口说话。魏十七知它心意,摸摸铁猴的脑袋,低低笑道:“下此带你同去。”铁猴顿时安稳下来,抓住他的衣袖,雷公脸上满是笑意。

  柯轭牛等上前来见过大人,魏十七一一看过,柯轭牛,山鸫,阎虎,阎狼,这四个魔物便是他入深渊收服的第一批手下,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,不知他们几人能走到最后,几人半途而废。

  目光沉重如山,柯轭牛等心中忐忑不安,等了片刻,却听大人说起牵机在吞象山的布局,阚去恶,阴钥,姜克男,一个个沉甸甸有分量的名字,如今觉得也是寻常。

  士气可用,魏十七微一沉吟,命铁猴前去诱敌,柯轭牛等从旁接应,不得踏入吞象山地界,遇小股魔物,可伺机屠灭,如敌军势大,且退回山林,自有他出手相助。饭要一口一口吃,水要一口一口喝,这道理浅显得很,柯轭牛心知肚明,大人这是在练兵,顺便掂一掂他们的分量,他抖索起精神,踌躇满志,决意好好表现一番。

  铁猴早就急不可待,好容易得主人首肯,一马当先冲向吞象山,兔起鹘落,转眼翻过数个山头,总算它还记得魏十七的叮嘱,略略放慢脚步,等柯轭牛等及时跟上,呲牙咧嘴,极不耐烦。

  夜色渐淡,东方发白,一轮赤日喷薄升起,如火如荼,染红了万里长空。铁猴忽然停下脚步,眯起眼睛望去,却见山林深处,百余魔物逶迤而过,三三两两,没精打采,一个个情绪十分低落。

  铁猴遇到敌踪,大喜过望,当下从耳中抽出水云石棍,一窜数丈高,如饿虎扑食般杀将上去。柯轭牛来不及阻止,不禁暗暗叫苦,不进反退,提醒山鸫阎虎阎狼小心戒备,并不急于上前厮杀。

  山鸫大为不解,频频望向柯老,不知他为何作壁上观,光看不动手。柯轭牛察觉到他灼灼目光,压低声音解释道:“敌军行踪怪异,只怕其中有诈,大人命吾等接应,且莫轻举妄动,先看看再说。”

  铁猴一条棍何等厉害,稍一接触,魔物便自行溃散,叫嚷着四散奔逃,十余头魔物慌不择路,说巧不巧,直冲着柯轭牛撞来。近在咫尺,大眼瞪小眼,柯轭牛无从隐藏,只得暴起截杀。他心中忐忑,原以为这是一场苦战,不想对方全无战意,胡乱挥动爪牙,急于夺路而逃,反被他们出其不意围杀数人。

  柯轭牛啧啧称奇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  铁猴杀得对方落花流水,却见血气稀薄,冗杂不堪,根本看不上眼,渐渐没了兴致,将石棍一收,朝柯轭牛挥挥手,示意留给他们处置。柯轭牛见来敌惶恐逃窜,并非作伪,胆气为之一壮,招呼山鸫等上前厮杀,尽力剿灭魔物。

  牵机麾下的精卒,怎地如此不经打?柯轭牛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原来牵机驻扎于吞象山,坐拥十万大军,被魏十七杀了个措手不及,却也不甘心就此摆下铁桶阵,当一回缩头乌龟,等候百里藤、简泉、契染三将驰援,阴钥麾下的兵卒已经废了,大敌在外窥探,不可不防,她当即调阚去恶镇守吞象山蛇尾,并将百余魔骑拨与他指挥,命阴钥与其合兵一处,听候调遣。

  阴钥收拢残兵,清点伤亡,不觉为之叹息,辛辛苦苦攒起的兵力,所剩只得小半,姜克男被戳死在冰锥上,幸存的兵卒为寒气所侵,血气凝滞,士气低落。所谓“合兵一处”只是一句空话,阚去恶向来与自己不睦,落到他手里哪里有好果子吃!阴钥思来想去,一颗心渐凉,她唤来几个亲信,将姜克男掩埋了,怔怔望着满地尸骸,实在拖延不下去,无可奈何,只得孤身去见阚去恶。

  谈不数语,阚去恶果然落井下石,他命阴钥留下听命,将她麾下残兵编作数十支巡哨队,尽数撒将出去,大海里捞针,往山林深处探查,自己则按兵不动,坐等消息。阴钥心中隐怒,又不便十分发作,阚去恶乃是牵机的心腹,手段高强,非寻常裨将可相提并论,她不敢得罪,踌躇片刻,终是舍不得手下白白送死,忍不住开口求情。

  阚去恶看了她一眼,似嫌她有些多事,又觉得她愚不可及,冷冷道:“吞象山蛇尾乃阴将军驻守之地,兵败如山倒,一发不可收,兵卒胆气已丧,身罹隐患,不堪再战,留之只会扰乱军心,莫如将功赎罪,将敌引出。”

  好厉害的眼力!好狠毒的心肠!阴钥脸色微变,忍不住道:“将军之前言说此非战之罪……”

  阚去恶打断道:“非战之罪,非汝战之罪,故阴将军好端端立于此,并未因此受责罚。”

  阴钥垂下头来,默默无语,牵机不责罚她已是大幸,阚去恶虽然冷酷无情,“胆气已丧,身罹隐患,不堪再战,留之只会扰乱军心”这几句,一语中的,道破实情,她竟无从驳斥。

  阚去恶见她垂头丧气,意冷心灰的模样,心中十分看不起,不过当问的话还是要问个清楚,当下开口道:“阴将军亲眼见来敌出手,其神通如何,手段如何?”

  阴钥心念数转,长叹道:“此人深不可测,万不可轻敌”她将魏十七屠戮麾下精卒,斩杀姜克男的情形说了几句,神情颇为郁郁。

  阚去恶反复追问,每一细节都不放过,以千军万马围剿一人,混战之际,阴钥看得不是十分真切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阚去恶摇摇头,沉吟片刻,向阴钥道:“那人非是樊拔山麾下,不知来历,恰逢其会,自称韩十八,于百岁谷鬼门关前斩杀都铎,其手下有一猴头,使一条石棍,另有数名魔物追随,强横虽强横,却不成气候。”

  阴钥闻言骇然色变,数度张口,又不知从何说起,只听阚去恶又道:“樊拔山不知许了他什么好处,说动此人前来偷袭,若不能将其斩杀,逃脱在外,终究是一变数……待他再次现身,阴将军可与吾通往,当倾力与之一战。”

  阴钥霍地抬起头,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