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四节 不知天高地厚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蒸哑然失笑,他在转轮王麾下位高权重,乃凶名在外的“三巨头”之一,闻得牵机一击不中,身死道消,偶然动了好奇,这才不远万里赶来一会,看一眼究竟是何许样人物,能入转轮王的法眼,不想对方竟召来一颗凶星,以血光布下樊笼,意欲将他一并留下,不知天高地厚,莫过于此!

  在魏蒸看来,韩十八体内深渊气息如火如荼,左腿膝弯右臂腋下二处血气氤氲,手中赤铜大棍亦非凡物,吞噬血气,暗藏玄机,倒是他身旁那窈窕女子,神通诡异,气息迥别,来历颇为可疑,当来自深渊之外。

  深渊之外另有天地,虽为贫瘠荒芜之地,神通手段却有可观之处,魏蒸曾听转轮王偶然提起,语焉不详,嘎然而止,他将此语记在心中,却也没有多问,生怕触犯了忌讳,忤逆王心。此番既然撞上,天意不可违,待降服了韩十八,擒下那女子细细盘问,或有意外之喜。

  魏蒸想得入港,呵呵一笑,朝对方招手道:“做一场亦无妨,死生有命,莫要后悔。”他自恃身份,不愿以大欺小,勾了勾食指,示意对方先行出手。

  是妄自托大,还是胸有成竹?离暗心中没底,她默默催动天魔气,运足目力,眸中魔纹急闪,渐次连成一片,忽明忽暗,试图寻找对方的破绽,蓦地心神恍惚,只见魏蒸体内一团血气凝结为晶,棱角分明,翻来滚去,意识随之动荡不安,迷迷瞪瞪,身不由己迈出半步。

  事急从权,魏十七伸手按在她肩头,微一用力,将其挪入接骨木浮宫,藏于“一芥洞天”参天造化树下。屠真正在树下休憩,忽然间风云变色,千枝万叶拂动如潮,浮宫颠三倒四轰然坠落,吱吱嘎嘎乱响,顿为之色变,心知主人仓促行事,定遇大敌,只恨她身在洞天,不得自主,于外界之事一无所知。

  浮宫摇晃数息,渐次安定下来,离暗回思失神刹那,暗自心惊。她闭上双目,催动魔功吐纳百息,自觉无碍,这才推开宫门,缓步而出。浮宫之外别有洞天,离暗深吸一口气,掩饰不住诧异之色,抬头望向顶天立地的造化树,樱唇微张,心情激荡,竟不知用何言语形容。过了许久,她挪开目光,投向远处钢筋混凝土的森林,愕然道:“这里是”

  屠真沉默片刻,心不甘情不愿道:“纳须弥于一芥,此乃一芥洞天。”

  离暗感受着洞天的气息,目光闪动,叹息道:“洞天灵地,自成天地,当真了不起!”她察觉到屠真的抗拒和提防,仿佛独占之物,被迫与人分享,小女人患得患失的情态,欲遮还露,她低低一笑,按捺下心中好奇,只在浮宫旁休憩,并不四下里走动探查。

  屠真暗暗松了口气,参天造化树笼罩下那座南方的城市,乃是主人最大的秘密,她远远眺望,从未涉足,也绝不允许离暗趁机窥探。欲言又止,犹豫再三,她开口问道:“外面……究竟是何变故?”

  离暗看了她一眼,幽幽道:“转轮王麾下嫡系大将,三巨头之一的魏蒸忽然现身,此人神通广大,犹在樊拔山之上,却是前所未遇的强敌。”

  屠真抿起嘴角,心情低落,强敌来袭,她却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留在“一芥洞天”内苦等,个中滋味难以言说。非但她帮不上什么忙,连他化自在天魔王之女亦被挪入洞天,免得在外碍手碍脚,想到这里,她稍有些心平,忽然冲动道:“天魔书五义六谛七偈八颂凡二十六门小神通,可有立竿见影,能助主人一臂之力者?”

  离暗明白她的心意,深渊非比三界之地,强如魏蒸这般人物,一旦现身,便没有她插手的余地,与屠真相比,她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。沉吟片刻,离暗摇首道:“天魔书包罗万象,深不见底,非一蹴可就,何况你也有所体察,五义六谛七偈八颂,是神通择人,而非人择神通。”

  屠真黯然无语,眉宇间颇见抑郁。

  离暗不觉心中一动,轻声提点道:“五明宫主乃天机择定之人,一人在上,无可比肩,你若有心,不妨看那云浆殿主如何行事。”

  屠真闻言一怔,若有所思,离暗虽未将话说透,细细咀嚼,其中却别有意味,天机择定,一人在上,她究竟在暗示什么?屠真一颗心没由来怦怦直跳,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。

  “一芥洞天”之外,十恶凶星大放光明,血光如柱,将方圆百里重重禁锁,凶煞之气弥漫四野,山林之中蓦地响起一声咆哮,铁猴手持水云石棍跳将出来,铁钎离体,铁链委地,浑身硬毛根根倒竖,雷公脸涨得通红,眼放金光,呲牙咧嘴瞪着魏蒸,意识似有些迷糊。

  魏蒸低头看了那猴头一眼,低笑道:“铁钎锁血气,有点意思!樊隗居然将血舍利转赠与你,难怪这些年不曾听闻吴千臂的消息……”

  果然,西方之主樊隗血战失利,败退一隅,转轮王谋之已久,血舍利铁链铁钎瞒不过有心人,魏十七心念动处,铁猴双足猛蹬,冲天而起,抡起石棍朝魏蒸当头打去,劲风凌厉,石破天惊。

  先遣手下试探一番么?魏蒸大感无趣,伸手将水云石棍接住,随手一甩,铁猴连人带棍倒飞而回,一头栽落山头,“轰”一声巨响,生生砸入山腹之中,巨坑深不见底。

  铁猴猝不及防吃了大亏,撞七荤八素,水云石棍不知丢到哪里去,埋于乱石深处,牙咬得咯咯响,大吼一声,又从山腹中冲天窜起,赤手空拳扑向魏蒸。

  魏蒸见这猴头毫发无损,正待抬掌将其拍落,忽记起吴千臂之传闻,血舍利之诡异,皱起眉头,曲指轻轻一弹,一道血气飞出,如钓纶下垂,倏地将铁猴绑住,如一只晃晃悠悠的大茧。铁猴使出浑身气力一挣,血气浑不受力,又韧性十足,仓促间不得脱身,急得哇哇乱叫。

  魏蒸操纵血气,如臂使指,从心所欲,手段大抵与百岁谷之战的都铎相仿,细微变化却远在他之上,铁猴为其所制,直如婴孩拨弄于股掌间。魏十七冷眼旁观,心中大抵有数,魏蒸神通远在吴千臂之上,只怕比诸西方之主,亦有一战之力,此人乃是入深渊所遇第一劲敌,可惜他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有轻敌之意,竟任由他从容布下十恶命星血域樊笼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