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五节 又倒了一个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魏十七见怪不怪,三眼步云兽的真身他都见识过,还亲手将其斩杀,区区一头锦纹毒鸩,又何足道。玉海内海,本就是镇妖塔的一部分,有九黎控场,根本不用他操心。

  果不其然,九黎冷笑一声,拂袖一挥,锦纹毒鸩从虚空中踉踉跄跄跌出来,俏脸惊恐不安,雪白的身子瑟瑟发抖,惹人爱怜。

  “罗刹女,别装了。”九黎一眼就看破了她的伎俩,示弱,装可怜,这些小手段在他眼中是**裸的欺诈,对于这些来自另一界的妖族,他知根知底,毫无同情之心。

  锦纹毒鸩罗刹女变脸像翻书,立刻换了一副三贞九烈的模样,裹紧彩衣,冷冷道: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九黎大人待要怎样?”

  九黎上下打量着她,他不喜欢一根筋的混球,这种人不知变通,不懂权衡和妥协,他也不喜欢罗刹女,没有下限,毫无廉耻信义可言。他沉吟片刻,开出了自己的条件,与之前对安德音所说一般无二。

  “接天岭呵,真让人神往……”罗刹女拇指抵住下颌,轻笑着,并没有像安德音那样又惊又喜。

  “如若不愿,也不勉强,你还是回镇妖塔苦挨吧。”

  罗刹女不慌不忙,媚眼如丝,娇滴滴笑道:“九黎大人说笑了,这般好事,有什么不情愿的,只是奴家体弱多病,不堪挞伐,还望大人怜惜。”

  九黎瞪了她几眼,脸色怪怪的,魏十七在一旁看热闹,边看边笑,就差拿包瓜子嗑磕,“体弱多病,不堪挞伐”,这是何等强悍的对白,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,他不信九黎扛得住。

  阮静见她如此作态,扁扁嘴,目视魏十七道:“你们男人,是不是都喜欢这种调调?”

  “呃,因人而异吧。”魏十七有些差异,不知她为何出此言。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……太腻歪了,还是含蓄一点比较好。”

  阮静哼了一声,伸出食指在眉心一点,一道白光射出,阳锁跃到空中,游弋自如,从心所欲。

  罗刹女一忽儿冰清玉洁,一忽儿媚态入骨,言笑晏晏,心神却一直放在魏、阮二人身上,见阳锁射出,心中咯噔一响,她设想了种种可能,却没料到自己要面对的,竟是屠戮妖族的第一大凶器。

  魏十七察觉到阮静情绪的异样,转念一想,猜测这点小醋意是卞雅身体的本能反应,果然,夺舍还是有诸多的后遗症,阮静和她的这具身体,需要时间来磨合。

  他张口喷出阴锁,二锁一高一低,虎视眈眈。

  罗刹女再也无法保持镇定,尖叫道:“九黎大人,你欺骗奴家”话音未落,彩衣收紧,玉体颤抖,现出锦纹毒鸩的原形,形似山鸡,腿长脖颈长,颈下长满了长毛,通体五彩斑斓,唯有喙和腿呈赤红色。

  阮静哂笑道:“绮念破灭了?”心念一催,阳锁扶摇而上,疾如星火。

  锦纹毒鸩尖啸不已,浑身彩羽根根倒竖,身形一化十,十化百,百化千,无穷无尽,四散飞走,不知真身藏于何处。

  魏十七暗赞一声“好”,罗刹女这一手“化身万千”的神通,深得个中三昧,以他的眼光,兀自分不清真伪,不过山河元气锁追逐妖气,直取本体,罗刹女幻化出万千虚像,避得过人眼,却避不开阳锁一击。

  果不其然,阳锁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疾追而下,直指向阮静。

  “好心计!”魏十七心下了然,罗刹女自知山河元气锁出,无可遁形,干脆将真身藏于虚空中,孤注一掷,偷袭阮静,以求一线生机。

  阳锁攻,阴锁守,魏十七催动阴锁护住阮静,就在那一刹那,锦纹毒鸩破空而出,弃阮静不顾,连闪数下,恶狠狠扑向魏十七,双翅一展,探出利爪朝他抓去。

  狂风凭空而作,卷起一个巨大的漩涡,五彩毒雾中,爪似利钩,碧光闪烁。毒鸩嗜食蛇蝎,一爪一啄,乃是她惯用的伎俩,若是被一爪抓实,哪怕铜铁浇铸的头颅,也要多出四个窟窿,即便还有半口气,也扛不过紧接而来的一啄。

  罗刹女亦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狠角色,早看出阴阳二锁一攻一守,天衣无缝,若不能及早击破合璧之势,死无葬身之地。她选魏十七下手,也是颇费了一番思量,操纵阳锁的小女孩绝非常人,呼吸间透露着一丝天妖的气息,让她大为忌惮,反倒是那高大壮实的男子,看来只是寻常剑修,不足为虑。

  她却没料到,魏十七铸就“金刚”法体,又修炼过敛息术,将巴蛇气息深锁于体内,没有一丝一毫泄漏,而阮静新近夺舍,睚眦的气息泄于体外,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  魏十七最不惧的就是肉搏,随手一拳轰出,罗刹女尖叫一声,右爪节节断裂,身不由己倒飞出去,痛不欲生,还没回过神来,翅下一凉,阳锁已钻入体内。

  一颗心顿时冰凉,多少年了,她什么时候吃过这等大亏!

  毒雾翻滚,五彩变幻,魏十七心中一动,倒不想浪费,飞快地掏出赤玉葫芦,放出那条豢养已久的“玉角”。六翅水蛇嗜毒,嗅到毒鸩的气息,欢喜雀跃,张口便吸,无移时工夫便将毒雾一扫而空。

  大势已去,游丝贯穿经络窍穴,阳锁高飞,阴锁低驻,将锦纹毒鸩缚于空中,不上不下,生杀只在一念间。

  阮静抬头扫了她一眼,手指微微一动,似欲下杀手,魏十七及时握住她的手腕,摇了摇头。

  “怎么?心动了,还是心软了?”她浅浅而笑,双眸璀璨如星。

  “留着她,有用。”

  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此女狡诈得紧,留着恐生后患。”

  “无妨,我自有分寸。”

  阮静低吟不语,慢慢收回手,道:“好,就听你一回。”

  阳锁松开游丝,罗刹女骨软筋酥,如同断线的鹞子,摔了个结实。她自作聪明,若老老实实充当靶子,还不至于遭此大罪,偏要逞能,偷袭魏十七,结果一脚踢在铁板上,废了一只右爪,苦头吃足,差点坏了性命。

  虚空之中一阵波动,天禄回转内海,却见一头五彩山鸡伏在地上,右爪软绵绵垂着,血肉模糊,好奇道:“咦,又倒了一个?”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