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八节 坟头上跳舞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暴雨再度转为骄阳,如火如荼,中原大地江河干涸,赤地千里,民众不堪其扰,盗贼蜂起,搅得四方不宁。

  茫茫东海水汽蒸腾,一丝风也无,天光云影下,碧梧岛是湛蓝宝石上一点翠绿瑕疵。

  司徒凰站在碧玉梧桐下,眼帘低垂,鼻息沉沉,似睡,似醒,神游物外。

  卢胜魂不守舍,翘首以盼,司徒掌门有通天彻地之能,答应替他重塑肉身,却迟迟没有动手,眼看着元婴一天天虚弱下去,他等得心焦,不敢催,又不敢走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没头的苍蝇,团团转。

  元婴出窍,遨游万里,朝发苍梧,夕至县圃,然而卢胜尚未修炼到此等境界,失却了肉身,元婴如野鬼居无定所,惶恐不安,再拖上个十天半月,只怕元婴溃散,百年的苦修成南柯一梦。

  碧玉梧桐亭亭如盖,先天乙木之气滋养着司徒凰的身体,绵延不绝,每时每刻都发生细微的改变。不同于妖族以天地元气日月精华淬炼躯体,成就“琉璃”、“金刚”、“铁檀”、“玉晶”等诸般法身,七卷无字天书,修至大圆满,旨在凝炼不死不灭的三十二如来金身。

  一气化三清,化的是三具身外化身,三十二如来金身,却是只得一具,有三十二相,八十种好。

  败而后成,破而后立,当年妖凤穆胧突破通天阵,一飞冲天,抟扶摇而上九万里,逃出生天,降落在东海,吃尽碧萝派门人,拖着残破之躯,踏遍碧梧岛,在三株碧玉梧桐下得了七卷天书,参悟万载,终有所得。

  然而通天阵逆转乾坤,威力无穷,妖凤的伤势一日重似一日,虽得天书,也只能望而兴叹,无力修炼。与其苟延残喘,不如置于死地而后生,穆胧思忖再三,决意以三昧真火**,脱胎换骨,更生为幼凤,弃“穆胧”旧称不用,自名“司徒凰”,险而又险地度过最初数千年,甫一塑就妖身,便即修炼七卷无字天书。

  妖凤五行亲火,得益于碧玉梧桐下的先天乙木之气滋养,进展奇速,一路势如破竹,数十年间,接连破境,业已步入渡劫,着手凝炼三十二如来金身。

  金身成就不易,错非太一宗来势汹汹,她断不会离开碧玉梧桐,出手相逐。

  司徒凰一入定,就是七天七夜。

  在这七个昼夜里,卢胜每时每刻,每分每秒都在等死,死亡必然降临,不知何时降临,他忍受这煎熬和折磨,心性一天天扭曲,咬牙切齿,一夜白头。他不敢怨恨司徒凰,但他对太一宗恨之入骨。

  元婴虚弱不堪,希望变成绝望,正当他切齿惶恐之际,司徒凰从碧玉梧桐下走了出来。

  卢胜忙不迭迎上前去,满脸希冀。

  司徒凰打量着他小小的身躯,淡淡道:“元婴出窍,肉身毁坏,延命之法无非夺舍与合体二途。你愿夺舍,抑或合体?”

  合体乃是邪魔外道延命的手段,以魂魄融合为根基,寄存于妖物的躯体内,意识不灭,修为不减,寿元亦可增加三五百年,但后患无穷,往往性情大变,残暴嗜血,逐渐丧失神志,最终沦为一具行尸走肉。

  卢胜心知肚明,魂魄夺舍,元婴修为尽失,碧梧岛不养废人,活着,就等同于死去。他咬着牙道:“弟子愿跟妖物合体,杀上连涛山寻仇,食其肉,啖其血,敲其骨,吸其髓,寝其皮,薅其毛……”

  司徒凰打断他,“太一宗那几人,你没有机会的。”

  迎头一棒,卢胜一口气堵在胸中,无处宣泄,憋了良久,恨恨道:“至少寿元倍增,老而不死,熬到底,在仇人的坟头上跳舞!”

  司徒凰看了他一眼,估摸一二,道:“既然如此,也罢”她伸手一招,从海边摄来一头硕大的黑甲龙龟,不由分说,将卢胜的元婴往龙龟体内一按一抹,施展大神通,催动合体之术。

  卢胜连连惨叫,痛不堪言,识海之中,龙龟的魂魄气势汹汹扑上前,与他战作一团。成败在此一举,生死在此一搏,卢胜忍着痛,奋起余力,拼命厮杀吞噬,二道魂魄滚滚激战多时,卢胜勉强占得上风,将龙龟禁锢于一隅。

  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卢胜精疲力尽,再无余力融合魂魄,他将头尾四肢缩入壳中,龟甲上浮现出一张人脸,怨毒之色溢于言表,脸颊抽搐了几下,合上眼帘沉沉睡去。

  司徒凰看得极准,这头黑甲龙龟亦是久炼成精的老妖,以卢胜的魂魄之力,恰好能将其降服,既然他要“熬到底,在仇人的坟头上跳舞”,赠他一头龙龟合体,再好不过了。

  魂魄融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少则数年,多则十载,司徒凰了却卢胜的心愿,正待回到碧玉梧桐下凝炼金身,忽然心有所感,举头望向极西之处的高空。

  “还不死心吗?”

  她闭上眼,再睁开时,瞳孔已经变作淡金色,身影一晃,衣衫猎猎作响,疾投西方而去。

  彤云滚滚而来,潮水般淹没了青空赤日,雷声隆隆,金蛇狂舞,东海之上风起浪涌,惊涛连天。

  “小心,那是雷火劫云!”潘乘年一踩先天鼎,试图将其收入鼎中,不想雷火劫云被妖凤吸入体内,重加洗炼一番,已跟太一宗无缘,非但不听使唤,反而劈下十数道雷火,逼得他不得不暂避锋芒。

  若在平日,潘乘年全力催动先天鼎,多花些工夫,自能将雷火劫云降服,但妖凤隐身于一旁,虎视眈眈,他哪里敢分心,当下足踏先天鼎,降在海涛间。

  楚天佑知道妖凤的厉害,也不托大,与师兄并肩而立,二十四颗定海珠环绕周身,此起彼伏,护得周全。

  滔天巨浪被定海珠一镇,顿时安稳下来,东海平静如镜,波澜不惊。

  九黎御炼妖剑飞在空中,雷火接连劈下,没入他体内,泯灭无踪。他审视着云与海之间的虚空,长笑道:“司徒凰,九黎在此,何不现身一见!”

  等了片刻,久久不见回音,九黎朝潘乘年颔首示意。潘乘年探出五指,施展“五气朝元”的大神通,天地元气鼓荡,勘破一切虚妄。

  虚空之中,司徒凰的身影若隐若现,若真若幻,缥缈如轻烟。

  潘乘年擎出灵台方寸灯,托在掌心,灯火摇曳,一点微光照彻天地。

  司徒凰不闻不问,只顾盯着九黎的双眸,脸色变幻,低声道:“请了厉害的援手来,难怪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