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三节 深渊破碎又何惧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12 08:39:39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彗星袭月,大战一触即发,契染忽然走神了。打是没问题,不过掀开底牌,之前多年的隐忍前功尽弃,从暗处走到明处,成为众矢之的,时机真的成熟了么?他脸颊上肌肉跳了一跳,觉得仓谷糜在旁当真碍事,心念动处曲指一弹,一道血气斩出,甫发即没,却并非斩向魏十七。铁猴正奋起千钧棒降妖伏魔,与仓谷糜斗得不可开交,心窍间血舍利活泼泼跳动,畅快淋漓,忍不住纵声厉啸。啸声才起便嘎然而止,一团血气蓦地从虚空扑出,无声无息,不露征兆,将他连人带棍紧紧缠住,结成一只巨大的血茧,铁猴怔了怔,顿时暴跳如雷,抡起水云石棍乱捅乱戳,孰料这血茧刚柔并济,韧不可破,一时间被困于原地,不得脱身。

  契染挥挥手,仓谷糜微一犹豫,只得奉命退下。魏十七看出对方困住铁猴,遣去麾下大将,似乎有要紧话说,须避人耳目,静观其变,也不出手阻拦。果不其然,契染轻轻咳嗽一声,笑嘻嘻道:“尊驾远道而来,有事好商量,何必动粗……一定要打吗?”

  魏十七哑然失笑,这契染与他之前所见诸将全然不同,嬉皮笑脸没个正行,不知怎地,他觉得此人另有所恃,并不惧怕自己。微一沉吟,他心意已决,既然有恃无恐,不容他打如意盘算,先将底牌尽数逼出来,再作打算。魏十七不再与他言语,左腿踏上半步,膝弯灵机池内血舍利纹丝不动,尽弃诸般神通,单凭十恶星躯,起拳遥遥相击。

  一拳击出,天地禁锢,契染眼前一花,周身如被十万大山死死挤出,动弹不得。他脸色一沉,从舌下千枝万叶血气丹中汲取一股血气,将双肩一摇,无形禁锢砰然破碎,然而这片刻的停滞,已无法抽身闪避,对方拳锋已至眼前,引动浑厚伟力,疏而不漏,无远弗届。

  这是力道修炼到极致,具体突破只有一线之隔的征兆,他只在寥寥数人出手时见过,此人虽来自深渊之外,却暗合深渊意志,契染脸色转瞬数变,抛开一切杂念,全力巨拳相迎。拳锋相交,相距数寸便双双停滞,巨力冲撞交融,夹于双拳之间的虚空四分五裂,一团耀眼的光芒炸开,深渊破碎,疯狂吸入血气,困住铁猴的血茧扭曲变形,如流水般剥去,心窍中血舍利猛地一跳,几欲破胸飞出。

  契染脑中轰一响,双眸尽赤,掩藏的气息冲天而起,一发不可收拾,他一步步向后退去,竭力压制体内狂暴的血气,心中暗暗叫糟。魏十七双眉一挑,未曾想到对方竟有如此底气,心念动处,灵机池内血舍利尽数挪入“一芥洞天”,十恶星躯不受其扰。他看了一眼铁猴,那猴头急中生智,将水云石棍戳/入地下,双爪牢牢握住棍身,身躯不由自主斜斜飞起,如一面绷紧的旗帜,胸口一缩一涨,似有活物挣扎欲出,一时间狼狈不堪,急得哇哇乱叫。

  魏十七伸手一点点,死蛇一般委顿在地的铁链刷地缠了上来,将铁猴身躯四肢牢牢缚住,铁钎刺入脏腑,镇下血舍利,气息一落千丈,牵引之力随之消退,那猴头顿时松懈下来,顺着石棍滑落在地,眼珠骨碌碌直转,似乎有些迷瞪,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脑中忽然响起主人的声音,命它速速遁去,切莫逗留,铁猴搔搔脑袋,虽有些不舍,却不敢抗命,收起水云石棍,倏地窜入天渊河,踏冰而去,所过之处坚冰寸寸消融,浊浪滔滔不绝。

  白光闪耀十余息,骤然湮灭,虚空破碎处恢复原状,契染沉默片刻,摊开双手无可奈何道:“这又是何苦!”

  与魏蒸战后,魏十七自觉十恶星躯有所进益,这是一条炼体的捷径,只是对手难觅,深渊破碎又何惧,他哪里放在心上,一步跨出,吐气开声,又是一拳挥出,契染为拳力所摄,无从躲闪,只得挥拳相迎。二人你来我往,拳脚凝重,不以迅捷变化见长,但拳力回旋激荡,虚空接连破碎,契染一忽儿鼓荡血气,一忽儿又压制血气,渐渐落于下风,冷不提防,被对方一拳击在肩头,盔甲破碎,血气氤氲,跳丸般跌出百丈之遥。

  契染伸手在肩头一推一揉,骨肉回复如初,眼见对方再度迫近,拳出如风,心中顿如明镜,此人定来自深渊之外,不受深渊意志掣肘,他灵机一动,仗着舌下一颗千枝万叶血气丹,举手投足逼出海量血气,任凭深渊鲸吞,将破碎处一一抚平,渐渐扭转了颓势。

  魏十七借机锤炼十恶星躯,并无灭杀对手之心,战意虽浓,杀意却不浓,契染见他不急不躁,从容不迫,迟迟未下杀手,每到生死立判时,反而放松一线,心中隐隐猜到几分,觉得有趣,忍不住笑了起来,出言道:“阁下这是将吾当成磨刀石了!”

  一语道破用心,是个明白人,魏十七攻势微微一顿,也不矢口否认,提醒道:“小心了!”拳力又加重数分。

  契染毕竟不是魏蒸,天赋神通,数度变身,一次比一次强,他与对方硬拼多时,有些撑不下去了,磨刀石也不是那么好当的,他硬接数拳,顺势暴退,五指紧紧握住一根粗砺的镇柱,从心窍间催出一缕血气,毫不犹豫一挥。

  魏十七察觉到异样,身形一顿,并未趁势追击。举目望去,却见镇柱落处,百余黑骑破空而至,不动如山,甲胄护身,持锤棒枪盾,跨狰狞恶兽,目光漠然落在他身上,沉默无声,似乎在等待指令。

  契染松了口气,头盔溃散为冉冉血气,露出充满活力的年轻脸庞,唇红齿白,黑发为汗水浸湿,紧贴在额头。若非对方步步紧逼,他也不想动用转轮王赐下的镇柱,放出这百余转轮黑骑,契染微一犹豫,试探道:“再打下去,就不死不休了?”

  魏十七不无意外,长身而立,背负双手,道:“是敌非友,为何频频收手?”

  契染顿了顿,苦笑道:“阁下非是常人,距离炼体大成不过一线之隔,生死相搏,难免有失,何不保全有用之身,有事好商量,商量不下来再付诸武力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