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七节 回光返照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15 21:57:30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魔犀与鬼蟒乃是世仇,一碰面即如颠如狂,舍命厮杀,浮冰之上的魔物被牵扯在内,无法置身事外,只得举起诸般兵器,往鬼蟒身上招呼,一时间波涛汹涌,沸反盈天,乱成一锅粥。

  转轮王麾下三巨头五神将,三巨头高高在上,魏、禾、顾三将都有机会更进一步,窥得深渊意志的奥妙,谁都不愿错失机缘,虽未到水火不容的地步,明里暗里彼此提防,敬而远之,五神将等而下之,无有利害冲突,关系还算融洽。华隆头与牵机麾下诸将略有交情,对阴钥并不陌生,在他看来,她的境况很不对劲,千百鬼蟒来袭,她身为主将,为兵卒簇拥,却始终一言不发,痴痴呆呆泥塑木雕,体内气息如古井不波,透着十二分的诡异。

  浮冰大而厚,如一艘渡海的艨艟,挤满了魔物,被几条鬼蟒发力一撞一掀,左摇右晃,魔物立足不稳,纷纷落水,水下却是鬼蟒的天下,绞死的,生吞的,局势一面倒,柯轭牛等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大呼小唤,无能为力。华隆头看得连连摇头,嘀咕道:“顶不住的,速速靠岸,逃得一个是一个,水里跟鬼蟒斗,吃饱了撑的!”

  正幸灾乐祸之际,天渊河上雪雾四起,一道凌厉至极的寒气席卷而去,浮冰吱嘎作响,彼此咬合,冰层急速蔓延至河岸,冻得结结实实。鬼蟒掀起粗壮的身躯狠狠撞击,碎屑四溅,冰层牢不可破,断裂处割得蟒身皮开肉绽,魔物脚下一稳,胆气为之壮大,呼喇散将开来,趁势反击,天渊河顿被淤血染红,绵延数里不绝。

  阴钥仿佛从沉睡中骇然惊醒,缓缓站起身来,手持利剑上前去,一条鬼蟒从水中窜将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当头咬下,獠牙如锥,腥风扑面而来。阴钥略侧了侧头,利剑横掠,一道血线破空斩落,鬼蟒的脑袋从半空吊下,砸落在冰雪中,血如泉涌,尸身滑落天渊河中。

  华隆头目不转睛盯着她一举一动,足踏坚冰,剑锋所指,连斩三条鬼蟒,血气分毫不取,尽数便宜了麾下魔物,分毫不取也就罢了,阴钥体内气息渐次衰落,血气不断损耗,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,用一分便少一分,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?华隆头百思不得其解,眉头不觉纠结在一处,隐隐觉得她像一具傀儡,死气沉沉,全无自主。

  华隆头只是怀疑,契染却心如明镜,他留意到韩十八立于岸边观望,身边多了一道窈窕身影,以天魔气遥遥操纵阴钥,如牵线木偶,一举一动得心应手。阴钥生机早已灭绝,留下的只是一具躯壳,血气无从补益,待到耗尽之时,土崩瓦解,不存于世。哎呀呀,这是何等诡异的手段,闻所未闻见所未见,深渊虽强,却只是逞爪牙之利,哪有这许多意料之外的变化!

  契染兴味盎然,目光落在那操纵天魔气女子身上,心底燃起炽热的火焰,不禁为之意动。

  天渊河中,鬼蟒一头撞在冰山上,死伤惨重,彼辈杀红了眼,死拼不退,与魔犀同归于尽,战况惨烈之极,无一幸存。暮色浓郁,尘埃落定,阴钥率麾下兵卒登岸驻扎,一一安排定当,忽然身躯一晃,似乎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惊醒,双眸燃起两团血气,避开众人,茫然行到僻静处,四肢剧烈颤抖,骨断筋裂,脏腑破裂,肉身的溃败无可挽回。

  回光返照,痛不欲生,她张开嘴欲嚎叫,却发不出半点声音,死去活来僵持了数息,忽然福至心灵,扭头望向魏十七身旁的窈窕女子。

  屠真倚在魏十七身旁,收回千丝万缕天魔气,微微喘息,低声道:“不成了。”魏十七扶住她的腰肢,举目望去,但见阴钥打了个踉跄,下一刻,漆黑的魔焰从她口鼻中窜出,无声无息,躯体瞬息化为灰烬。

  柯轭牛近在咫尺,目睹阴钥陨灭之状,顿时吓了一大跳,脸上肌肉抽搐,猛地抬起头,与魏十七四目相对。那是怎样的一双眼,幽深似海,冷漠如星,嗓音为之冻结,只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嘶吼。

  魏十七朝他打了个手势,柯轭牛急忙举拳塞住嘴巴,牙齿咬在指骨上,僵硬地点着头。他慢慢转过身,步履渐渐恢复了常态,神色看不出半点异样,似乎将所见一幕忘得干干净净,毫不知情。

  远处黑暗之中,另有一双亮得出奇的眼眸,兴奋地注视着这一切。

  阴钥溃灭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落入有心人眼中也无妨,来而不往非礼也,且试试对方胆色如何!魏十七在天渊河畔随意挑了一座山峰,登上峰巅俯瞰大河蜿蜒南下,火堆如苍穹中星辰,人影晃动,隐约传来粗砺笑语,契染并不急于赶路,在此逗留定有用意,他也懒得揣测,何不直接邀来一问!心意动处,他曲指轻弹,一道白光闪过,接骨木浮宫轰然落地,门户大开,月光和星光照入数尺之地,照不进浮宫深处。

  魏十七命铁猴跑一趟,请契染一人前来赴宴。

  主人设宴,可以理所当然痛饮一番,铁猴欢欣雀跃,纵身跳下山去,风驰电掣扑向契染大军驻地,不加掩饰,直挺挺闯了进去。巡哨的魔物顿被惊动,唿哨声此起彼落,数支人马从四下里围上来,铁猴满心惦记着美酒,不愿坏了自己的好事,按捺下急躁性子,没有抽出石棍大打出手,龇牙咧嘴,神情颇为不善。

  为首的魔物早认出这猴头的身份来历,忙喝住同伴不得轻举妄动,满脸堆笑,上前打个招呼,客客气气询问来意。他不得不客气,这猴头与仓将军大战三百回合,不落下风,岂是他得罪得起的!铁猴方欲开口,忽然记起主人命自己装哑巴,当下比划了一通,那魔物甚是机灵,不管懂没懂,一个劲颔首,急命手下去速速前去通报,请仓将军前来处置。

  等了片刻,铁猴正不耐烦,一行人踏着光影而至,那猴头远远望见契染,倏地窜上前去,倒把仓谷糜吓了一跳,生怕它暴起伤人,忙伸手阻拦。契染知其并无恶意,摆摆手踏上数步,与它打了个照面,铁猴不管三七二十一,左比划右比划,指指契染,又回头指指山巅,抓耳挠腮,急不可耐。契染觉得有趣,出言猜了好几回,铁猴一忽儿点头,一忽儿摇头,费了一番周折,才把主人的关照带到。

  孤身赴宴么?有意思!契染呵呵一笑,命一干心腹暂且退下,举步随铁猴而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