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八节 拿不出赌不起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1-02 22:57:25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铁猴心急火燎,蹦蹦跳跳在前引路,不时回头吱吱叫上两声,生怕客人跟丢了,白白耽误时间,契染并不担心其中有诈,却好奇它急些什么,韩十八的心性行事,都透着神秘,让人想不明白,也猜不透。一路攀上山巅,山登绝顶/我为峰,接骨木浮宫笼罩在深渊的月光和星光下,安详肃穆,契染为之错愕,停下脚步观望,暗赞道:“好一座行宫!虽不及洞天福地,亦有独到之处!”

  浮宫内晦暗幽深,不见主人身影,门户洞开,黑洞洞如猛兽的口喉,铁猴迫不及待窜将进去,灯火随之亮起,将大殿内外照得澄澈透亮,如琼林阆苑一般。契染放眼望去,有趣,别出心裁,那光非是烛火,非是明珠,而是从接骨木中透出的光华,明亮却不刺眼,让人的心沉定下来。

  魏十七拂袖起身,上前相迎,契染呵呵一笑,拱手踏入浮宫,毫不拘谨,四下里随意看了一回,啧啧称奇了一回。

  铁猴坐立不安,眼巴巴瞅着主人,一个劲咽口水,魏十七将双手一拍,数名侍女鱼贯而出,奉上酒宴。彼辈神情木讷,举止僵硬,只是寻常使唤的傀儡,远不能与柳如眉沈幡子相比,契染扫了几眼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铁猴见酒,骆驼见柳,那猴头迫不及待抱起酒坛,拍去泥封,深深吸了口气,雷公脸皱成一团,旋即舒展开来,露出陶醉之色,正待动手,忽然意识到什么,小心翼翼看了主人一眼,咽了口馋涎,不敢擅动。魏十七打了个手势,铁猴如释重负,咕咚咕咚开怀痛饮起来。

  契染上下打量着铁猴,眸中血气一闪即逝,赞道:“好一个天生地长的灵物,便是在深渊也不多见,难得,难得!”

  魏十七不以为然,在他看来,深渊魔物哪一个不是天生地长的灵物,眼前就有一个,只是对方绝不会以灵物自居。他提起酒壶斟满美酒,推杯换盏,敬了契染五七杯,天庭佳酿醇厚清冽,后劲绵长,与深渊的烧刀子烈酒截然不同,一杯有一杯的滋味,一壶有一壶的滋味,契染是识货人,机会难得,忍不住多饮了几口。

  宴无好宴,定有用心,契染不急于捅破虚情假意,一口酒在舌尖浸润徘徊,细细品味,自得其乐。魏十七哑然失笑,却没有耐心跟他磨洋工,铁猴尚且抱着酒坛痛饮,还没推金山倒玉柱醉倒酣眠,便径直揭去盖头,“此去百岁谷万里迢迢,契将军在此驻扎,并不急于赶路,可是另有安排?”

  契染将酒液咽下喉,微微眯起眼睛,对方开口唤他一声“契将军”,拉近了几分距离,当是有事相扰,询问安排只是起个由头,并非戏肉。他眼神闪烁,似乎徜徉在酒意中,微有几分醺醺然,口滑道:“不瞒韩将军说,奉转轮王之命另有公干,要耽搁一阵,时日可长可短,却是说不准。不过此事在深渊亦属难得的机缘,错失了可惜,有劳韩将军在此稍候,说不定还要借重一二,呵呵呵……”

  魏十七一听便知,机缘云云故弄玄虚,若非魔物诞生,便是宝物出世,不过能令转轮王动心,当非寻常,且不管对方是何用心,既然恰逢其会,不妨静观其变。他轻轻放过,岔开话题道:“无妨,倒是另有一事,要劳动契将军。”

  “那个……军令不可违……韩将军但说不妨,确是要事也可商量!”契染心中打了个咯噔,六月债,还得快,一瓶血气买其退兵,两瓶血气买其倒戈,打蛇随棍上,他倒是上瘾了!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他脸上放出一丝为难之色,暗中窥视对方神情。

  魏十七毫不介怀,自顾自道:“之前与契将军切磋一番,未能尽兴,今日得便,何不以战下酒,再续前缘?”

  契染为之错愕,没想到对方竟提出这样一个要求,都已合兵一处,共伐百岁谷,无缘无故再打上一场,究竟是何用意?再续前缘,再续鬼的前缘!若在从前,他定要权衡利弊,推脱一番,不过转轮王似对三界之地颇为在意,种种蛛丝马迹,契染推测王上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韩十八是关键的棋子,有什么条款,也只得先接下来。他笑嘻嘻试探道:“赌局?”

  魏十七道:“赌局亦可。”他随手取出两只羊脂玉瓶搁在案上,表示以此为彩头。

  契染却是猜错了,眼珠一转,苦笑道:“不瞒韩将军,这一瓶血气非在少数,却是拿不出,赌不起。”

  “无妨,切磋而已,韩将军胜了,拿了这两瓶血气去,若输了,欠一场,下次再比过。”

  契染心思周密,这羊脂玉瓶中的血气精纯难得,徐徐炼化,假以时日,足可造就数名得力悍将,对方并不看重,却随手赐予麾下寻常魔物,明珠暗投,混不当回事,反倒如此孜孜执著于交手,定有用意。自家事自家知,那韩十八肉身强悍,力大无穷,毫不逊色于深渊之躯,他自忖单凭一己之力,断无取胜之理,除非将那百余转轮黑骑放出,方有几分把握……咦,难不成他打的是转轮黑骑的主意?

  魏十七道:“契将军无须猜疑,交手非为利物,实则于吾修炼颇有好处,对手难寻,故此要劳动契将军。”

  契染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难怪!此人来自深渊之外,无从炼化血气,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借用外力打磨肉身,距离大成境地一步之遥,这一步要迈出,咫尺天涯,不知要花费多少水磨工夫。是应允他,还是婉言回绝?能否谋得什么好处?正琢磨当儿,忽觉对方目光炯炯,落在自己身上,心底微微一颤,没有来腾起一股寒意。他心有明悟,韩十八此人心性坚韧冷漠,不达目的不罢休,既然开到口,便是回绝了,也免不去一场争斗,反把之前谋得的一点微薄交情,尽数付诸流水。深渊棋局中,转轮王的棋盘上,又有谁人不是棋子,若要参与其中,把握几分命运,眼前倒是个机会。

  他呵呵一笑,计较道:“这赌斗不公平,韩将军无论输赢都有好处拿,契某也不能白白充当磨刀石,这两瓶血气就算了,不如……”他心念数转,欲言又止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