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三节 胸腹孕魔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21 00:02:2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泰卢火山猛烈喷发,炽热的岩浆滚滚流淌,如缓慢推进的浪潮,彼此融汇冷却,层层叠加,焦黑的硬壳绽裂,露出内里灼热的熔岩,赤红耀眼,嘶嘶腾起蒸汽,方圆千里之地化作火焰山,无人可近。契染与魏十七肉身强悍,立于岩浆旁驻足遥望,热力涌动,四下里光影扭曲不定,若干身影远远守望,彼此打了个招呼。

  此番争夺“深渊之子”,诸方主宰不约而同遣出得力之人,火山周遭强者齐聚,伏岳麾下惠无敌,北冥麾下安仞,阴酆王麾下莫澜,幽都王麾下蓝胡子,平等王麾下李涉江,东方之主草窠麾下邓剥,北方之主郎祭钩麾下松千枝,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,人上之人。

  火山喷发持续了大半个时辰,仿佛被大手生生压落,骤然停歇,深渊本源之力从地底涌起,漾起波涛涟漪,回旋激荡,一刹那风静物定,彤云四合,火山岩浆为之一扫空,热力消散,天地间现出一片浩瀚血池,凶煞之气充塞四野,血气凝重有如实质。

  与其说是血池,不如说是茫茫血海,放眼望去,波澜不惊,横无涯际,魏十七的呼吸嘎然而止,造物搬弄,沧桑变化,堪称神迹。契染双手十指一紧,深深吸了口气,压抑住胸中冲动,提起十二分小心,深渊之力乃是纯粹的力量,但深渊意志却无孔不入,稍有不慎,本性为之点染,重蹈樊隗之覆辙,便是转轮王也救不得自己。他下意识瞥了魏十七一眼,此子来自深渊之外,体内没有沾染一丝一毫血气,深渊意志无可如之何。

  一切正如离暗描述的那样,百余息后,血池兜底翻滚起来,汩汩有声,一波推动一波,一浪高过一浪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生灵。近在咫尺,魏十七察觉到血池深处,一点生机勃发,如明星冉冉升起,血水急速飞旋,豁然分开巨大的漩涡,一个面目狰狞的魔物踏浪而出,高逾千丈,眼耳口鼻被铁线密密缝死,挺着一只颤巍巍的大肚子,状若身怀六甲的孕妇,四肢短小不成比例,若在平地,根本连站都站不起。

  契染喃喃道:“铁线封六识,胸腹孕魔人,深渊之子,便藏于其中……”

  魏十七闻言心中一动,六识者,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也,这山岳一般的魔物应深渊本源而生,无知无觉,无有自我,纯粹是孕育魔物的容器,以一点生机,化生万千,若有机会细细推演,可窥得深渊本源的奥妙。一念才懂,异变骤起,那鼓腹魔物大吼一声,声如洪钟,搅得漫天彤云滚滚回旋,血气氤氲腾起,尽数扑入其体内,眼看着血池由浓转淡,几近于无。

  那魔物吞尽血池血气,硕大身躯殷红欲滴,形貌却委顿不堪,四肢焦枯脱落,“哗啦”一响声如裂帛,高高鼓起的肚皮破开一道大口子,从喉到阴分在两旁,腹腔内全无脏腑血肉,数以千万的卵泡飞将出来,铺天盖地,被风一吹便孵化为寸许高的魔物,雨滴般扑入血池中,汩汩吞咽着吃水,身躯随之鼓胀,不待完全成形,便挥动爪牙,彼此争斗吞噬,侵夺血气,深渊气息此起彼落,无有一刻平息。

  契染双目炯炯有神,在厮杀的魔物中寻找目标,不想“深渊之子”极为狡黠,始终将气息压制在寻常水平,混杂在万千魔物中,不显山不露水,无人能察觉端倪。乱,实在是太乱了,魏十七唯一犹豫,干脆撒手作壁上观,“深渊之子”不出现也就罢了,一旦现身,必有一场龙争虎斗,他决意静观其变,伺机而动,看明白了再出手。

  乱战持续了数个时辰,彤云渐次散去,血池彻底干涸,露出千疮百孔的大地,沟壑纵横,如皱纹,如刀疤,幸存的魔物尚有百万之众,各自追随百十头领,彼此呲牙咧嘴,作出种种凶恶之形,却不再自相残杀。彼辈争斗告一段落,势均力敌,当各自呼啸而去,自寻机缘,然则契染等守候多时,岂容他们轻易脱逃,东方之主草窠麾下大将邓剥率先试探,引一队铁骑径直杀去,势如破竹,所向披靡。

  魔物人多势众,却不能与久经血战的精兵老卒相抗衡,纸扎竹编,土鸡瓦狗,顿被铁骑凿穿,潮水般分在两旁,不敢上前厮杀。邓剥一马当先冲向那头领,二话不说,提起一根枪不像枪槊不像槊的长家伙,单臂探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对方当胸洞穿,微一发力,高高挑在空中,尸身晃了几圈,重重摔落在地。

  邓剥摇摇头,似乎觉得对手太弱,不堪一击,他丢了家伙翻身下马,瞪起一双铜铃也似的眼珠,将黑压压数万魔物扫了一眼,双手握拳将胸口连锤树下,咚咚有声,胸腹高高鼓起,哇地喷出一柄血红的小剑,若有若无,若隐若现,化作一抹流光,倏地射入魔物体内,贯穿而出,快得异乎寻常,稍纵即逝,等闲肉眼无从捕捉,无意识工夫便将数万魔物尽数洞察,并未察觉“深渊之子”。

  邓剥仰天吞吸,喉结上下滚动,将血红小剑收入腹中,脸色酡红,如饮烈酒,显然并不轻松。麾下铁骑早已演练纯熟,上前收拢魔物,喝令彼辈列队集结,聚于一处待命,不得大声喧哗,稍露抗拒之意,便就地诛杀,下手绝不容情。头领已被诛杀,群龙无首,一盘散沙,魔物遵从强者号令,乃是深入骨髓的本能,邓剥稳稳收复这数万魔物,无人与他争夺。

  深渊主宰各自遣将,齐聚泰卢火山,谋取“深渊之子”方是重中之重,区区数万魔物,毫无战力可言,聊胜于无,谁得了都无妨,邓剥此举既是投石问路,也是表明心迹,东方之主草窠只求收复魔物,补充战力,无意于争夺“深渊之子”。这也是审时度势,无可奈何之举,三皇六王四方之主,实力相差悬殊,草窠自忖无法与伏岳、北冥、转轮、平等相争,干脆放弃“深渊之子”,求个安稳。

  魏十七心如明镜,那血色小剑,便是相当于千枝万叶血气丹的物事,深渊主宰托意其中,随时都可引动投影,降临于世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