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二节 吾欲连夜兴兵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1-02 22:38:4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羊脂玉瓶内藏有海量血气,一瓶之量,魏十七赐予数千降服兵卒炼化,绰绰有余,然则千枝万叶血气丹鲸吞鲲吸,耗尽两瓶血气,兀自没有动静,契染无可奈何,终不能将麾下人马尽数血祭,剩自己一个光杆司令,实在说不过去。他晃了晃空空如也的羊脂玉瓶,无奈地摇摇头,随手纳于袖中,张口一吸,将血气丹吞入腹中温养,起身拍拍尘土,踱来踱去,若有所思。

  深渊主宰意见不一,想必争吵得十分激烈,转轮王无暇布置后手,勉力携他们离去,一道投影便即消退,无人拿主意,只能自求多福了。契染挠挠头,长长叹息一声,肚子里寻思一番,一拍大腿,樊隗真身降临,助“深渊之子”脱身,摆明了神志为深渊意志侵蚀,乃是当之无愧的公敌,王上既然下令攻打百岁谷,没有说停,那就继续干下去,先把血气/抢到手再说!

  拿定主意,契染当即命华隆头跑一趟,请韩十八韩将军前来议事,十万火急,不可耽搁。华隆头慨然领命,一口气叹在肚子里,什么时候,他成了跑腿传话的杂役,这让人情何以堪!他对哪位韩将军深怀忌惮,实在不想与他打交道,不过将军一声令下,便是刀山火海也得冲,何况只是跑个腿。华隆头心中有些忐忑,不敢耽搁,硬着头皮前去传话。

  魏十七得闻契染麾下裨将华隆头求见,猜想对方定有话说,命人将其唤来。华隆头早从仓谷糜口中得知他的神通手段,哪里敢拿捏,规规矩矩礼数周到,将契染的口讯带到。魏十七沉吟片刻,契染如此心急火燎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不过“深渊之子”已将个中内情透露一二,他心中有了底,也不担心对方拨弄手段,当下随华隆头前往大军驻地,面见契染,听他分说。

  契染开门见山道:“吾欲连夜兴兵,长途跋涉,直击百岁谷,韩将军意下如何?”

  这不是征求意见,契染心意已决,只是客气一声,招呼他同行。魏十七微一沉吟,试探道:“谋取血气?”

  契染眼皮一跳,大大方方道:“谋取血气。这一遭攻伐,血气尽数上交,不容私下里吞没。”

  魏十七颔首道:“无妨,便如契将军所言。”

  对方答应得如此爽快,契染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他想了想,道:“血气之外,韩将军麾下可还缺少什么?”

  魏十七收了数千降卒,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,柯轭牛、山鸫、阎虎、阎狼等出身草莽,未能独当一面,离暗屠真不容有失,他还缺一个坐镇中军的将领,无须亲临前线,只要指挥四将冲杀即可。契染既然有意补偿一二,他毫不客气,开口讨要,给对方出了个难题。

  契染麾下二将,华隆头颇有将才,仓谷糜骁勇善战,二人取长补短,省了契染不少心思,他搜肠刮肚想了一番,忽记起华隆头身边有个亲兵,跟着他时日长久,耳濡目染,甚得看重,不如提拔为裨将,借与韩十八做个人情。他将华隆头唤来,当着魏十七面吩咐下去,华隆头听得明白,是借不是送,欣然领命。

  那亲兵唤作“石火骝”,高高瘦瘦像一根竹竿,战力也只平常,脑子甚是灵光,从兵卒到裨将,这一步跨出千难万难,华将军给了这个机会,哪怕调拨去他人麾下效命,他也会紧紧抓住,不可错失。契染郑重其事关照了几句,命他见过韩将军,石火骝上前拜见魏十七,心中凛然,暗暗提醒自己不可大意,忤了这个凶人,便是契将军也救不了他。

  双方商议定当,数个时辰后,契染麾下大军拔营起寨,巡骑先行,大队人马在后,趁着明晃晃的月色,洪流般向东行进。魏十七这边,石火骝居中调度,柯轭牛等四将喝令麾下人马,追随大军而去,遥遥保持一段距离,不紧不慢,若即若离。

  经历了数番殊死厮杀,留下的俱是精卒,柯轭牛等四将亦有长足的进步,石火骝在华隆头身边,亦曾听闻吞象山大败,牵机陨落,麾下诸将阚去恶、赤遗、狐肥俱被屠灭,邱一貉不知所踪,阴钥附逆,他原以为那些降兵只是一盘散沙,不想令行禁止,进退颇有章法,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大军连夜行军,翻山越岭如履平地,十个时辰后才第一次休整,每个千人队都派出精兵劲卒,入山林搜捕猎物,大到熊罴狮虎,小到鹿羊鸡犬,无一放过,尽数带回驻地,在篝火上烤得半生不熟,连肉带骨吞下肚去,嚼得嘎吱嘎吱响。众人心中都明白,这不是操练,这是货真价实的长途奔袭,趁吃得到血食时多吃一些,油水存在肚子里,以后有的是忍饥挨饿的日子!

  一夜之间,驰出数千里之地,待到赤日东升,天光大亮,忽有巡骑来报,前方山坳之中人头攒动,恐有埋伏。契染喝令大军列阵戒备,大步流星赶上前,登上一座山丘,眯起眼睛望去,只见数千魔物挡住去路,为首一将魁梧如山,光头阔嘴,铜铃眼朝天鼻,面目丑陋不堪,腰粗十围,臂长腿短,身上穿一件破旧的皮甲,手中提一根粗大的棒槌,雄赳赳气昂昂扛在肩头,呼呼喝喝装疯卖傻。契染不觉皱起眉头,那猩猩一般的魔物乃是禾煎麾下裨将囚龙,脑筋不大好使,一身蛮力却是不可小觑。

  华隆头见囚龙拦住去路,心中顿时打了个咯噔,来者不善善者不来,那家伙若是奉禾煎之命阻路,倒是棘手得紧。他揉了揉脸颊,挤出几分笑容,排众而出,上前与囚龙打个招呼,问明来意。囚龙呵呵一笑,瓮声瓮气道:“禾大人有令,请契将军在此停驻,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怕什么来什么,华隆头咳嗽一声,苦笑道:“不知是何要事?停驻多久?”

  囚龙瞪了他一眼,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子道:“是何要事,由禾大人与契将军言说,停驻多久,等到禾大人来为止,你只管速速回报,莫要自作主张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