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九节 血舍利手链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1-20 10:14:59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、顾二人一言而决,丢下契染抽身离去,不容他置喙,至于那韩十八,不论名实皆属“外人”,无须征求他的意见。三巨头果然自视甚高,于细微处可见一斑,契染落了脸面,神情有些尴尬,嘿嘿低笑几声,却并没有表现出不悦,面子是自己挣来的,不是别人给的,他瞥了魏十七一眼,见他老神在在,眉头微蹙,似乎在琢磨什么心思,一时也不便打扰他。

  契染麾下大军由仓谷糜华隆头统领,驻扎于千里之外,小心戒备,魏十七亦留下铁猴,助柯轭牛镇守营盘,二人先入百岁谷探查,果不其然,谷中波诡云谲,危机四伏,正主匿而不见,反倒是左彪横插一杠,得血舍利之力,足以跟魏蒸相抗衡,这等人物若多来几个,樊隗即便不露面,百岁谷也是一块啃了崩牙的硬骨头。

  三巨头分分合合,虽然各怀心思,终究是一路人,契染只得魏十七相助,别无可堪倚重的帮手,要想火中取栗,非是易事。左彪的出现让他隐隐感到不安,左右是等,契染随手折了一根枯枝,蹲在尸骸旁挑来拨去,血舍利被夺,肉身尽毁,只剩下一堆看不出模样的血肉,死得不能再死了,但是没有亲眼看到血气的下落,他终究有些不放心。

  魏蒸顾汶绝不会疏漏这么明显的线索,他们轻轻放过,不顾而去,显然是心中有了定见,难不成是被那韩十八一并收去了?他要这血气又有何用?

  契染并没有猜错,事实比他想象的更为离奇。魏十七趁其不备,暗下绝户手,以“诛仙金符”破开左彪的躯壳,将“血舍利”生生剜出,令他大感意外的是,左彪一身血气随之弃他而去,投入血舍利中,水乳/交融,浑然一体。

  魏十七对“血舍利”一物并不陌生,铁猴孙悟空便炼化了一枚,入得深渊后,机缘凑巧,又得了三枚,一枚水汽氤氲,一枚冥顽不灵,一枚寒意森森,彼此并无勾连融合的动静。樊拔山曾言,深渊开辟之初,有焚天之火从天而降,烧结万物,神佛为之殒身,骨殖化作血舍利,散落各处不知凡几,凭借此物可习得一宗神通,然则催动血舍利须消耗海量血气,事倍功半,后患无穷,故此并不看重。

  魏十七炼就“十恶星躯”,对血气并不看重,他将血舍利纳入灵机池内,倒也多了两宗神通,引动寒意,身化水雾,用好了,前者可抵十万劲卒,后者可抵强敌一击。左彪体内这一枚血舍利神通诡异,他见猎心喜,出手抢夺,原本不无期待,谁知一入手便察觉不对劲,那血舍利哪里是寄人篱下,分明自俱灵性,吞噬了左彪的血气,如牵线木偶般操纵肉身,自行其是。

  血舍利失了寄存之躯,感应到血肉的气息,凶性大发,一个劲往掌心钻去,魏十七生怕露出端倪,惹出是非来,故作沉思之状,暗中将那枚血舍利收入“一芥洞天”内,隔绝深渊,置于参天造化树下。这一下捅了马蜂窝,血舍利暴跳如雷,横冲直撞,直欲破空遁出洞天,重归深渊,参天造化树元气未复,有气无力垂下无数枝条,将血舍利团团裹住,不令其逃脱。

  血气骤然化作蓬勃烈焰,将造化树枝烧作灰烬,血舍利飞将出来,闪动着妖异的光芒,戾气缠绕,桀骜不驯,绕着造化树转了几圈,似乎觉得难以下口,微微一颤,旋即化作一道赤光,直奔远处那座钢筋混凝土的森林而去。那是魏十七心中最大的秘密,岂容此物轻易窥探,他正待施展手段将其降服,那血舍利忽然去势一收,停滞于空中,滴溜溜乱转,血气缠绕,如火如荼,瞬息幻化出百余道血符,于方寸间布下一座法阵,血光急速流转,魏十七只觉一股莫名的意志轻轻拂过身心,先前所得三枚血舍利凭空消失,下一刻挪入“一芥洞天”,出现在法阵之中。

  舍利彼此呼应,血丝喷薄而出,密密绞成一条细绳,如老藤抱石,将四枚血舍利一一串起,形同手链,却只得四块宝石,看上去有几分寒碜。

  这一番手脚将左彪残留的血气耗去九成九,所剩无几,血舍利为血丝包裹,随之安定下来,气息弱不可察,几近于无。魏十七将血舍利手链拿到手中,打量了数眼,一时也来不及细看,心神动处,携出“一芥洞天”,随手套在右腕上,留待日后细细推敲。

  契染在血肉中拨弄了一阵,一无所获,心中微有些失望,丢了枯枝拍拍双手,慢吞吞站起身,扭头见魏十七眸光闪烁,若有所思,出言问道:“事已至此,韩将军可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事已至此”意指他们与三巨头照了面,由暗转明,暴露在阳光下,正式介入这一场残酷的争斗。魏十七举头环顾百岁谷,空山幽幽,水声隆隆,大幕才刚拉开,各方角色粉墨登场,是笑到最后的主角,还是露个脸的死跑龙套,半是天数,半是人为。他伸手捏住腕上血舍利,一粒粒转动,低低笑道:“契将军只管拿主意,若有人与你为难,自有吾出手抵挡。”

  契染深知他熬炼肉身,最不惧激斗,当下颔首道:“也罢,那三人只要寻正主,虾兵蟹将看不上眼,吾二人只管一处处找过去,先收罗足够的血气再说,如遇上左彪这等强手,有劳韩将军打发。”

  此言正合心意,魏十七当即应允下来,他毕竟只是个外来客,人生地不熟,对三巨头的心性行事亦所知寥寥,有契染这个地头蛇顶在前,他大可冷眼旁观,寻找时机,不至像没头苍蝇到处乱撞。

  契染事先下过很大工夫,前后数十载,亲自审问来自百岁谷的俘虏,锱铢积累,对谷内地势地貌多少心中有数,并非睁眼一抹黑,他不假思索,拐了个大圈子,绕过瘴气蒸腾的沼泽,翻山越岭,沿着干涸的山涧直入山腹,那里有一个空旷的洞穴,血气汇聚,似乎藏了不少兵卒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