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四节 竹篮打水一场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2-05 21:38:28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洞天崩塌的伟力喷涌而出,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百岁谷兜底翻了个遍,面目全非,鬼门关轰然塌陷,大河为之泛滥,洪水滔天。草窠与郎祭钩立于高空,目光如电,窥得五道身影急速遁出,全身而退。能入转轮王的法眼,又岂会是寻常人物,彼辈全身而退不足为奇,令人意外的是,其中一人竟身怀“转轮镇柱”。

  镇柱一物关系重大,不可轻动,三皇六王诸方之主达成默契,错非悉心栽培的继任者,不得染指此物。那契染虽是五神将之一,却持有“转轮镇柱”,显然深得转轮王看重,地位犹在三巨头之上。

  契染借助奇气之力,化作一抹流光,星驰电掣,当先遁出百岁谷。事出突然,慌不择路,尚未来得及辨明方向,忽然心血来潮,急忙仰头望去,只见东方之主草窠、北方之主郎祭钩双双降临,目光投向崩塌的藏兵洞,若有所思,静默不语。他暗暗松了口气,向二位深渊主宰躬身见礼,远远立于一旁听候召唤。草、郎二人素来与转轮王交好,契染猜测,他们当是应王上之请,联袂来到百岁谷压阵,若樊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插手麾下兵争,断讨不得好去。

  转轮王亦非全知全能,谁都不曾料到,樊隗竟然打的是跳出深渊的主意,临走之前,一不做二不休,还夺取了“藏兵镇柱”。

  甫离险地,魏十七目光急扫,早望见空中东方之主草、郎二人,足踏风火金砂,放慢遁速,落于契染身旁。契染瞥了他一眼,将声音聚拢于一线,低低问道:“适才却是去了哪里?”

  魏十七目不旁视,嘴唇微微蠕动,亦低声道:“退避三舍,躲于暗处,待禾煎催动血气遁入藏兵洞之际,再给他一记狠的,不想那厮倒也果决,使了个手段,将魏蒸顾汶一并唤来,只能远远避开,免得打草惊蛇。”

  三巨头乃挡路的石头,迟早要一脚踢开,契染不以为忤,颔首道:“是了,禾煎为人机警,权衡利弊,唤作魏蒸,倒有可能顾头不顾腚。”

  “藏兵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一言难尽……”契染见魏、禾、顾三人徐徐而来,脸色微动,闭上嘴不再多言。“转轮镇柱”落入三巨头之眼,转轮王的意图昭然若揭,他的身份由暗转明,也无须再掩饰什么了。适才在“无尽岩”前,魏蒸心生恶念,意欲强夺“转轮镇柱”,若非顾汶及时阻止一二,藏兵洞又生出异变,一场恶斗在所难免。他脸上不动声色,胸中杀意涌动,暗暗将魏蒸判了死刑,视作最先翦除的劲敌。

  尘埃落定,百岁谷翻天覆地,再无一丝生机,草窠不无感喟,向契染招招手,将他唤至跟前,目光在其胸口一转,和颜悦色问了几句。契染收起嬉笑面孔,礼数周到,言简意赅,将一行人入百岁谷,斩灭左彪、仇破虏,寻得“无尽岩”,遁入藏兵洞,目睹樊隗以尸山血海大阵催生“藏兵镇柱”的种种说了几句,与草窠心中推测一一吻合,他叹息道:“樊隗亦是一时之人杰,当断则断,决然撒手,跳出深渊,从此别有一番造化,可怜可叹,可喜可贺。”

  物伤其类,同为深渊四方之主,草窠言语中不无回护之意,郎祭钩却不以为然,苍蝇不叮无缝蛋,樊隗心性不定,这才为深渊意志所趁,咎由自取,死不足惜,如今孤注一掷跳出深渊,躲避深渊意志的侵蚀,却也只是一厢情愿,深渊之外是怎样一番情形,谁都说不清,焉知深渊意志不能及?

  转轮王麾下三巨头五神将,到得百岁谷的只有魏蒸、禾煎、顾汶、契染四人,郎祭钩早看出几分端倪,不过小儿勾心斗角与他无干,听凭草窠相询,冷眼旁观,一言不发。

  草窠当面一一问过,并未察觉不妥,百岁谷覆灭,樊隗一走了之,事已至此,没什么可纠结的。他回首看了郎祭钩一眼,见他老神在在,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,当下命魏蒸等自去向转轮王复命,恪守本分,不准节外生枝。

  “恪守本分,不准节外生枝”一句,听似平常,实则暗含告诫,出自东方之主草窠之口,谁都不敢漠视,契染暗暗松了口气,心知草窠此言是应“转轮镇柱”而起,点醒三巨头莫要利令智昏,忤了转轮王的心意。魏蒸等唯唯诺诺,愈发觉得兴味阑珊,这些年你争我夺互不相让,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,反便宜了旁人,思之令人沮丧。

  草窠深深看了魏十七一眼,挥挥手命众人退下,魏、禾、顾、契四将不敢怠慢,各自返回驻地,收拢麾下兵将,在二位深渊主宰的监视下,陆续撤离百岁谷,老老实实,谁都不愿落下口实,闹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  看在转轮王的面子上,草窠不无维护之意,但他护得了一时,护不了一世,暴露了“转轮镇柱”归属,契染已成为众矢之的,他急急挥军西撤,一路跋山涉水,一路思忖着对策。

  草窠望着大军如泻水置平地,顷刻间作流云散,契染惶惶然西遁,魏、禾、顾遥遥尾随,似存包抄之意,一时触及心事,便向郎祭钩道:“转轮王将魏、禾、顾三人推在前,暗中栽培那契染,赐以‘转轮镇柱’,用心颇深,如今由暗转明,可有隐患?”

  郎祭钩淡淡道:“即便有隐患,也是疥癣之疾,无关大局,何况,你不是警告过彼辈,都是聪明人,谅无大碍。”

  草窠叹息道:“但愿如此……最近深渊之底不大稳当,谁都腾不出手来,只怕再过些日子,你我也得加入其中,从此不得逍遥了。”

  郎祭钩道:“西方之主跳出深渊,于人于己都是好事,隐患不存,波澜不惊,一切都在掌控,转轮王曾言,未来的关键正落在那‘韩十八’身上,你我只须静观其变,自可见分晓。”

  二人言说了几句,空中异象渐次消退,显出朗朗青空,九轮赤日光耀万里。这一刻,无数目光投向深渊的天空,十日只剩其九,深渊主宰,已然去了一位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