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六节 甩得出圈不回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2-08 20:43:45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一念既起,便挥之不去,魏十七掐着血舍利数了一遍又一遍,如着了魔一般,每转过一圈,冥冥中那一缕隐而不显的命运之弦,便轻轻一颤。

  深渊古老相传,开天辟地之初,焚天之火从天而降,有神佛陨落,骨殖结成血舍利散落各处,得之者置于体内,以血气推动,可施展一道神通。魏十七手头先后得了六枚血舍利,最初一枚得自千手千臂吴千臂,藏于铁猴孙悟空心窍,习得神通“挪转巨力”,威力之大,足以打破界壁,将深渊投射至三界之地。剩下五枚乃入深渊后所得,蕴藏神通各不相同,曰“化形水雾”,曰“固守心魂”,曰“冰封千里”,曰“异象之躯”,曰“遁行虚空”,魏十七心存忌惮,并未一一试过,连这些名目,都是凭一己之意,胡乱名之。

  血舍利非是凡物,血舍利不知凡几,魏十七隐隐觉得,此物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所得愈多,感应愈是明晰。

  线的一头系住血舍利,另一头却不知落向何处。

  如无人指引,落入魏十七手中的血舍利也只是死物,纵然聚得一枚两枚,五枚七枚,十枚百枚,亦不足以改天换命,血舍利之玄机,并不在于其中蕴藏的神通,这一点知者寥寥。然则魏十七是有缘人,“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”的有缘人。当他有意无意掐动血舍利,心与意合,意与神会,触动了藏于体内的一道后手。

  并非藏于肉身内,而是藏于他最初得道时开辟的“一芥洞天”内。

  参天造化树支撑起“一芥洞天”,播撒生机,也投下广袤的阴影,如黑夜笼罩万物。黑夜并非无边无际,在阴影之外,有一片茂密的娑罗林。

  昔日如来于娑罗双树间成就无馀涅??,所谓常与无常,乐与无乐,我与无我,净与无净。娑罗果乃佛门异种,左树所结之果,人世百味,尽在其中,久食不无小补,右树所结之果,有延寿之效,天庭破碎,仙界被封,有赖此果方可出入五明仙宫。

  迦耶赐下娑罗果,日久天长,花开果落,长成一片茂密的娑罗林,枝叶婆娑,涛声起落。

  当魏十七掐动血舍利的一刻,“一芥洞天”内燃起冲天之焰,熊熊烈火,瞬息将娑罗林焚作灰烬。烈焰凭空而作,来得快,去得也快,待魏十七有所察觉,娑罗林只剩下一片灰烬。

  数息后,余烬无风自动,倒卷而起,一点金光萌动,熠熠生辉,化作一座金身大佛。金刚怒目,降服四魔,菩萨低眉,慈悲六道,但这大佛既不降魔,亦不慈悲,满月般的脸庞作欢喜之色,不多不少只一点。

  那大佛捏定手印,却非“释迦五印”中任一种,似是而非,得意往形,朝苍穹深处轻轻一点,仿佛耗尽所有神通,金身溃灭,传下一篇佛门法诀,无头无尾,径直映入魏十七脑海。

  当日种下的因,今时结成的果。魏十七并不急于参详,略加思索,便猜到几分端倪,这门法诀乃迦耶所传,应血舍利而起,也应血舍利而落,佛法无边,前观五百年,后观五百年,并非一句空言。

  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却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,迦耶纵非如来,也相差不远。他身在局中,看不清前因后果,他猜了无数次的机缘,猜错无数次的机缘,原来一直藏于体内,直到此刻才露出端倪。

  运数之离奇,不能改变,只能接受。魏十七沉下心来,将脑海中那篇佛门法诀逐句审视,顿觉字字珠玑,云里雾里,一时间哪里参悟得透。不过匆匆一览,察知大略,果然是祭炼血舍利之法,平和中正,非关佛门神通,也无须引动血气,只以意念为之,别出机纾,自成一体。

  魏十七凝神想了片刻,尚未摸着门径,忽然心血来潮,耳畔惊天动地一声响,“血域樊笼”鼓荡扭曲,若不堪重负。他眨了眨眼,举目望去,只见阳钧炉不知所踪,只剩一团雷火翻来滚去,电光霍霍,金蛇狂舞,雷音响成一片,屠真跌坐在地,茫然不知所措,雷四灵面如土色,身形虚实不定,踉踉跄跄一头钻入令符,唯恐迟上半步,魂飞魄散。

  魏十七伸手轻点,接引十恶星力,稳住“血域樊笼”,将雷火一一镇下,收拢作井口大小一团。他见屠真双手撑地有些失神,鼓着小嘴模样不无狼狈,忍不住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屠真长长舒了口气,苦恼道:“炸炉了。”

  雷火炼器,炸炉在所难免,九头蛇乃深渊之底的魔兽,所留骸骨岂是寻常,再炸个三五次亦不在话下,魏十七不以为意,凝神望向那一团雷火,看了半晌,神情有些古怪。屠真心中忐忑不安,起身凑到他身旁,低低道:“炼了数载,前一刻还好好的,后一刻就突然炸炉了……”

  心神倾注于脑海中那篇佛门法诀,稍一失神,还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,就过去了数载,他奶奶的……魏十七转着念头,伸手摸摸屠真的秀发,眸光闪动,随口道:“似乎不像炸炉……看上去也没那么糟……”

  “咦?”屠真精神为之一振。

  魏十七将手探入雷火之中,电光张牙舞爪,不能损其分毫,他左右掏摸了一回,眉梢一挑,慢慢抓出一根怪模怪样的长家伙,挺直如棍,表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,一端渐次收细,尖如蛇尾,一端纠结鼓胀,形同麦穗,隐约看出是九头蛇骨骸的模样,九个头颅盘簇向前,被雷火洗炼得如此之小,若非存了意细细揣摩,仓促间难以看出本相。

  魏十七掂了掂量分量,随手舞动一番,这“九头穗骨棒”与枪棒截然不同,前重后轻,甩得出圈不回,不是十分顺手,身陷重围,千军万马厮杀,此乃冲锋破阵的大杀器,以之与强敌对撼,却失之笨重狼?瑁?装姿鸷男矶嗥?Γ?詹患耙凰吹牧楸恪i钤ㄖ?形曰2亓??环γ餮廴耍?羧铣鍪蔷磐飞叩墓呛。?洳欢衅疲?教硇矶嗦榉常?绶潜匾??辈赜凇耙唤娑刺臁保?嵋撞宦断唷?/p>

  见不得光,需要秘密藏起的物事愈来愈多,什么时候,他才能无所忌惮,大步行走在深渊与三界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