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一节 果然不能小觑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只要小心避开那些潜藏在地下的食尸藤妖,离开赤霞谷应当不是什么难事,魏十七当即御剑飞回瀑布旁,收起藏雪剑,潜入水潭回到山腹中。

  余瑶正倚在钟乳石上,怔怔想着心事,见他从暗河中湿漉漉地站起来,伸长手臂拉了他一把。魏十七抹去脸上的水珠,道:“太一宗已经退走,外面看上去很安全。”

  “这么说我们随时都能离开了?”余瑶脸上殊无欣喜之意,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山腹,对她来说似乎并不迫切。

  “嗯,不过谷中到处都是藤妖,潜伏在地下,数量太多,不好对付。”

  “什么藤妖?”余瑶一愣,声音微有些颤抖。

  魏十七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伸手将她拥入怀中,宽慰道:“没什么要紧,不过是些嗜血的藤条罢了,还没开智的妖物,倚仗本能捕食血肉,不足为惧。”

  余瑶仿佛中了魔障,一个劲地追问藤妖的模样,魏十七暗暗叹了口气,大略描述几句,她似乎确认了什么,心神恍惚,喃喃道:“那是……那是太一宗培育的食尸藤妖,大至狮虎,小到鸟雀,都是它们绞杀的猎物,所过之处鸟兽绝迹,不留任何活物……云牙宗上下三百余口,都被藤妖拖入地下,尸骨全无……”

  魏十七紧紧抱住她,轻抚着她的秀发,胸口沾上凄凉的泪水。

  “留着也是祸害,怎样才能把食尸藤妖尽数除去?”

  “你想为我出气吗?只是,这里的食尸藤妖,可不是当年杀害我亲人的凶手……”

  “多了解些对手的弱点,万一藤妖攻到这里,也好有所准备。说说看,也许我有办法。”魏十七抬起下颌轻轻摩擦着她的头顶,余瑶依偎在他怀中,鼻子一阵阵发酸。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再也坚强不起来。是有了男人的缘故吗?他值得信赖,值得依靠吗?她的心很乱,仿佛突然间迷失了自己。

  “……食尸藤妖没什么明显的弱点,斩断藤条无济于事,只有找到藏在地底的藤妖本体,才能给予致命一击,最好是火系法术,飞剑很难奏效。”

  “剑修就拿藤妖束手无措吗?”

  “也不是没有办法,不过藤条坚韧异常,尤其是千年以上的老藤,普通的飞剑很难斩断,而且汁液能污损飞剑的灵性,防不胜防,只有三阳归元妖火剑、六翅水蛇剑之类的飞剑,才能催动妖火剧毒攻其要害。”

  “污损飞剑?”魏十七松开胳膊,从剑囊中取出铁棒,细细察看,果然沾染上藤条的汁液,有几处像霉点一样的痕迹,散发出淡淡的腥臭气味。

  “你这根铁棒没什么灵性,污损不了什么,最多是生点锈罢了!”

  魏十七见她收起伤心,稍稍开朗一些,提议道:“太一宗已经撤了雷火劫云,留下的食尸藤妖不足为虑,我们不如离开赤霞谷,去流石峰跟同门会合吧。”

  “不去!”余瑶的反应有些过激,停了停,她放缓语气,道,“我留在这里,你去流石峰,别提起我就是了。”

  魏十七沉默片刻,道:“不想去就不去,也没必要留在这里,大隐隐于市,找个城镇住下来,总比待在这儿强。”

  余瑶有些意动,整日不见天光,靠辟谷丹维生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她记起赤霞谷往南三百余里有一个镇子,租个院落住下,隐姓埋名,安安稳稳过日子……正寻思间,山腹忽然震荡起来,无数黝黑的藤条从岩石的缝隙挤进来,疯狂扑向二人。

  魏十七略一思索,便知是铁棒上沾染的汁液引来了食尸藤妖,他当即催动真元,挥动铁棒,将藤条尽数击毁,余瑶趁机御起短柄雁镰,回头催促着魏十七,后者从剑囊中放出藏雪剑,二人御剑并肩飞到空中。

  藤条的力量极大,将狭窄的缝隙硬生生撑开,蜂拥而至,循着钟乳石迅速攀爬,一直蔓延到溶洞顶部,交织成一只巨大的笼子,将猎物团团困住。

  “糟糕!”余瑶心猛地一沉,从藤条的数量来看,至少数十头食尸藤妖同时发起攻击,一旦被困于此处,耗尽真元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钻入山腹的藤条愈来愈多,碎石乱飞,石笋陨落如雨,魏十七挥动铁棒,真元层层叠加,每一棒挥出,都将藤条击为齑粉。余瑶见藤条有增无减,皱眉问道:“还能撑多久?”

  “最多三个时辰,藤妖再不退的话,只能冒险突围了。”魏十七抬头望向溶洞的顶部,那里有一条狭长曲折的缝隙,全力催动真元作博命一击,或许能侥幸冲出山腹,逃过此劫。

  余瑶心念微转,道:“……别急,你先抱住我!”

  魏十七百忙之中回头瞥了她一眼,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腰,将她轻轻提起,踏在藏雪剑上。他分心数用,终究照顾不周,飞剑吃到分量,微微往下一沉,晃动了几下,随即稳定下来。

  余瑶收回短柄雁镰,凝神屏息,催动焚心诀,真元喷涌而出,源源不断注入飞镰中,一抹赤红的火焰流转不定,如光影,如幻像,炙热的气息冲天而起。

  “幕天席地,焚心以火。”余瑶轻叱一声,屈指在飞镰上一弹,一团暗红的火焰溅出,山腹之中顿时炽热如熔炉,藤条尽数焚为灰烬,无一幸免,食尸藤妖元气大伤,纷纷缩回地下龟息。

  余瑶倾尽真元驱动法术,支撑了不过数息,火焰转眼散去,余瑶将短柄雁镰收入剑囊,低声道:“我撑不住了,你可要抱紧,别把我跌着……”她似乎极度疲倦,慢慢合上眼,身体忽然一软,仰天倒在魏十七臂弯中。

  魏十七紧了紧手臂,见她鼻息沉沉,毫无知觉,显然适才那一击耗尽了所有真元,筋疲力竭。他一手搂定余瑶,一手持铁棒,使出疯魔棍法中的“毒龙钻”,循着藤条钻入的缝隙打破山腹,御剑飞到赤霞谷上空。

  他找了个避风的山崖落下,让余瑶枕在自己腿上,脱下外衣盖在她身上,心想,钩镰宗的剑诀确有独到之处,数千年来声名不堕,与御剑宗分庭抗礼,果然不能小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