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节 天崩地裂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暴雪又下了整整三天,天才放晴,彤云散去,晴空一碧如洗,仙云峰矗立于冰天雪地中,与天都峰遥遥相对,如一双刺破苍穹的利剑,熠熠生辉。

  贺敬贤召来一众外门弟子,将长瀛观内外的积雪打扫干净,看着清清爽爽的道观,他觉得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整个人都轻松起来。

  修道之人寿元漫长,他在仙云峰住了一辈子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了感情,没想到临到老了,亲眼目睹宗门的衰败,让人唏嘘不已。

  始作俑者,就是那个曾经的仙都弟子,魏十七。

  雪停了,贺敬贤不食言,引着魏十七等三人前往后山阴火洞一观。

  阴火洞位于莲花台北的天裂谷,峡谷内草木茂盛,藤蔓阻路,无路可通,再加上连着数日风暴肆虐,冰雪填满整条峡谷,有些地方高过树梢,稍有不慎,就会引发雪崩。贺敬贤年轻时曾随其师来过一回,约略记得方位,在天裂谷中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大半个时辰,眯起眼睛望着四周的山形,有些吃不大准,踌躇道:“似乎就在这左近了……”

  大雪封山,一切都被掩埋,魏十七朝余瑶打了个手势,后者会意,将剑囊一拍,取出阳火龙象剑,以地火诀催动龙象妖火,剑锋所指,一道赤红的火焰扑向峡谷,燃起冲天烈焰,将积雪藤树一扫而空,两旁山崖露出嶙峋的岩石,一片焦黑,寸草不留。

  贺敬贤瞠目结舌,心道:“这……莫非是昆仑四诀中的红莲诀?”与奚鹄子不同,他是土生土长的仙都弟子,没有“嫡系出身”这一重光环,身为旁支长老,他一向对昆仑的飞剑剑诀极为留心,红莲业火,破尽万法,这等威名显赫的剑诀,早有耳闻,却从未有缘亲睹,余瑶系钩镰宗宗主陆葳之徒,师徒一脉相承,修炼红莲诀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他却不知,昆仑四诀,未得掌门许可,向来不得轻传。

  魏十七抬头扫了几眼,天裂谷之中雾气氤氲,山崖上的积雪窸窸窣窣落下,被余热一蒸,消失殆尽。

  龙象妖火横贯峡谷,动静如此之大,却没有引发雪崩,贺敬贤看了余瑶一眼,她这一击稳健老辣,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,就“控火”而言,已臻于化境,此女才修炼多少年?听闻秦贞的修为更在她之上,这两个女修,到底是如何调教出来的!

  贺敬贤沿着峡谷行了十余步,衣袖一拂,吹开土石,只见三块巨石叠成一个“品”字,天然形成一个半人高的洞口,右侧丈许高处凿去一块石皮,刻有“阴火洞”三个篆字,“阴”字缺了一角,“洞”字少了半边。

  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意扑面而来,阴森刺骨,吹在肌肤上,如万千条小虫蠕动。

  贺敬贤当先引路,弯腰钻入洞内,瓮声瓮气道:“路不好走,小心!”

  路的确不好走。最初的一段曲折蜿蜒,高不过数尺,四下里凸起的岩石利如刀剑,狭窄处只能蛇行而过,魏十七倒无所谓,只是苦了秦、余二人,装不得素雅娴静,只能望着前一人的臀/腿,鱼贯而前。

  走了十余丈,阴火洞渐渐宽敞起来,寒意从洞深处不断涌来,贴着地面翻滚流动,洞顶滴水如雨,落地结成冰珠,窸窸窣窣滚动,蔚为奇观。贺敬贤燃起一张夜明符,四下里照了一遍,眼前有两条岔路,左首石壁上刻着“跳出三界外”,右首石壁上刻着“不在五行中”。

  成了鬼修,的确是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,不过舍弃人身,又与妖物何异?

  贺敬贤老马识途,折向右行,转过数个岔道口,路不断向下延伸,深入山腹,坡度愈来愈陡峭,不时遇到深不可测的沟壑,贺敬贤每每驻足四顾,辨认道路,或一跃而过,或一跃而下,在沟壑中穿行,兜转了小半个时辰,才将魏十七等引至一个空旷的洞穴中。

  夜明符高悬于洞顶,阴气浓郁,泉眼汩汩涌动,一池尽碧,黏稠如浆,四壁俱被利器削平,刻着一篇鬼修功法,字如拳大,佶屈聱牙,文字甚是难懂。

  魏**略看了一遍,功法甚是寻常,且残缺不全,他对鬼修之道没什么兴趣,反倒是秦贞,从头到尾细读了一遍,默默记在心里。

  贺敬贤抚摸着古朴苍劲的字迹,道:“这便是阴火泉了。石壁上的功法乃是仙都开山祖师亲手所刻,与阴火泉相得益彰,互为表里,不过鬼修毕竟是旁门左道,与我昆仑正法不可比,若非心性坚忍的外门弟子,无路可投,断不会走这条路的。”

  “可有人据此修成鬼道?”

  “难,难,千难万难!故老相传,千年以降只有一人走出阴火洞,姓殷,道号余生,后来去了流石峰,尊为昆仑长老。”

  昆仑传承数万年,长老数以千百计,年长日久,姓名亦无人记得周全,魏十七没听说过殷余生的名号,流石峰毕竟是剑修的天下,一介鬼修,做到长老已是极致,想来他泯灭于众人,没留下什么影响。

  魏十七绕着阴火泉走了一圈,伸手沾一点黏稠的碧水,在指间揉了揉,随手抹在石壁上。手指才刚离开,天崩地裂,地动山摇,阴火泉水急速下降,随之“哗啦”一声巨响,洞穴中开,如被利剑劈过,裂开一道深邃的缝隙,碎石泥土劈头盖脸砸落,隆隆之声在地底回荡,久久未绝。

  贺敬贤吓了一跳,真要被埋在数百丈深的地底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魏十七到底做了什么,竟引发如此天灾!

  秦、余二女抢到魏十七身旁,与他并肩而立,静候片刻,声响渐轻,四下里安定下来,贺敬贤松了口气,抬头望去,却见魏十七皱着眉头,低头忖度着什么。

  阴火泉业已干涸,空留下一个黑黝黝的地穴,通往传说中的黄泉地府,刻在石壁的功法被裂缝贯穿,毁去不少字迹,祖师爷留下的遗物,所剩不足六成。不过人没事就好,此地不宜久留,贺敬贤正待开口,却见魏十七探出一根手指,伸入裂缝中,闭上眼睛体察着什么,脸色似有些凝重。

  他心头“突”地一跳,泛起不详的预感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