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一节 穆鸟儿仲曲蟮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从黑暗中走出的那人,同样是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,脸上血肉模糊,眼窝中燃着两团碧火,熟人了,他的外貌轮廓没有太大改变,佝偻着背,不时咳嗽两声,在魏十七看来,他的咳嗽只是一种习惯,而非需要。

  毫不令人意外,太一宗风雷殿的供奉盛精卫步上尹陌北的后尘,沦为黑龙的傀儡,换取一具不灭之躯。

  他活了下来,又与死去无异。

  注视着那团不停蠕动、迟迟未能塑形的血肉,盛精卫感慨良多,不是他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,短短数十年,魏十七便如流星般崛起,拥有了压制黑龙妖气的力量,相比之下,为了延命,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弄成这副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模样只是旁枝末节,更让人沮丧的是,他失去了原有的一切,再也祭不起一百零八根困龙柱,再也驱不动二十四窍菩提鞭,从此沦为黑龙的傀儡,任其驱使,不得稍离。

  不需要再试探了,尹陌北已经证明了对方的立场和实力,他很快就摆正了心态,低三下四坦言道:“妖凤造访黑龙潭,唤醒了黑龙大人,密谈一夜后离去,大人沉睡万年,腹中饥馁,恰逢灾民齐聚洛阳,血食不计其数,便在此休养生息,我等受大人驱使,采集凡人精元,这城内的十万灾民,大抵能补足大人万年的消耗与亏空。”

  魏十七点点头,盛精卫久居潘乘年楚天佑之下,比尹陌北识趣多了。他随口多问了几句,发觉盛精卫对黑龙的打算一无所知,地位比奴仆更低下,甚至还比不上傅谛方身边的引路党。一味孤傲,不会用人,不懂得扶持土著,看看黑龙和妖凤的行事就知道了,这是天妖一族的通病,难怪在这个世界混得这么惨……

  “黑龙关敖现在何处?”

  “在城北云门山的石窟中。”

  “那就带路吧。”

  盛精卫扫了尹陌北一眼,嗤之以鼻,堂堂昆仑祖师,洞天真人,如今只剩下一团蠕动的血肉,他不知道魏十七是如何做到的,事实证明,放低姿态才能保全自身,做人不可太嚣张。他毫不犹豫,侧转身伸手示意,道:“随我来……”举步往巷子深处行去。

  二人一前一后,穿过鳞次栉比的洛阳城,一直往北,微光之下,一座大山的轮廓巍然凸显,渐渐接近。

  云门山是一座石山,并不高,亦不险峻,大河绕山而过,洛阳城依山而筑,山、河、城相依相辅,浑然一体。云门山上建有大小近百座寺庙,往日里香烟袅袅,暮鼓晨钟,礼佛的信徒不计其数,施舍的钱财如云如雨,自从天灾降临后,日月隐退,天地无光,吃食极度匮乏,佛祖不能保佑什么,寺庙之中除了少数僧侣固守外,大多散入洛阳城中化缘,为一口果腹物奔走不休。

  当年佛陀初兴之时,云门山的僧人为弘扬佛法,四处募得钱财,聘请手艺高超的匠人,在后山开凿石窟,雕造佛像,绵延数十年,时至今日,建成了一十八大窟,三十六小窟,上万座石佛的胜景,其中著名的石窟有老龙洞,菩提洞,九阳洞,万佛洞,莲花洞。

  黑龙关敖正寄身于最大的石窟老龙洞中。

  云门山笼罩在黑暗中,山路崎岖难行,庙宇的香烛光芒暗淡,盛精卫当先引路,如幽灵般飘荡,足不点地,穿行在山崖间,径直来到后山的老龙洞。

  站在洞口,魏十七嗅到了黑龙的气息,近在咫尺,充斥着狂暴、侵蚀、凶戾、混乱,司徒凰说“姓关的脾气不好,没什么脑子”,现在想来,她似乎在暗示“那条长虫”喜怒无常,不能以常理视之。

  “谁在外面?滚进来!”老龙洞内响起一声暴喝,回声嗡嗡不绝,盛精卫脸色大变,双膝一软,竟瘫倒在地。

  “真是个暴躁的家伙……”魏十七摇摇头,意识到跟关敖心平气和地交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有些人喜怒无常,天生就难以沟通,他必须做最坏的准备。

  盛精卫抖抖索索蜷缩在地,双手抱头,似乎承受着痛苦的折磨,一代人精落得如此下场,比起潘乘年和楚天佑,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?

  正主就在眼前,虾兵蟹将可以无视了,魏十七举步上前,踏入了老龙洞。

  洞内空旷幽暗,石佛的轮廓高大宏伟,黑暗之中,一双橙黄的眼珠如灯,如豆,死死瞪着自己,妖气肆虐,充塞了每一寸空间。

  黑龙关敖并没有躲在石窟最深处,相反,他大大咧咧,距离洞口不过数丈,不像那些恪尽职守的关底老妖怪,自恋而矜持。

  魏十七抛出一张青灯符,冉冉升在空中,照亮了整个洞窟。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九座大佛,正中主佛为卢舍那,释迦牟尼的报身佛,脸颊丰满圆润,双眉弯如新月,秀目下视,圆融和谐,安详自在,两旁伫立着迦叶、阿难、菩萨、天王、力士,神情各异,栩栩如生。

  在卢舍那的左臂上,蹲着一个黑壮汉子,双腿叉分露出裤裆,面目粗犷,满头乱发,双手微微颤抖,似乎控制不住冲动的情绪。

  “你就是魏十七?”他开口问道,声音急促而低沉,尾音却带上一丝尖细。

  “不错……”

  “穆鸟儿说你是仲曲蟮转世,连血脉都没彻底觉醒,转个什么世?狗屎!扯淡!吊!”关敖激动地挥舞着胳膊,骂骂咧咧,满口喷粪,像极了粗鄙的庄稼汉。

  穆鸟儿,仲曲蟮魏十七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穆鸟儿是妖凤穆胧,仲曲蟮是巴蛇仲偈,那么司徒凰是怎样反唇相讥的?关长虫?很有可能!

  “他***,你敢伙同穆鸟儿骗老子,该死!”关敖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黝黑的脸庞涨得通红,猛地站起身,挥掌拍出一团黑水。

  黑水漂浮在空中,缓慢地变幻着形状,将一切光亮尽数湮灭,高悬于老龙洞中的青灯符闪了几闪,骤然熄灭,浓稠的黑暗吞没了一切。

  是不是巴蛇转世很重要吗?司徒凰到底是怎么跟他说的?不过有一点,魏十七是明白过来了,黑龙关敖脑子有问题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