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四节 上苍馈赠的礼物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接天岭太乙谷,金三省从入定中醒来。 按时节推算,本该是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,但天空被浓密的烟尘笼罩,四季只剩隆冬,寒风肆虐,不见天日。这样的日子,还要持续多久?

  他轻轻抚摸着膝头的飞剑,若有所思。

  二尺七寸长的一柄飞剑,藏于鞘中,不露锋芒。这柄剑是阮师亲手交给他的,叮嘱他用心祭炼,切莫辜负祖师的遗物。所谓剑种易得,飞剑难求,剑修择剑,飞剑亦择主,愈是强大的飞剑,对主人的选择就愈挑剔。幸运的是,阮师郑重其事传下的这柄飞剑与他两相契合,甚至可以说浑然天成,祭炼之时从心所欲,无不如意。

  但他心中总有些隐约的缺憾,似乎少了什么。

  阮师全力栽培他,东溟城的灵丹妙药流水般送到他手中,金三省被药力逼着一路狂奔,突飞猛进,顺利突破了剑气关,不等修为稍加巩固,便向着剑丝关推进。金三省隐隐觉得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,很多事阮师没有明说,但他感觉得到。

  地裂横贯昆仑山,南斗六星从天而降,人间疮痍,民不聊生,他的预感得到了确认。

  金三省将飞剑收入剑囊,起身离开太乙谷,沿着山路走出接天岭,径直来到赤星城中。

  师承昆仑,长老之徒,怎么说都是神仙一流的人物,可金三省并不喜欢东溟城。也许是从底层一步步走到今天的缘故,他对凡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,跟高高在上的“同类”打交道,反倒是一种负担。虽然在柜坊的那些日子,他长袖善舞,左右逢源,能够把自己的情绪掩饰得很好,但他内心深处,更愿意在赤星城的大街小巷闲逛,尝世俗的食物,跟凡人聊天。

  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,担忧,恐慌,焦躁,疯狂,负面的情绪弥漫在城池的每一个角落,撕去温情脉脉的伪善面具,人心的脆弱和自私暴露无遗,让他为之惋惜。

  生亦何欢,死亦何惧,生命是上苍馈赠的礼物,得到固然欣喜,失去也无须留恋,能够到这个世间走一趟是一种幸运,而亲眼目睹末日的降临,更是幸运中的幸运。

  黑暗的天空下,街道冷清,烛火亮起点点微光,城池投下浓厚的阴影。金三省走了一阵,觉得寒碜得慌,一歪腿,拐进常去的那家兴福酒楼。掌柜的姓杨,见到熟客,脸上堆满了笑,欢天喜地将他迎入内,好酒好菜亲自伺候着,拐弯抹角打听这场祸事什么时候过去。

  山中修行甚是清苦,金三省每隔数月便到赤星城中逛一圈,散散心,到兴福酒楼喝几杯淡酒,吃两口人间的烟火食,权当是缅怀过去,不忘出身。一来二去,他跟掌柜的熟稔起来,杨掌柜知道他是东溟城的修士,特意为他留了雅座,加倍小心伺候着,得了不少钱财,也因此跟金三省结下了一份善缘。

  金三省瞅了他半晌,提点道:“你这家酒楼,还有金银细软,能出手就出手,越快越好,都换成耐饥易携带的干粮吧……”

  笑容凝固在杨掌柜的脸上,仙师这是在暗示他,天灾将绵延不绝,直到世界尽头,家当资产会在不久的将来变得一钱不值,有口吃食,活下去,保全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要做到这种地步吗……”他的声音在颤抖,心在滴血,失落和沮丧溢于言表。

  金三省喝完杯中酒,留下一锭金子,飘然而去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兴福酒楼,杨掌柜,言尽于此,情分也尽于此。

  他独自一人走在赤星城的街头,不无眷恋和惋惜,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他在跟这座城池告别,也在跟自己的一段过去告别,他有强烈的预感,这一走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金三省花了一天一夜,踏遍赤星城的每一个角落,回想他刚来到这里时,二丫丢给他一串铜钱,他高高兴兴拣起来,买了四个实心大馒头,吃得饱饱的,喝了半桶甘甜的井水,在某个避风的屋檐,蜷缩着度过自己的第一天。

  那一幕,像做梦一样。

  第二天清晨,他披着满身风霜,回到了接天岭太乙谷,闭关修炼青冥诀。

  在金三省闭关期间,魏十七回到了东溟城。

  归来的途中,他权衡利弊,思忖再三,对未来有了一个初步的设想,至于能不能挽狂澜于既倒,他没有把握,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。

  事有轻重缓急,魏十七先到太乙谷见了阮静一面,询问金三省的近况。秦贞把他的口讯带回太乙谷,阮静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用心,将炼妖剑交给金三省,不惜一切代价练成剑灵,这显然是打算重起镇妖塔,她当即不遗余力地督促金三省修炼青冥诀,勇猛精进,哪怕根基打得不够扎实,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连破关。

  让人诧异,又在情理之中的是,金三省修为突飞猛进,每一步却走得稳稳当当,丝毫没有错失什么。

  当年运筹帷幄的旗手,如今沦为任人摆布的棋子,有朝一日,金三省记起前尘往事,又会作何感想?

  魏十七低头沉思片刻,告诉阮静时日所剩无多,能否挽救这方天地,维系于金三省一身,镇妖塔重现世间,山河元气锁抽取妖元反哺天地,是他们唯一的希望。若事不谐,他们只能抛下整个世界,独自逃生。

  这是魏十七第一次向她坦言自己的打算,猜到他的心思和听他亲口说出完全是两码事,局势真的已经崩坏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吗?阮静心中一片茫然。她忽然想起了生母,首穷天狐,天妖阮青,当年她为了解救矢志不渝追随她的族人,舍身投入镇妖塔,以妖元回馈天地,从此再也没有出来。这一切,值得吗?

  魏十七摸摸她的头,安慰道:“不管怎样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,不是吗?”

  阮静抓住他的手,在自己脸庞贴了一下,推了他一把,让他去忙自己的事,来日方长,她不需要抚慰。魏十七“呵呵”一笑,抛下所有心思,衣袖飘飘,蹈空踏入东溟城,与秦贞和褚戈先后谈过,心中暗暗拿定了主意。

  陌北真人瀑流剑,洞天至宝藏鬼城,东溟城足以留下这个世界的种子,将希望留到最后一刻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