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七节 搅入这潭子浑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日出东方,风雪忽静,魏十七踏着乱琼碎玉出了无涯观,早望见褚戈站在雪地里,发际肩头落了一层薄雪,显然已等候多时。他心中有事,略微寒暄几句,从怀中取出书信交给褚戈。世易时移,如他所料不差,这两通书信送不到陆葳和邓元通手中,即便送到,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,飞羽宗宗主张重华,钩镰宗宗主陆葳,仙都派代掌门邓元通,此三人将齐聚接天岭,飞羽宗是否回归五行宗,仙都派能否置身事外,由他们一言而决,已经没他什么事了。

  褚戈带来朴天卫的口信,飞羽宗宗主张重华与长老张重阳本是孪生兄弟,二人意见不一,张重阳力主回归五行宗,张重华力主维持现状。

  魏十七听了只得苦笑,心中剩下一个念头——这世道,真够乱的,什么事都凑到一起去了!他甚至怀疑,是邢越邢长老故意从中作梗,把水搅浑。看来意见不一的不仅是飞羽宗,御剑宗也不太平,否则的话,昆仑掌门传承这么大的事,紫阳道人为什么要瞒着邢越呢?

  他一个小人物,被多方看中,搅入这潭子浑水里,身不由己,不知道能不能平安脱身。魏十七俯身抓起一团雪塞进嘴里,咀嚼了几下咽下肚去,精神为之一振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他快步回到无涯观中,找到余瑶,跟她说了下山的事,余瑶郁郁寡欢,妖王叛乱,凶险万分,这一去,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她心中不快,又不能表露在脸上。

  魏十七备好行囊,铁棒和剑丸收入剑囊,其余零碎物事尽数收入烂银指环中。那指环据说是古修士的遗物,来头不小,他如今是昆仑御剑宗的弟子,掌门的师侄,自可大大方方戴在手上,无须再避人。他看了余瑶一眼,把烂银指环套在了右手无名指上,跟左手中指上的万年化龙木指环相映成趣。

  储物袋挂在腰间甚是累赘,胜在空间大,能携带大件的物事,流石峰上的剑修惯常佩戴储物指环或储物镯,他手上的两枚指环并不显得突兀。

  日上三竿,魏十七张开手臂抱了余瑶一下,笑道:“我走了,等我回来。”

  余瑶眼中如波如云,她伸出手臂,为他整理一下衣领,停了停,又整理一下衣领,展颜一笑,道:“好了。”

  “多则一年,少则半载,自己照顾好自己,有解决不了的事,可以找清明。”

  余瑶知道他所说“解决不了的事”指什么,有些话不必说透,这一点小小的默契,让她觉得欣喜又不舍。

  魏十七出了静室,头也不回,过栈道,下山路,一路逶迤往岁寒谷而去,余瑶靠在窗口,望着雪地中一点身影,轻声对自己说:“我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管,把一切都交给你……”雪光映在她眼眸深处,如梦如幻,这一刻,她仿佛又回到了魂牵梦萦的七榛山,嗅到了淡淡的暗香。

  采灵药,捕灵兽,搜毒虫,流石峰最出名的去处莫过于三洞四谷,岁寒谷便是四谷之一,位于流石峰最北端,由飞羽宗镇守看护。魏十七来到岁寒谷前时,日头已过午,飞羽宗的弟子聚集在谷口,相送宗主长老下山。

  魏十七急忙上前行礼,见过张氏兄弟和诸位飞羽宗的同门。

  宗主张重华五十来岁模样,微胖,脸色黝黑,眼角眉梢颇见皱纹,他面无表情打量着魏十七,看得他心里发毛,猜想是不是有人在他跟前多嘴,把那两通书信的事给捅出来了。

  站在他身旁的便是昆仑长老张重阳,他眉目跟张重华极为相似,双颊凹陷,身形瘦削,善意地朝魏十七点点头。

  魏十七放眼望去,一干飞羽宗的弟子俱是陌生面孔,唯有一名女子颇为眼熟,她裹着厚实的裘衣,怯生生站在一旁,形单影只,螓首埋在皮毛中,脸色苍白如纸,低垂着眼帘,与众人格格不入。

  “人到齐了,那就走吧。”张重华的声音又尖又细,像针一样刺入耳鼓,极不舒服。

  张重阳从腰间取出一只古旧的储物袋,催动法诀轻轻一倒,放出一辆牵云车来,此车由赤梨木打造,浑然一体,不见接榫,四轮铭刻着一道道符箓,回环勾连,不时亮起一道道光华,明灭不定。

  仙都亦有牵云车,但是跟这一辆相比,犹如驽马之与八骏,茅棚之与精舍,相形见拙。

  张重华当先登上牵云车,那裘衣女子看了张重阳一眼,紧随其后。之后是两名飞羽宗的弟子,一男一女,男的浓眉大眼,一脸英气,女的体态轻盈,鼻翼有几点麻子,俏丽可爱,二人一名江行山,一名郑鱼,俱是张重华悉心栽培的徒儿。

  张重阳唤来一名徒儿,姓俞,名右桓,命其在前驾车,他朝魏十七招招手,二人亦登上牵云车。

  众人齐声恭送宗主长老,俞右桓催动真元,符箓迸射出夺目的光华,牵云车四轮缓缓转动,腾空飞起,往接天岭而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