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节 一语道破天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那三瘤老者成精已久,不是蠢人,闻弦歌而知雅意,脸上立刻堆满了笑,道:“合则两利,合则两利……老朽余三瘤,在这渊海中讨生活,不知小哥怎么称呼?”

  魏十七不假思索,随口捏造了一个假名,自称“韩十八”,耐着性子与他不疼不痒寒暄了几句,转入正题,道:“老余啊……”

  余三瘤愣了一下,哭笑不得,老余,老鱼,一语道破天机,他的确是一条老而不死的狼齿鱼。

  “……我见你与山林中的悫人为难,可是有仇?”

  余三瘤立刻换了副嘴脸,咬牙切齿道:“怎地没仇!那些蠢笨的货色,猪狗不如,吃了我多少儿孙,此仇不同戴天!只恨我离不开海,否则的话,必要杀到此辈的巢穴报仇雪恨!”

  魏十七微微哂笑,知道他是“死鸭子嘴硬”,劫雷虽然犀利,却被悫人眼中射出的黄光所克制,“报仇雪恨”云云,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真让他去,是打死了也不会从的。

  余三瘤还算有自知之明,脸色尴尬,一时说顺了嘴,没想过这些日子与悫人争斗的情形,尽数落在对方眼里,只得厚着脸皮“呵呵”笑几声,讪讪道:“让韩小哥笑话了,这些悫人虽然狼犺蠢笨,身躯却着实瓷实,唯有以雷法击中天灵盖,才能奏功。”

  魏十七道:“不瞒老余说,我欲屠尽悫人,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?”

  余三瘤怔了怔,随即眯起眼睛,似乎在揣测他的用意,良久方笑道:“小哥与悫人有仇?”

  “无仇。”

  “既然无仇,为何要屠尽彼辈?”

  魏十七反问道:“老余与悫人有仇,是因为他们杀戮你的儿孙为食,敢问悫人与你儿孙可有仇?”

  余三瘤哑然失笑,道:“说穿了,我那些儿孙还不及悫人聪明,嗅到腐肉就不顾一切扑上去,死了也活该!悫人盯着吾族下钩,是因为它们长得够大,滋味还不错,哪来什么仇不仇的!”

  “是啊,口中食而已,谈不上有仇。”

  余三瘤点着头笑了几声,忽然觉得不大对劲,细品话中意味,心中一凛,问道:“这么说小哥……小哥也是……”

  魏十七颔首道:“没仇,只是我吃悫人。”

  余三瘤倒抽一口冷气,结结巴巴道:“你……小哥你……吃悫人?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悫人不也吃狼齿鱼吗?”

  余三瘤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,摆着手道:“慢来慢来,悫人吃鱼,吃的都是没有开智成精的蠢物,他们从不吃海妖!”

  “海妖不吃海妖?”

  “倒也没有这条规矩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魏十七咧嘴一笑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幽幽道:“大瀛洲没有这样的规矩,我们什么都吃,开智的,没开智的,会说话的,不会说话的,合胃口,对身体有益的,都吃。”

  他的牙齿齐齐平平,没有尖利的犬牙,余三瘤却不寒而栗,你吃我,我吃你,吃来吃去,陆地真的那么可怕吗?他身不由己退后数尺,紧握着拐杖强笑道:“小哥不要唬我,这悫人才多少,满打满算,上得岸来的不过数百,那经得起吃!”

  魏十七道:“我孤身一人四处游荡,最近才到海边,尝了一个悫人的滋味,觉得不错,倒不是靠吃悫人为生。老余无须试探,合则两利,难不成还怕我吃了你?”

  余三瘤打了个寒颤,听他轻描淡写说了几句,心中倒有些膈应,不过转念一想,他终究是陆上的妖族,狠天狠地,总不见得杀下海来吧,只要躲在海中,难道还怕了他不成!念头一旦通达,胆气渐壮,他满口应允道:“屠了那些悫人,我求之不得,不知小哥可有什么打算?”

  魏十七虽是临时起意,却并非毫无思量,既然余三瘤松了口,一切都好说,他细细询问那悫人首领的神通,余三瘤也不讳言,彼此交手多年,悫人的底细,他一清二楚。

  正如兰真人推测的那样,悫人力大身坚,不通修行,一千个里也出不了一个开窍的,那首领也是机缘凑巧,被海底/火山埋入灰烬中,体内灵气五行分化,锐金、乙木、癸水、离火四气消散,唯独留下艮土之气,炼入妖丹,因祸得福,糊里糊涂学会了一门神通,能将艮土之气运入独目,射出一道黄光,但凡被黄光照定,如深陷流沙,行动为艰,根本无从逃脱。

  魏十七细思悫人首领与余三瘤交手的始末,五行土克水,余三瘤乃是狼齿鱼成精,受制于艮土之气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余三瘤偷眼瞧他的脸色,小心翼翼问道:“那个……小哥,你打算怎么干?”

  魏十七道:“悫人只有首领才能施展神通,待下一回他们来海边捕食狼齿鱼,你引那首领射出黄光,我趁机一刀砍下他的脑袋,不就成了?”

  余三瘤本以为他有什么环环相扣的计谋,没想到是这么暴力的伏击,他只得苦笑道:“话是没错,不过悫人的脑袋可不那么好砍这么说吧,就算他们站着不动让你砍,砍上十刀八刀,百刀千刀万刀,不耗尽灵气,死不了。”

  魏十七同意他的看法,“是不好砍,不过刀砍到脖颈上,想必他只能收回黄光……”

  余三瘤慢慢品出了一些味道,接口道:“到时候一道劫雷劈下,驱散护身灵气,小哥趁机再一刀”

  “如何?”

  “这倒是可行。悫人折了首领,剩下的蠢货不足为惧。”余三瘤的视线落在他脚下的那柄大刀上,心底腾起阵阵寒意,鬼使神差问了句,“这把刀可是屠过龙?”

  魏十七不置可否,笑道:“屠龙哪有这么简单,老余说笑了。”

  来自血脉深处的恐惧不会骗人,余三瘤看了又看,终究放心不下。魏十七提起刀搁在肩头,道:“放心,你那些鱼子鱼孙,不对我的胃口。”

  余三瘤勉强咧嘴一笑,盘算着得失,觉得自己只要不离海,似乎也没什么大碍。只是那自称“韩十八”的陆上妖人为何盯着悫人不放?悫人他也不是没吃过,皮糙肉厚,嚼都嚼不烂,并不觉得有多美味。

  真是个怪物!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