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八节 保他二十年平安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月牙潭边,齐云鹤开始传授剑修入门的第一步,引天地元气、日月精华入体,开辟“后天窍”。

  天地元气分五行,锐金,乙木,癸水,离火,艮土,日月精华有二,一曰大日阳火,一曰月华之精,其中大日阳火利木火土,月华之精利金水土。人身根骨各不相同,亲火者,宜汲取离火之气,亲木者,宜汲取乙木之气,五行相合,事半功倍。

  对剑修来说,以锐金或离火之气驱动飞剑,腾挪杀伐远在木、水、土之上,只是金火亏损肉身,修炼倍加艰难,稍有不慎,窍穴经络受损,反而会伤及根本。

  齐云鹤传了他们一篇千把字的要诀,出自昆仑入门功法《太一筑基经》,淳正平和,易于上手,他花了半个时辰讲解要诀,耳提面命一番,叫他们觅地自行修炼。

  他把魏十七和秦贞单独叫到一旁,多嘱咐了几句。

  秦贞五行亲火,最好在天都峰顶的苦汲泉旁修炼,苦汲泉下通地火,于她大有好处,只是往返苦汲泉路途遥远,野兽出没,秦贞毕竟年幼,齐云鹤让魏十七陪她同去,看顾一二。

  魏十七没有推辞。

  日已过午,山麓间行来一行马队,驼铃叮当,蹄声的的,稳稳当当停在了石室前。

  一人牵着头马,向齐云鹤躬身行礼,脚夫卸下驼袋,把柴米油盐菜蔬豆酱运进柴房,一一摞放齐整,驼袋仍搭在马背上,默默地离开。

  齐云鹤感喟地说道:“他们都是外门弟子,若不想像他们一样,就多花点心思在修炼上。”

  岳之澜忍不住问:“既然修仙无望,为什么不离开。”

  “因为这里是仙都,哪怕留在外门服劳役,也比下山当一个普通人强。”

  “莫非另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告诉你们也不妨——仙都弟子在外门服满二十年劳役,若愿意,就下山当一名富家子,娶妻生子,开枝散叶,仙都保他二十年平安。”

  “二十年换二十年,很公道。”岳之澜有些心动,随即把这念头深埋在心底。他有自知之明,之所以能留在仙都,是因为那块玄铁,齐云鹤早就跟他明说,后天浊物断绝修炼之途,最多只能投入外门。

  齐云鹤嘿嘿笑道:“能在外门坚守二十年的,也不多。”

  魏十七插了一句,“若是不愿意呢?”

  “若不愿意,服满五十年劳役,另有一场机缘。”

  齐云鹤含糊其辞,不再细说下去,魏十七猜测,那机缘不是好挣的,挣到了也可能无福消受。

  宋氏兄弟初得要诀,心痒难忍,就在月牙潭边找块石头,盘膝坐下,像模像样地凝神存念。

  齐云鹤随口指点了几句——无需如此正襟危坐,坐立行走,随意就好,先感知天地元气的存在,体察元气生灭流转的秉性,然后再尝试引入体内。

  秦贞将师父说的每一字都记在心里,她看看师兄,微有些踌躇,魏十七明白她的心意,摇首道:“今天太晚了,明日一早去苦汲泉,记得早点休息,那一路很是辛苦。”

  “是。”秦贞低声应了一句。

  齐云鹤望着几个徒弟,一口气忽然松懈下来,觉得心灰意冷,他长长叹了口气,衣袖一挥,自顾自朝山下行去。他去的方向,正是仙云峰后山,仙都外门所在之处。

  四下里又恢复了安宁,岳之澜到柴房检点马队送来的用物,米面菜蔬备得十分充足,够数月之用,唯一缺少的就是肉食。他跟魏十七商量,过些日子,等天气再凉快一些,多打一些野猪獐子之类的大猎物,制成咸肉熏肉储存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魏十七不置可否。

  第二日一早,天蒙蒙亮,魏十七叫醒秦贞,二人出了石室,在清冷的晨雾中登上天都峰。

  秦贞连服两粒阴虚丹洗炼身体,身手远较寻常女子敏捷,但她终是腿短体弱,翻山越岭颇为吃力。魏十七在她身后跟了一阵,开口道:“照你这么走的话,日中时分都爬不到山顶。”

  秦贞咬着嘴唇,心中万分苦恼,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“若不介意,我助你一把。”

  助一把?是背?是驮?是夹?是提?男女授受不亲,七岁不同席,笑不露齿行不动裙……无数纷乱的念头此起彼伏,秦贞抬头看看高不可攀的天都峰,想到那一缕缥缈的仙缘,鼓足勇气道:“但凭师兄安排。”

  魏十七抢上半步,伸手在她腰间一托,让她坐在自己肩头,道一声:“坐稳了!”双腿发力,如奔马般冲上山去。

  秦贞吓了一跳,只觉树影从眼角飞逝,山崖如同倒转过来,朝自己当头压下,她脸色惨白,紧紧抓住他的衣服,屏息好一阵才回过神来。

  魏十七速度虽快,肩头却始终平稳如水,秦贞渐渐放下心来,下意识举手拍拍胸口,小脸微红,有些害羞。

  旭日初升,云霞漫天,不到一个时辰,魏十七就攀上仙都峰,轻轻巧巧放下秦贞。

  秦贞谢过师兄,举目望去,只见嶙峋白石间,一眼温泉汩汩泛出,雾气扑面而来,让人精神为之一振。

  魏十七蹲在泉眼边,双手捧起泉水喝了几口,清冽甘甜,远胜山下的月牙潭水。他顺便洗了把脸,在附近采几枚拳头大的野果,洗净了递给师妹,道:“先吃几个果子充饥,你且在这里修炼,我去四下里走走,看有没有什么野味。”

  秦贞知道这位师兄只吃肉食,斯斯文文道:“多谢师兄,有劳了。”

  魏十七转身走入密林,估摸着离苦汲泉很远,听不到泉涌的声响,这才把拇指食指含在嘴里,打了两声唿哨。

  片刻工夫,一头硕大的青狼从草木间窜出来,背上那道金毛又延长了少许,熠熠生辉,它低声咆哮着,兴奋地在魏十七腿边绕来绕去。魏十七摸摸它的脑袋,唤道:“青,你找到这里了!”说着,自己也笑了起来。

  自他渡过西泯江,踏入茫茫昆仑山脉,青狼就循气味远远跟着他,落后两天的路途,不紧不慢,一直来到天都峰中。跟老伙计分开这么久,魏十七着实有些想念,他跟青狼玩闹了一阵,指指苦汲泉,打着手势嘱咐它看护一二,莫要让野兽伤到小师妹。青狼在他腿上蹭了蹭,打了个哈欠,朝魏十七所指的方向奔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