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二节 有此刀无此刀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荡寇金戈来历不凡,乃是上古天妖打造的神兵利器,击敌无有不中,魏十七不曾提防,虽未受伤,终究是吃了点小亏。 夏商周有心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破玄虚,连续两次突刺过后,他顺势圈转金戈,平平撩过,“呜”一声尖啸破空,如同长镰刀刈草,狠狠切向对手腰侧。但这一次魏十七没有闪避,他手扶刀背,竖刀迎上,真阴器相击,如钟磬齐鸣,双双震颤不已,阴气骤然失控,弥散四野。

  这种硬碰硬的撞击毫无技巧可言,饶是夏商周修炼多年,也敌不过神兵真身的力量,双臂巨震,门户大开,金戈被荡在一旁,他顿时大惊失色,暗叫不好。时机稍纵即逝,魏十七如猛虎下山,揉身扑上,抢入他身前三尺之地,夏商周无可奈何,只得以戈柄勉强招架。刀短戈长,刀快戈慢,一旦被贴近身,哪里顾得过来,须臾之间,夏商周连中三刀,幸好有盔甲挡下,他纹丝不动,安如泰山。

  屠龙真阴刀砍在甲上,一道道符文亮起,如风过水面,只漾起层层涟漪,夏商周缓过劲来,心中一片冰凉,暗暗叫苦,只得暴喝一声,将荡寇金戈舞得密不透风,不容对方再近身。

  夏商周前世出身行伍,死后魂魄堕入鬼窟,机缘巧合,得主人指点,自身用功亦可谓勤勉,不知熬了多少年月,才从下层鬼兵一步步晋升为大将,有了今日的成就。他于用兵颇有心得,驻守鬼窟多年,指挥鬼兵鬼卒驱逐扫除入侵的修士,无往不利,如韩十八这般以一敌百,敌千,敌万,无法用数量碾杀的异类,却是从未遇见过。那把刀实在太过古怪,中者立毙,魂魄无存,简直是鬼物的克星,真阴器见得多了,何曾有如此威力!

  暗中窥探多时,还不放心,他故意命麾下四将出战,冷眼旁观对方虚实,自以为得计,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与速度,虽然凭身上盔甲挡过三刀,但夏商周心中明白,中刀之处符文溃灭,外表虽然看不出端倪,内里早已酥软崩坏。

  魏十七持刀而立,见他将金戈舞得急如风雨,暗暗哂笑,这不是自曝其短嘛!他根本不去理睬夏商周,身影一晃,闯入护旗的亲兵之中,手起刀落,尽数斩杀了。那独角阴马颇有灵性,掉头就跑,魏十七也不去追赶,随手拔起旗杆,在手中掂了掂分量,使出“乾坤一掷”,朝夏商周激射而去。

  黑旗拖在旗杆后,猎猎飞舞,如火如焰,夏商周金戈一挥,将旗杆格到九霄云外,手上稍一停顿,魏十七再度欺近身,这一次他看穿了对方外强中干,一气三十三刀斩出,见对方摇摇欲坠,已是强弩之末,强行催动魂魄之力,又斩出三十三刀。

  黑沉的刀光纵横交织,绵绵不绝,夏商周熬到灯枯油尽,那里招架得住,眼中碧焰迅速暗淡下去,身躯如风中枯叶,悠悠飘起,又重重坠落。

  盔甲承受了凌厉的攻击,符文溃散,无数磷火亮起,终于四分五裂,化作飞灰。不等夏商周落地,魏十七收起屠龙真阴刀,冲上前一拳轰出,正中金戈,夏商周再也撑不住,双臂寸断,金戈狠狠砸在胸口,没有盔甲护身,这一击结结实实,将胸膛震碎,魏十七趁势化拳为掌,一探一抓,将精魂揪出。

  黑烟在指间缠绕变幻,夏商周喉咙“咯咯”作响,身躯黯然泯灭,丢下一根乌沉沉的荡寇金戈,呛然坠地。

  魏十七呆立半晌,长长舒了口气,倦怠从骨髓中渗出,魂眼微微张翕,精魂委顿不堪。这一战他拼尽了全力,若夏商周能多撑半刻,咸鱼翻身也未可知。

  独角阴马并未走远,见主人陨灭,悲嘶数声,一路小跑着回到荡寇金戈旁,低头嗅了几下,神情哀伤。

  魏十七颇为感慨,并非实力不济,而是时运不济,要不是屠龙真阴刀无坚不摧,还真砸不破他身上的乌龟壳。那一身盔甲,想来也是罕见的真阴器,连名头来历都不知,就毁在刀下,可惜了。

  不敌千都城大将牛乙,险胜鬼窟守将夏商周,先后两战,自身的弱点暴露无遗。五方破晓神兵真身,在下界压制一下落难的天妖,颇足自傲,但在妖奴横行的大瀛洲,最不缺的就是真身和精魂,千都城随便出一员大将,就稳稳压过了他,更不用提极昼、大明、泗水、河丘、荒北、武漠、千都七城城主,还有斜月三星洞那般狠天狠地的阳神显圣大象真人了。

  单论神兵真身的实力,只怕与翟羿扈大郎在伯仲之间,他能胜过此二人,凭借的是屠过黑龙,又蜕化为真阴器的屠龙真阴刀。有此刀,无此刀,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魏十七。

  终究还是实力不济啊,七曜界毕竟是上界,强手云集,能者辈出,他虽不至于落在最底层,却也没什么足以自傲的资本,兰真人的大腿必须得抱,显圣真人的指点,不可替代。

  魏十七心下恻然,他将夏商周的精魂送到鼻下,深深一吸,像吸毒一样沉迷其中。食灵术将魂魄扯为碎片,涂曳,螭龙,六翅水蛇,重阳鸟,穿山甲,五道精魂钻出魂眼,慢吞吞围将上来,没了争夺的力气,你一口,我一口,吞噬着魂魄碎片,渐渐恢复元气,壮大了几分。

  屠灭了夏商周后,再无鬼兵鬼将出没,魏十七极目四顾,还是一片茫茫荒野,他心中犯起了嘀咕,是继续前行,还是到此为止呢?夏商周之前嘀咕的一句话犹在耳边,“就算吾阻不了你,自有阻你之人。”

  踌躇片刻,魏十七还是放弃了止步于此的念头,追兵虽然没有出现,但牛乙是不会就此放手,甚至连李静昀都可能插上一脚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路杀下去,杀出一条血路来,以战养战,一壁厢壮大魂眼中的精魂,一壁厢养炼屠龙真阴刀。

  他弯腰拾起荡寇金戈,舞动几下,纵身跃上独角阴马,圈转缰绳,朝荒野深处驰去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