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八节 蜿蜒如龙蛇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,魏十七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是交易,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蒙在鼓里最要不得了,至于为什么是“保全性命的唯一选择”,以后有的是机会商讨,至少眼下这档子事,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。

  在梅真人眼中,魏十七只是可有可无的一枚棋子,她明白了师妹的心意,也不多劝什么,一回头,却见他低着头满地乱找,似乎也打算捡个漏,心中觉得好笑。兰真人微微皱起眉头,对他自作主张似有些不悦,径直问道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  魏十七的脸色有些古怪,迟疑道:“天澜真人陨灭时,除了九阴白骨塔和七翎冥火扇外,身上还穿有一件破烂的道袍,如今一塔一扇都在,道袍不翼而飞,却是古怪。”

  莫非此地有人来过,取了道袍?兰真人心中一凛,看了梅真人一眼,后者沉吟片刻,问道:“那件道袍有何古怪?”

  魏十七道:“牛乙现出青牛原形,甩头射出两支弯角,一支洞穿了七翎冥火扇,一支打中天澜真人胸口,被道袍挡住,毫发无损,想来是一件护身的宝物。”

  梅真人若有所思,缓缓道:“不在此处,想必在他处,无须去寻,自有现形之时。”

  兰真人心知她看出了什么,轻笑道:“妖魔鬼怪故弄玄虚罢了,多想无益,自有水落石出之日,继续上路吧。”

  魏十七不再言语,仍上得独角阴马,持缰绳,御阴风,二位真人一乘凫,一驾云,略略超前数丈,成犄角之势,向鬼窟深处驰去。

  这一去便是七八日,仿佛慑于显圣真人的威名,鬼窟之中鬼物匿踪,只剩下阴风呼啸,寒毒肆虐。梅真人觉得不对劲,将云雾一收,轻轻巧巧落于地面,徐步而行,打量着四周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。

  兰真人按下飞凫,凝神看了一回,也有些吃不准,迟疑道:“莫不是‘咫尺天涯’的神通?”

  梅真人颔首道:“差不多吧,这是天魔遗下的手段,果然不易察觉。”她屈指弹出一枚素白的玉符,形同飞梭,两头尖尖,在阴风中忽上忽下飞了一回,黏在虚空之上,似乎被一根无形的丝线缚住,微微颤抖,簌簌有声。

  玉符悬在头顶,梅真人仰头看了良久,脚跟交替抵着足尖,一步步斜行了数尺,又弹出一枚玉符,黏在了虚空中。

  她一边计算,一边弹出玉符,无移时工夫便布下了三十六枚,高低错落,指向各异,没有两枚完全相同。

  魏十七看出梅真人正在以玉符布阵。

  他对符箓之术并不陌生,当年为研习剑域,他对灵符、符阵、禁制、法阵、阵图,林林总总都有涉猎。大体来说,符箓回环勾连为符阵,符阵叠加穿插为禁制,禁制规模小者为法阵,如镇妖塔的水云法阵,大者为阵图,如接天岭的阖天阵图。

  下界修仙,以剑修和器修为尊,符修等而下矣。符箓之术出自包罗万象的《太一筑基经》,其传承依托于太一宗凌霄、斗牛、玉露三殿,人丁不旺,典籍功法不及剑修和器修完备,颇多抵牾费解之处,三殿对符箓的运用上承古修士遗下的“五轮傀儡”,与其说驱“符”,不如说以“符”驱“器”,精妙之处远远逊色,无法与古修士相提并论,在魏十七看来,此举误入歧途,离大道日远。

  追根溯源,唯有“剑域”才是纯粹的符箓。

  符有“纸符”、“定符”、“意符”三法,按照下界的划分,玉符属于“定符”的一种,如凌霄殿的九天十地幻魔符。梅真人以玉符布阵,这种手法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魏十七见猎心喜,与所学的符箓之术相互印证,暗自记忆。

  梅真人布下三十六枚玉符,静立不动,五指藏于袖内掐算了良久,确认无误,起食指虚虚一点,玉符尽皆亮起,射出一道道纤细明亮的光线,彼此反射穿插,密密麻麻交织成一片。

  魏十七只觉眼前一花,如同久处黑暗,忽见日光,忍不住伸手挡在眼前。光亮骤起骤灭,玉符化为齑粉,窸窸窣窣散落一地,他揉了揉眼睛,定睛望去,发觉自己仍在暗淡阴寒的鬼窟中,不知是不是错觉,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了某种细微的变化,却又说不清道不明。

  兰真人“咦”了一声,驾飞凫疾飞而前,衣袖一拂,一张大明光符晃晃悠悠飘向前方,蓦地大放光明,却见荒野之中,一条起伏的山脉横亘于眼前,蜿蜒如龙蛇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光和热仿佛无穷尽,兰真人立于凫背,轻推手掌,大明光符向前缓缓移动,将山脉的细节一一照亮。寸草不生的濯濯童山,除了狰狞的黑石,一无所有,寒毒从地脉深处腾起,混杂在滚滚阴气中,翻过山脉,山洪般奔流倾泻,将荒野淹没。

  胸口的照影珠散发出氤氲热力,将阴寒挡在体外,魏十七深深吸了口气,困扰已久的难题豁然开朗。鬼窟四野茫茫,不辨方向,因为这处小界根本就没有方向,它就像一个剖开的洋葱,一层层向外拓展,龙泽噬尾蛇构筑的门户位于中心,由内而外,第一层是寻常鬼物,第二层是鬼兵鬼将,第三层是鬼道修士,第四层是蜿蜒山脉,梅真人以三十六枚玉符成阵,破解了鬼道修士镇守的第三层“咫尺天涯”,才来到第四层跟前。

  “有意思……”梅真人略有些动容,她驾云而起,追上了兰真人,二人双双置身于大明光符的光热下,衣袂飘飘,望之绰约如仙子。

  兰真人道:“这山脉并非鬼窟的边际,阴气涌流,山外别有天地亦未可知。”

  “是与不是,一探便知。”

  兰真人回头望去,却见魏十七驾阴马御风而行,堪堪上前数丈,便撞上一重无形的屏障,独角阴马四蹄战栗,呜呜低嘶,不敢逾越半步,魏十七拍着马颈,安慰了片刻,翻身跳下马鞍,徒步前行。

  兰真人微微哂笑,这山脉果然有蹊跷,连独角阴马都不敢擅入。她伸手一招,照影珠射出一道白光,绕着他转了数圈,将魏十七稳稳提起,腾云驾雾般投向飞凫,落在了凫尾之上。

  “站稳了!”兰真人将飞凫一催,以大明光符开路,投峰峦起伏的群山而去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