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四节 重阳重剑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重阳重剑与通常的飞剑截然不同,无刃无锋,长三尺三寸,宽二寸七分,厚八分,重八十斤,与其说是“剑”,不如说是一根扁平的铁条,某种意义上,重阳剑谱与疯魔棍法有异曲同工之处,击败辛老幺或许不难,但要以长辈的身份指点他剑术,却绝非易事。李少屿有意无意挤兑了他一回,魏十七暗地里嘀咕了几句,众目睽睽之下,也不便推脱,只得缓步上前,淡淡道:“不敢,师兄厚爱,愧不敢当。”

  李少屿呵呵笑道:“师弟不用客气,当年在赤霞谷中,你连克李暮申屠平,与丁一氓曹雨争锋,四战精彩纷呈,愚兄受益匪浅,甘拜下风!”

  这算不算捧杀?魏十七看了他一眼,见他一脸坦然,只得苦笑一声。

  宋韫听了差点笑出来,一开始还以为李少屿心怀不忿,故意刁难魏十七,后来观其神情,听其语气,才发觉他是真心诚意这么想的。那一年赤霞谷论剑由五行宗秦子介主持,钩镰宗门下只有余瑶到场,她原本不在意,被李少屿几句话一拨撩,倒有些好奇,惦记着找机会询问个中详情。

  赶鸭上架,骑虎难下,魏十七思考着对策,一步步走向辛老幺,指点不同于比试,如果他理解不错的话,就像用蟋蟀草挑逗蟋蟀,让他的长处短处显露出来,若是用铁棒跟重剑硬碰硬,全面压制,只会惹人笑话,达不到目的。真是伤脑筋……

  二人相距越来越近,辛老幺肌肉紧绷,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,他三度败在魏十七手下,早已把他视为宿命的对手,毕生的大敌,磨炼自身的砺石,“指点”云云,只是场面上的客套话,他渴望与他倾力一战,看谁能笑到最后!

  重阳重剑最佳的攻击范围是身前一尺至一丈,过近,发挥不出重剑势大力沉的优势,过远,重剑回旋变化又稍显迟钝,然而就在距离辛老幺一丈处,魏十七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  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辛老幺催动剑种,猛地一甩,重剑脱手飞出,呛啷一声响,从剑柄内抽出一条黑黝黝的铁链,末端系着一枚铁环,牢牢扣在掌中。

  流星锤吗?魏十七心中转着念头,从容闪过,辛老幺窥得真切,将铁链一抖,重剑改变方向,化作一溜乌光,直奔他胸腹而去,速度比寻常飞剑慢了数分,但力量大得异乎寻常,只要稍稍挨上些许,就是筋断骨折的下场。

  辛老幺清楚重剑对付寻常的剑修,自然无往不利,可魏十七是体修,单凭一根铁棒就能稳稳压制他,是以他一出手就是压箱底的手段。

  重阳重剑不是不能飞,只是轻易不飞。

  魏十七身法如电,不退反进,抢入对手身前一丈,辛老幺大喝一声:“来得好!”手腕急翻,铁链抖出大大小小数十个圈子,正斜圆扁,圈中套圈,重重叠叠,一圈没,一圈又生,而重剑犹如嗜血的鲨鱼,在圈外游弋,伺机扑上前发动致命一击。

  铁链迅速收紧,却缚了个空,魏十七如同鬼魅,轻易就脱出重围,负手而立。李少屿愣了一下,旋即想起赤霞谷论剑时魏十七与丁一氓之战,当时丁一氓就是倚仗相同的秘术,两度转危为安。

  李木子咦了一声,颇为诧异,他师从鲁平鲁长老,自然识得魏十七施展的正是“鬼影步”。

  辛老幺一击落空,心知相同的招式对他没用,重阳重剑最大的弱点是速度偏慢,跟不上他神出鬼没的身法。当下辛老幺收回重剑,平平横在胸前,等候魏十七出手“指点”。

  魏十七忽然兴起恶趣味,屈指一弹,一枚蓝幽幽的剑丸飞出,围绕着他的身躯缓缓旋转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,只可惜眼前没有一人能领会其中深意。

  “咦,是剑丸么?”宋韫若有所思,看来魏十七是走上了姜永寿和潘云的老路,不知道这一次他又能走多远。

  魏十七双手抱肘,不紧不慢地逼近,辛老幺大吼一声,浑身肌肉块块鼓起,咬紧牙关,脖颈上鼓起小指粗的青筋,挥舞着重剑冲上前,尚未近身,剑丸已如流星般飞出,铮的一声,弹出一柄不足三尺的飞剑,化作一抹若隐若现的蓝芒。

  藏雪剑在铸造时掺了少许乌金和海底寒铁,本来就以迅捷见长,事后魏十七在赤霞谷中以丹火融入一块拳头大小的乌金,遁速又提高了数分,辛老幺哪里看得清飞剑来势,只得不惜力气,将重剑舞成一团旋风也似的黑影,滴水不漏护住全身。

  藏雪剑在虚空中穿梭,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辛老幺毛发根根倒竖,感到莫大的威胁,只要稍一松懈,飞剑就会寻隙而入,刺进他的要害,一时间自保不暇,哪里还顾得上腾挪移动,寻找战机。魏十七御剑术尚未大成之时,也遇到过同样的窘境,但他炼体有成,以铁棒为主,藏雪剑为辅,自然能使出种种手段,扭转劣势,辛老幺的战法太过单一,一旦重剑被克制,就只能疲于招架,无力反击。

  只片刻工夫,重阳重剑的利弊就暴露无遗,魏十七见差不多了,将藏雪剑一撤,仍化作一枚剑丸,收回手中。辛老幺压力一轻,以重剑支地,衣衫尽被汗水湿透,气喘吁吁,勉强道:“多谢师叔指点,做师侄的……那个……受益良多……”他觉得口中苦涩无比,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。

  李少屿有些惆怅,他知道魏十七很强,但没想到,赤霞谷一别后,他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。他扪心自问,觉得自己就算双剑齐出,也不是魏十七的对手,此时的仙云峰上,能稳稳压制住他的,恐怕只有陆葳一人了。

  这一场练剑暂告段落,李少屿最后不疼不痒点拨了辛老幺几句,众人各自散去。秦贞站在魏十七身旁,亦步亦趋,李少屿颇有眼色,只作不知,跟他打个招呼,就此别过,宋韫牵挂着余瑶,心中有些不忿,故意提醒他既然来到仙云峰,就别忘了去后山拜见“陆师姐”。

  片刻后,林间再无旁人,只剩下风声呜咽,残雪黯淡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