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七节 只有一击之力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戚都且战且退,剑光渐渐收拢,从一丈到七尺,从七尺到三尺,人面鸠疯狂地扑上来,洒下漫天血雨,滚落在地奄奄一息。棲落缓步上前,纤纤素手一拍一抹,不知使了个什么神通,重伤的人面鸠一个个站起,扑扇翅膀着蹒跚挪到一旁,喘息片刻,就伤势尽复,再度振翅飞起。

  若不下杀手,此战必败无疑,戚都心中怒意渐盛,不再留手,真元蓬勃而出,垂星剑接连穿透三头人面鸠,倏地停在他身前,斜指向天际,嗡嗡作响。

  他全力以赴催动鲲鹏诀,数息间,夕阳隐没,苍穹黯淡,一点寒星闪烁,眨了眨眼,星力下垂,轻轻拂过垂星剑,一团炽热的白光骤然亮起,方圆丈许内的人面鸠灰飞烟灭,一扫而空,聒噪的嚣叫嘎然中止,四下里静得可怕。

  戚都吐出一口浊气,神情颇有几分倦色,急忙往密林撤去。

  棲落犹豫了一下,放缓脚步,不敢过于迫近。戚都松了口气,这一招“星垂平野”固然威力惊人,但他只有一击之力,一击过后,垂星剑需温养一百零八天,才能再度借星力克敌,若是棲落窥破玄机,奋不顾身上前厮杀,反倒将自己置于险境。好在距离树林只有数步之遥,只要退入林间,占据地利,进可攻,退可守,便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背心靠在树干上,戚都心神大定,御剑斩落一头追击而来的人面鸠,忽听得脑后一声异响,急忙回头望去,只见一条粗大的赤瞳蛇从树丛中钻出,眼珠闪动着幽幽红光,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,一口咬在他肩膀上。

  血肉模糊,痛彻骨髓,戚都大叫一声,催动垂星剑飞回,倾尽全力一斩,将那赤瞳蛇的头颅斩下,血如雨下,蛇头却仍死死咬住他的肩膀不松口。

  仿佛被受伤的猎物惊动,又有三条赤瞳蛇蹿了出来,戚都运剑如风,好不容易将其一一斩杀,不想一头人面鸠抽冷子逼近,探出利爪抓住他胳膊,扇动翅膀奋力一扯,将他拖到空中,狠狠一抛,张开大嘴扑了上去。

  这是人面鸠平时玩熟的把戏,将猎物抛在空中,追逐撕咬,五马分尸,只是林间地方狭窄,使不出力,只抛起数尺就告力竭。

  戚都趁机御剑飞起,冲出树梢略作徘徊,无数人面鸠劈头盖脸扑来,他只得降下飞剑,仍落回林间。眼看又有二十多条赤瞳蛇从四面八方涌来,人面鸠不顾双翅被树枝缠住,嚣叫着扑下地,上下交攻,一时应接不暇,叫苦不迭。

  棲落咧开嘴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,戚都在鬼门渊屠杀她的子孙,将妖魂摄入人面幡中,肆意妄为,她与其两度交手,均告失利,自忖不是他敌手,便狠心与赤瞳蛇王勾邪做了桩交易,答应奉上十对人面鸠供其吞食,邀他相助。勾邪嫌她小家子气,不愿亲自出手,使了个神通,送了一些蛇子蛇孙出鬼门渊,潜伏在密林中,随时准备接应一二,没想到歪打正着,成为一支意料之外的伏兵。

  赤瞳蛇皮糙肉厚,身躯远比人面鸠强悍,戚都御垂星剑相斗,必须贯穿头颅心脏等要害才能一击奏效,单单将蛇身斩为两截还不足以毙命,蛇头兀自盯着他撕咬不放,殊为棘手。之前他与人面鸠厮杀良久,以鲲鹏诀引动星力杀敌,真元消耗极大,如今又被一群赤瞳蛇缠住不得脱身,棲落以逸待劳,在一旁虎视眈眈,他一颗心不禁往下沉,焦急万分。

  只片刻工夫,体内真元所剩无几,戚都一边吞服丹药补充元气,一边御剑强撑下去。危急时刻,他仍未失去理智,面前的困局并非无解——棲落两度败在他剑下,差点赔上性命,这一次侥幸占得上风,必定会谨慎行事,人面鸠在密林中行动不便,只需解决那些赤瞳蛇,他仍有回旋的余地——想到这里,戚都催动药力,逼尽潜力,把人面鸠置之不理,一味盯着赤瞳蛇痛下杀手。

  垂星剑往来如电,饱饮鲜血,他身上新添了十多道伤口,深及白骨,而赤瞳蛇亦被他屠戮殆尽。

 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又是十多条赤瞳蛇从林间涌出,戚都脸色惨白,持剑的手微微颤抖,寒意从心底腾起,冰冷入骨,完了,穷途末路,性命交待在这里了!

  魏十七始终按住秦贞的肩膀,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,眼看戚都灯枯油尽,再没有什么保命的手段,这才低声道:“赤瞳蛇交给我,你去对付人面鸠,若是棲落亲自出手,你就撤到我身后,别惹她!”

  秦贞答应一声,跃跃欲试。

  一条赤瞳蛇盘曲起身体,尾部一弹,箭一般扑向戚都,魏步上前,开声吐气,一拳击出,正中它头颅,艮土真元吐出,黄芒一闪即逝,那赤瞳蛇骨骼尽碎,像烂绳一般瘫软在地,当即毙命。

  戚都忽得强援,心神大定,急忙御剑自保。他凝神察看,前来援手的二人都不陌生,一人是荀冶的徒弟魏十七,后来被阮静看中,引入昆仑嫡系御剑宗,一人是仙都派卫蓉娘的徒弟秦贞,御赤鳞剑,隐隐居二代弟子之首。

  赤鳞剑是仙都派收藏的三柄名剑之一,仅次于奚鹄子的七禽剑,秦贞仗着飞剑之利斩杀人面鸠,灵动犀利,势如破竹,落在戚都这种御剑的大行家眼里,倒还罢了,但那魏十七只以一双拳头击敌,如入无人之境,赤瞳蛇经不起他三拳两脚,无移时工夫尽数倒地,着实让人刮目相看。

  一举击溃赤瞳蛇,魏十七顾不得寒暄,招呼小师妹先扶戚都离开,他留下断后。秦贞对师兄极为信赖,二话不说,正待扶戚都一把,却被他摆摆手推开。论辈分,戚都是秦贞的师祖,他拉不下脸面,强撑着身子往回走,脚步却有些踉跄,秦贞回头看了师兄一眼,吐吐舌头,收起赤鳞剑紧随其后。

  棲落只在林外观望,始终没有以身犯险,魏十七微有些失望,他低头忖度片刻,催动左手手背下的蓬莱袋,将赤瞳蛇和人面鸠的尸体尽数收起,快步赶上戚都、秦贞二人。

  林间只留下浓郁的血腥味,久久不散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