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三节 便弃了往日的姓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花满楼是潼麓镇首屈一指的青楼妓院,幕后老板姓陈,祖居潼麓,是方圆三百里出了名的大豪商,他本人甚少在镇上露面,一年到头都在京城做珠宝生意,难得回来一趟,花满楼主要是他的二叔陈近月在打理。

  西泯江上最奢华的四条画舫,有三条为花满楼所有。

  重九在镇上待了这些日子,对三教九流的勾当熟门熟路,她当先跳上画舫,把管事的舫主叫来,问明今晚在画舫上的是哪位姑娘,有没有客人,而后开口把画舫包了下来。

  说巧不巧,画舫刚刚送走了三元桥周府的大公子,书香世家,知书达理,只是碍于家里的规矩,周公子说什么都不敢停宿,只能偷偷溜出来会一会佳人,在西泯江上晃悠了一下午,谈谈诗词,听听曲乐,再赶着回去过冬至。

  舫主正埋怨兰香没把周公子留下来,又一桩生意找上门来了。

  上回做女飞贼挣下了不少黄白之物,重九大手大脚惯了,先丢了两锭金子出去,那舫主也是见惯场面的人,知道来了阔绰的大金主,满脸堆笑,招呼客人上船。

  清明踩着踏板走上画舫,好奇地张望着,事事都觉得新鲜,舫主觉得好笑,这么小的孩子,毛都没长齐,就惦记着寻欢作乐,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,不过瞧他那身行头,从头到脚可不便宜,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健仆,一个护院,有模有样的,倒不能怠慢了。

  他暗暗招来一个小厮,让他给兰香带句话,就说他说的,拿出点精神来,小心伺候着。

  舫主一面攀谈搭话,一面提着灯笼引路,旁敲侧击问起小公子的姓名来历,魏十七随口给他安了个镇海关军伍世家三代单传“吾公子”的头衔,清明笑嘻嘻应着,并不反感。

  舫主引着三人上到画舫二层,卷起珠帘,请客人入内。重九甚是知趣,止步于外,魏十七陪着清明踏进房内,举目望去,只见一名宫装美女笑吟吟站在屏风前,眉目如画,清纯中透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妩媚,身边侍立着一名青衣丫鬟,年纪甚小,左边脸颊有一个小酒窝,眼珠骨碌碌直转。

  “兰香姑娘,好生招呼这位吾公子,切莫怠慢。”舫主弯着腰退了出去,安排重九到一旁的船舱里喝酒等候。

  清明大大咧咧坐下来,看了兰香几眼,拍手笑道:“长得真好,姓什么?”

  兰香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卖进这烟花地,便弃了往日的姓,小公子唤奴家一声兰香即可,这姓么,不提也罢!”说着,提起桌上的酒壶,斟满一杯酒,双手奉到清明跟前。

  清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,道:“长得好,声音也好听,会唱曲吗?唱一个听听!”

  “但凭小公子吩咐。”

  青衣丫鬟从屏风后取了琵琶出来,兰香侧坐在桌旁,四弦一划,拨弹几声,曼声唱了四句:“冰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满。帘间明月独窥人,攲枕钗横云鬓乱。三更庭院悄无声,时见疏星度河汉。屈指西风几时来?只恐流年暗中换。”

  魏十七听了觉得有点耳熟,问道:“这是何人所作?”

  兰香不禁为之侧目,一个护院在小主人跟前贸然插话,没规没矩,最让人诧异的是,那小公子竟然毫无反应,提箸尝着几碟下酒菜,津津有味,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  她将琵琶交给丫鬟,道:“小时候听人唱过,不经意就学会了,也不知道是谁人所作。”

  “莫不是跟着一座屏风学的?”

  “咦?”兰香吃了一惊,抬起妙目仔细打量着他,暗暗猜测他的身份。

  清明指指椅子,道:“站着说话累不累,坐,尝尝这味羊糕冻,真不错。”

  魏十七坐到他身旁,提起筷子夹了一块,轻轻抖了抖,凝而不散,放进嘴里咀嚼,辛香弹牙,果然是记忆中的滋味。

  清明又喝了一杯酒,支着下颌咬着筷子,对兰香道:“咦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  兰香愣了一下,抱歉地笑笑,稍稍拉起衣袖,皓腕如霜雪,为二人斟满酒,道:“是,是跟一座屏风里的女乐学的曲子,这位公子也见过那件宝物?”

  “那座屏风什么模样?”

  兰香努力回想着,道:“是一座摆在桌上的小屏风,只有尺许高,共四扇,每扇有两名女乐,或坐或立,吹奏……待奴家想想……笙,箫,笛,弹奏琵琶,琴,瑟,筝,还有箜篌,是了,八样器乐,其中弹琵琶的女乐会唱曲子,这首‘冰肌玉骨清无汗’就是跟她学的。”

  “你是在哪里见到的?”

  “在中原洛城,一户姓侯的大人家。”兰香的目光有些迷离,似乎回忆起往事,徒生感慨,“奴家命苦,原本是要嫁入侯府的,后来家道中落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那天下午,奴家记得很清楚,天上阴云密布,风吹得满池荷叶背朝天,水轩之中,侯家大少爷给奴家看那座屏风,听那弹琵琶的女乐唱曲子,他说这是侯家祖传的宝物,等奴家嫁入侯府,可以拿来消愁解闷。唉,现在想起来,像是一场梦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