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一百零四节 滚下一串细泪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阴元儿周身弥漫着氤氲阴气,秦贞觉得很亲切,又有些畏惧,她不知道这个陌生少女的来历,魏十七称她一声“阴/道友”,想必是此界了不起的大能。

  在阴元儿眼中,秦贞是透明的,她已经度过了“阳雷关”,正在汲取阴气,贯通气脉,距离破关之日还遥遥无期。她性子清冷,向来不喜欢兜圈子,直截了当道:“你资质平常,魂魄虽得真龙精血养护,终究不及妖族强悍,我可以在三日内助你开通气脉,再寻得一具契合的躯壳,大致有七成把握修炼到‘寄魂’,之后修为停滞不前,再无寸进。”

  秦贞微微一笑,道:“有劳前辈相助,大道渺茫,我辈不敢奢求。”

  阴元儿看了她几眼,“强行贯通气脉,要吃不少苦头,你可熬得过,忍得住?”

  “无妨。”当年舍弃肉身,转修鬼道,吃的苦头还少吗?只要能陪在师兄身旁,不离不弃,付出再大的代价,她也甘之如饴。与同样一意追随,不惜投入月华轮转镜的余瑶相比,她是幸运的,师兄始终没有忘记她,尽管她只是一缕执念满满的魂魄。

  阴元儿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食指一弹,飞出一颗拇指大小的黑珠,没入秦贞眉心,如刀斧开山,逐寸逐分开通气脉,比之秦贞自行修炼,何止快了千百倍。

  颤栗和痛苦吞没了魂魄,秦贞强自忍耐,以莫大的毅力,才压制下疯狂尖叫的冲动,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失去矜持,露出丑态,她安慰自己,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,没有什么东西能长存不灭,她已经舍弃了一切,她唯一紧握不放的,就是那一点小小的心意。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,身体如此脆弱,执念却无比强大,千刀万剐,扑不灭灵魂深处的一抹火焰,恍惚间,秦贞身体一轻,意识脱离魂魄来到高空,低头望着那个小小的自己,熟悉的自己,受苦的自己,她忽然觉得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她无怨无悔。

  很多年前,在天都峰下的英字号石室里,第一个夜晚,沿着木梯爬上小小的山洞,铺着稻草,放着毛毯,师兄让她一个人睡在上面,他从木梯下去,石壁上的亮光一点点退后,她忽然觉得惶恐不安,跪在木梯旁,探出头去往下看,望见火光下他的双眼,明亮而深邃。

  四目相投,两两相望,就是那一眼,让她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感觉到悸动,从那时起,她就没有变过心意。

  她知道师兄是个怪人,至少跟她认识的其他人都不一样,他心中藏了很多秘密,他说,她就听,他不说,她也不问。一开始,她只想并肩走在师兄身边,现在,她走不动了,她只想陪在他身边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  回想起来,他们离多会少,安安稳稳厮守在一起的时间,竟然并不多。

  大雪封山的流石峰,观日崖,无涯观,寒夜客来,竹炉汤沸,余瑶曾一本正经地跟她说,“我们是修道之人,寿命比凡人长久,没有意外的话,可以活两百岁,三百岁,甚至更多,但细细算来,朝夕相处的时间反而比凡人更少。道途艰险,修炼耗日持久,动则数月数年乃至数十年,大量的时间花费在修炼上,相见犹如不见,看似漫长的寿命,如果把厮守的时间抽出来,只相当于中年早逝的凡人夫妻……”现在回想起来,这些话不像是她的口吻,应该是师兄说的吧,只有师兄,才会把这一切看得那么透彻。

  ……

  秦贞痴痴看着自己,任凭思绪蔓延,记忆深处的往事一桩桩泛起,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,原来不知不觉,她已经积攒了这么多回忆,她觉得骄傲又伤感,忍不住想微笑,眼角却滚下一串细泪。

  天旋地转,意识失去控制,重新投入魂魄中,秦贞蓦地睁开双眼,却见阴元儿饶有兴致地望着自己,她心下一惊,知道所思所虑,所念所想,什么都瞒不过她,转念一想,知道了又怎样,她心中风光霁月,坦坦荡荡,原无须瞒人。

  阴元儿轻轻叹息,人心最单纯,也最复杂,她小看了这个孱弱的女子,她或许无缘大道,或许有一天,寿元耗尽,撒手离开这个世界,但比起那些殚思竭虑的苦修士,她似乎念头更通达,过得也更幸福。

  魏十七缓步行来,蹲在秦贞身旁,仔细打量着她的眉眼,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小脸,指尖似乎触及到什么,不再像之前那样穿过一片没有形质的虚无,他喃喃道:“这就过了‘气脉关’?”

  秦贞眼中闪动着泪光,她感觉不到师兄的手,也感觉不到他的温度。

  阴元儿道:“贯通气脉,又有何难。之后道友可留心为她觅一躯壳,进而冲击寄魂关,这躯壳的好劣,关系重大,道友须得从长计议。”

  魏十七道:“听说斜月三星洞中,藏有一块万年温玉,随魂赋形,有种种妙用。”

  阴元儿摇摇头,道:“我对此洲所产一无所知,提耶洲鬼修多用提耶树的果荚作寄魂躯壳,颇有滋养魂魄的奇效,道友如有意……”

  秦贞抢先道:“不要!也不要温玉!我只要一具人身!”

  阴元儿倒是猜到了她的心思,道:“人身也无不可,但阳身有碍鬼修,许多神通无从施展,而且普通的肉身承受不住阴气侵蚀,务必寻一具修士的躯壳,修为越高越好。”

  “修士么?”魏十七心中转着念头,不知怎地,忽然想起了梅、兰二位真人,显圣真人炼成分身,讨一具来用用,想必不是什么难事吧!

  他目视秦贞,二人心意隐隐相通,秦贞有些害羞,慢慢低下头,她心中所想,竟与他一模一样。

  来日方长,眼下还不是详谈的时候,魏十七将秦贞收入通窍石,郑重其事挂在胸前,沉吟片刻,道:“阴/道友,再过几日,我欲往鬼窟一行,与强敌争夺这一处小界,那鬼窟便是洗炼真阴刀之地,到时还望道友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  阴元儿道:“自当尽力。不过道友所指‘强敌’,不知是何许样人物?”

  魏十七抬头望向彤云密布的苍穹,眯起眼睛道:“那人俗家姓李,号静昀真人,乃是斜月三星洞无垢洞一脉的剑修,业已跨入‘大象’境,大瀛洲只此一位大象真人,鬼窟小界中,有她一具分身镇守。”

  “大象真人吗?”阴元儿喃喃自语,眼中闪动着神光,灿若星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