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二节 叫花子没蛇耍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形势急转直下,一场祸事烟消云散,彭弋呆呆站在原地,羞愧难当。流石峰上的女弟子本来就不多,容姿如余瑶般出挑的,更是罕见,彭弋仗着毒剑宗三代大弟子的身份,主动挑衅,要为余瑶出一口恶气,其实是嫉妒心在作祟,他无法容忍,心仪的女子弃他不顾,投入他人怀抱。如果是出类拔萃的俊彦,倒也罢了,可对方偏偏是一个出身旁支的新人,侥幸从雷火劫云下逃得性命,交了狗屎运一步登天,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!本以为能借题发挥,教训他一回,让他在余瑶面前出个丑,谁知到头来,一脚踢在铁板上,出丑的竟然是自己。

  金佩玉暗自庆幸自己置身事外,没有闹个灰头土脸,她正待上前为师兄解围,九曲瀑方向又传来一阵喧哗,金佩玉趁机叫道:“师兄,看来‘银角’无路可逃,还是会朝这边来,快些做准备吧!”

  彭弋“嗯”了一声,魂不守舍,金佩玉摇摇头,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紫红葫芦,拔去塞子着地一倒,窜出一条金头蜈蚣来,在她脚边绕来绕去,颇为亲密。那蜈蚣不同寻常,足足七八寸长,周身硬壳油亮发黑,一对腭牙有拇指大小,泛着牙黄色的光泽。

  金佩玉摸出一粒绿豆大小的饵药弹在地上,指了指树丛喝一声:“去!”金头蜈蚣一口吞下饵药,浑身上下热气氤氲,轮动二十一对步足,敏捷地消失在雪地中。

  她又催促师兄几句,彭弋这才回过神来,手忙脚乱取出一只紫红葫芦,还没来得及放出金头蜈蚣,六翅水蛇已凌空扑来,恰巧跌落在他身前。

  只片刻工夫,“银角”已遭受重创,皮开肉绽,堪敌飞剑的鳞片破损脱落,皮肉间渗出丝丝鲜血,蛇身软搭搭趴在地上,像一堆烂草绳,口中不停吞吐着蛇信,显然吃了大亏。

  魏十七心中一凛,猜想是毒剑宗的曲长老出手,否则的话,“银角”不会如此狼狈。

  尽管“银角”已是强弩之末,彭弋仍不敢稍动,缺了碧鲮剑,他就像叫花子没蛇耍,只能寄希望金佩玉能及时召回金头蜈蚣,为他赢得喘息的时机。

  一人一蛇四目相对,双双愣在那里,谁都不敢轻举妄动,金佩玉心中大急,默念法诀,竭力催动金头蜈蚣回头。

  “银角”业已发觉眼前之人外强中干,不堪一击,当即昂起头颅,张嘴露出尖厉的毒牙,猛地向前一蹿,直扑向彭弋咽喉。彭弋本能地后退半步,用手挡住喉咙,眼看毒牙就要咬上他的掌沿,金头蜈蚣及时赶回,在蛇尾上狠狠叮了一下,“银角”吃疼不过,闪电般缩回身,抡起头颅重重砸在蜈蚣的背上,发出金铁相交之声。

  彭弋侥幸逃过一劫,腿脚有些发软,他着地一滚,趁机拔去塞子,倒出另一条金头蜈蚣,用力一甩,将蜈蚣甩向六翅水蛇。虽是仓促应敌,金头蜈蚣却极有灵性,避开“银角”最为坚硬的头颅,径直落在它腹部,冲着鳞片破损处竭力一叮,注入毒液。

  “银角”腹背受敌,在地上乱滚一气,彭弋稍稍松了口气,金头蜈蚣是毒剑宗豢养的灵虫,身坚如铁,百毒不侵,最能克制六翅水蛇,“银角”虽然凶悍,缠住它一段时间应当无妨,到时曲长老他们赶到,再一齐出手制服猎物。只是这一趟捕猎“银角”,他意外损失了碧鲮剑,宗主追究起来,定会责备他冒失无能,想到这里,彭弋狠狠瞪了魏十七一眼,胸中愤懑不已。

  “银角”与两条金头蜈蚣缠斗了片刻,本能地察觉到其中一条行动有些迟缓,似乎不大适应寒冷的雪地,它猛一回头,张口喷出一道墨绿色的毒液,箭一般洒在金头蜈蚣的背上。犹如炙热的铁块浸入水中,“滋滋”声不绝,堪抵刀剑的硬壳也挡不住剧毒侵蚀,顷刻间金头蜈蚣肠穿肚烂,一命呜呼。

  彭弋骇然道:“碧鲮五毒,是碧鲮五毒!”他深悔没有及时给金头蜈蚣吞服饵药,否则的话,又怎会躲不过“银角”喷出的毒液。

  金头蜈蚣是六翅水蛇的天敌,亦是最得力的滋补品,“银角”精神为之一振,扑上前将烂为两截的金头蜈蚣吞下肚,拍打着尾巴,周身骨节摇动,喷出一团团墨绿的毒雾,另一条金头蜈蚣逃之不及,被毒雾笼罩,跌跌撞撞蹿出几步,蜷缩成一团,不再动弹。

  “银角”将毒毙的金头蜈蚣亦吞下肚,意犹未尽,张嘴猛地一吸,将毒雾尽数吸入体内,如同醉酒一般,摇头晃脑,蛇头上的硬角渐渐转为淡金色,伤口尽数愈合,完好无损。生死关头,六翅水蛇先后吞噬了碧鲮鱼和两条金头蜈蚣,逼出潜力,竟然在毒剑宗的重围中晋升为“金角”!

  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,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周围,数十条金头蜈蚣涌上前,将猎物团团围住,一个苍老的声音“咦”了一声,诧异道:“怎么是条‘金角’?”

  彭弋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弛下来,一时间筋疲力尽,只想倒头睡去,他失去了碧鲮剑,又折了两条金头蜈蚣,虽有过失,总算没有放任六翅水蛇逃走,有曲长老主持大局,接下来没他什么事了。

  魏十七悄悄退到余瑶身边,饶有兴致地旁观毒剑宗如何对付这条“金角”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