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四节 你接我一剑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杜默听徒弟讲了碧鲮剑被毁的经过,又问金佩玉,她是旁观者,比起身在局中的彭弋看得更清楚。他对藏雪剑和碧鲮剑相交,压制碧鲮五毒,崩裂飞剑的细节极为关注,反复追问,在心中估摸着对方的实力。他敏锐地察觉到,魏十七的那柄飞剑不同寻常,碧鲮剑虽然不以坚韧见长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击毁的。

  “这件事,你做得不对。”问清缘由,他从容告诫徒弟,“阮长老代父收徒,魏十七是掌门的师侄,辈分摆在那里,你身为后辈,对长辈出言不逊,不占理,这是其一。”

  “是。”彭弋耷拉着脑袋,老老实实听师父教训。

  “余瑶之前是钩镰宗弟子,现今是御剑宗弟子,她若感到委屈,自会央求师门长辈替她出头,你是毒剑宗弟子,听信了几句传闻,嫉妒心作祟,不分青红皂白,贸贸然出言相责,鲁莽冒失,这是其二。”

  彭弋脸色惨白,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瞒不过师父,若不是急火攻心,他也不至于主动向魏十七挑衅。

  “身为三代弟子之首,败于他人剑下,不自量力催动碧鲮鱼,损毁了师门珍藏的碧鲮剑,若非‘银角’恰好经过,歪打正着吞食掉碧鲮鱼,连小命都要交待在这里,钩镰宗苦道人的前车之鉴不远,你没有吸取教训,至师门于不顾,这是其三。”

  彭弋脊背上冷汗涔涔,师父把此事与苦道人硬撼镇妖塔相提并论,他从未想到自己的过失竟严重到如此地步。

  “现在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?”

  “是,徒儿知道了……”

  “说说看。”

  彭弋支支吾吾了一阵,忽然福至心灵,道:“弟子……不该贸然为余瑶出头,出头也就罢了,输给魏十七,损毁了碧鲮剑,差点坏了师门大事,罪大莫及。”

  “孺子可教。”他赞许了一句,转头望向金佩玉,道,“佩玉,你出身钩镰宗,拜入我门下不久,我且问你,那余瑶跟魏十七是什么关系?”

  金佩玉不敢隐瞒,道:“魏师叔和余师妹相识已久,多年前曾在镇海关外救过余师妹一命,暗生情愫。后来在赤霞谷中,余瑶委身于魏师叔,你情我愿,陆宗主和宋师叔都默许此事。”

  “听说钩镰宗有人将余瑶视作禁脔,可有此事?”

  金佩玉心中一凛,这“有人”分明指的是鲁平鲁长老,她犹豫片刻,道:“或有此事,不过自从魏师叔来到流石峰后,就再没有人提起。”

  杜默点点头,对彭弋道:“听明白了吗?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连最后一丝侥幸都被打灭,彭弋心灰意懒,情绪低落。

  杜默挥挥手,道:“你们回去吧,彭弋自去刑堂领罪,就说我说的,杖三十,在盘丝洞关上三年,不准离洞半步,岁末赌局,我另外找人顶替你。”

  彭弋愣了一下,杖三十,关一年,踢出岁末赌局,师父的惩罚如此之重,他脑中“嗡”的一响,双膝发软,直挺挺跪倒在地,胸中一股愤懑之气左冲右突,目眦欲裂。

  杜默没有理睬他,衣袖飘飘,踏着乱琼碎玉大步而行,只片刻工夫,就追上了魏、余二人。

  余瑶见杜默赶了上来,吓了一跳,急忙拉拉魏十七的衣袖,惴惴不安见过杜师伯。

  杜默微笑着摆摆手,上下打量着魏十七,和颜悦色道:“魏师弟,久闻大名,今日始得一见,果然是人中龙凤。”

  魏十七不知他来意,随口客套了几句,不冷不热,杜默也不兜圈子,直接切入正题,先为徒弟的鲁莽抱歉一句:“魏师弟,彭弋是我的徒弟,管教不严,鲁莽冲动,得罪了师弟,业已严惩,杖三十禁足三年,请勿见怪。”

  魏十七呵呵道:“师兄言重了。”

  “不重,彭弋惹的事,自有他承担。只是碧鲮剑乃毒剑宗之物,不慎毁于师弟之手,若没有个交待,石宗主跟前也说不过去。这样吧,魏师弟,你接我一剑,就算了断此事,宗主跟前,交由我去分说,如何?”

  岁末赌局在即,魏十七不愿节外生枝,听了他的话也有些意动,杜默的用意很清楚,彭弋是后辈,得罪了他任打任骂任罚都无妨,但碧鲮剑关系到毒剑宗的脸面,不好就此算了,总得做足一场戏码,挣回些面子。

  他思考了片刻,道:“杜师兄,今番我来毒蛛谷,是为了捕猎六翅水蛇,夺取妖丹,抽取精魂,可惜运气不佳,至今一无所获,如若侥幸接下师兄一剑,能否请师兄酌情分润一二?”
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杜默伸手在腰间一拍,从剑囊中放出一柄飞剑,光华流转不定,一时间竟看不清模样。

  魏十七弹出藏雪剑,横在胸前,准备接他一剑。余瑶暗暗叹息,知道他决定的事,不容自己置喙,只得远远退开,心中颇为担心。

  她不止一次听彭弋说起杜默的厉害,还来不及提醒魏十七。

  杜默乃是毒剑宗宗主石铁钟的首徒,曾在岁末赌局中一举击败御剑宗、五行宗的两位师兄,爆出当年最大的冷门,虎口拔牙,夺下了沉水剑和天蛮蛛。曲泓曲长老见猎心喜,亲自开炉,为他将天蛮蛛的蛛毒蛛丝炼入剑中,定名为“天蛮沉水剑”,自称此剑是平生得意之作,仅次于石铁钟赖以成名的万毒剑。

  最关键的是,早在十七年前,杜默就突破了剑气关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