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六节 我只是想你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和余瑶在毒蛛谷中晃悠了一整天,直到暮色四合才回转无涯观,这一天的收获,仅仅是几根品相低劣的木须草,除了那条“银角”,六翅水蛇和血蟒的影子都没见着。

  虽然没什么收获,余瑶心情还是很不错,能陪着他走上一整天,形影不离,这几乎成了一种奢望。她希望这样的机会能够多一些,她慢慢发现,只有在他身边时,她才能忘记仇恨,什么都不想,彻底放松自己,就好像长久以来背在身上的负担,都丢给了他去解决。这样的感觉,很好。

  踩着“嘎吱嘎吱”的栈道回到静室中,却见墙角放着一只破旧的储物袋,魏十七弯腰拾起袋子,倒出其中的物事,清点了一遍,共有二十九枚大小不一的妖丹,七条精魂,封存在玉盒中。

  杜默不愧是毒剑宗宗主首徒,行事很大气,这些六翅水蛇的妖丹和精魂品质虽不算上佳,也绝不是充数的劣品,若是靠自己收集的话,不知要花费多少精力。

  毒蛛谷一行解决了魏十七的大难题,他收起妖丹和精魂,到栈道下的汤沸房向老冯请教。

  清明曾向他提起,老冯修炼昆仑四诀之一的红莲诀,精研控火之术,于制器颇有心得,五行宗曾三番五次来讨人,都被掌门挡了回去,魏十七跟老冯相谈甚欢,颇有交情,这么个制器的大行家,若能指点一二,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

  老规矩,喝茶,吃油杏子,说了几句闲话,魏十七向他虚心讨教制器之术,如何才能在炼器的过程中熔入妖丹,提升法器的品质。

  这一问,挠到了老冯的痒处,他面红耳赤,滔滔不绝,把多年的心得一股脑倒了出来。

  制器之学浩如烟海,单就鼎火一说,就有妖火、丹火、真火、地火、石火、陨火、阳火、冥火、雷火、毒火、天火等区分,林林总总不下二十余种,更不用说觅材、制胎、鼎炉、控火、熔炼、火候、淬火等种种考究,光是听他粗粗罗列一遍,就费了不少口舌。

  旁支细节暂且搁在一边,制器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控火。

  魏十七听了半天,没听懂。他发觉自己再一次高估了自己,以为能在短短一个月内,将铁棒炼为魂器。这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事,即便是天才,也需要成年累月的反复练习。

  他听得迷糊,老冯说得口干,提起茶壶,口对着口咕咚咕咚灌了几口,又要说下去,魏十七急忙打断他,“我在一枚玉简中看到,不同的妖丹彼此排斥,殊难共处于一器,炼器师需操纵鼎火,辅以种种手法,将妖丹煅烧至‘存性’,伺机熔入器胎,到底什么是‘存性’?”

  老冯一拍大腿,唾沫乱飞,“万物皆有物性和本源,以人打比方的话,物性相当于肉身,本源相当于魂魄,之所以难以共处,是因为本源不一,彼此排斥。所谓‘存性’,是指炼器时需控制火候,将材料去除本源,留存物性,这样不同的材料才有可能融炼在一起,浑然一体。大凡炼器师过了‘存性’一关,就能炼出上品法器了。”

  他没有故弄玄虚,每句话都很实在,不像玉海中的《制器杂说》,文字古雅,又语焉不详,魏十七虽然还有些迷糊,总算听懂了几分,他生怕老冯继续滔滔不绝讲不相干的枝节,赶着向他讨教控火之术,如何才能控制火候,将材料煅烧至“存性”,融为一体。老冯便从最基本的聚火开始,教他种种控火的手法,循序渐进,倾囊相授,毫不藏私。

  无知者无畏,这句话说的真好,知道越多,就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,魏十七听了老冯一席话,私下里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名炼器师了。

  “试试看控火,看看你有没有制器的天赋。”老冯也说累了,示意他从最简单的烹茶开始,尝试一下控火之术。

  汤沸房之上是栈道,栈道之上是两间静室,一间空着,一间有人。

  余瑶小睡了片刻,突然睁眼醒来,窗外风声凌厉,鬼哭狼嚎,她静静躺在黑暗中,无数记忆的碎片在脑海里起伏。神情有些恍惚,仿佛力气被完全抽空,只留下一具空荡荡的身体。在合上眼之前,她曾希望醒来时,魏十七能陪在她身旁,然而,此刻什么都没有,他不在这里,他总有很多事情要做,顾不上她。

  这一刻,她有些自艾自怨,觉得自己变得很软弱。

  余瑶收拾起情绪,起身整理一下衣裙,慢吞吞走出静室。寒风扑面而来,刺骨的冷,她裹紧衣衫,扶着栏杆极目望去,流石峰笼罩在浓稠的黑暗中,山与天融为一体,眼前的苍茫让她生出涌身跃下悬崖的冲动,这念头一旦升起,就无从排遣,她把半身探出栏外,风撩动她凌乱的头发,衣袖猎猎,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分量,漂浮在天地间。

  在黑暗中,她忽然看到了亮光,温暖而明亮,听到了木片爆开的劈啪声,嗅到缥缈的茶香。

  余瑶扶着墙走下栈道,推门踏进汤沸房,她看见魏十七蹲在铁炉边,聚精会神地烧火烹茶,赤红的火焰在他掌间摇曳,一忽儿拉长,一忽儿搓圆,不停变幻成形状,风从门外直灌进去,仿佛被无形的墙壁挡住,丝毫影响不了火焰。

  她朝老冯点头示意,放轻脚步走到魏十七身旁,靠在柱子上,目不转睛望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  火焰稳定下来,将茶壶团团围住,真元在他十指间往复流动,焰色渐渐转淡,由赤红变为苍白,顷刻之间,白气突突冒出,茶壶中水沸,茶香四溢。

  魏十七撤去火,提起滚烫的茶壶,小心翼翼倒了两碗热茶,一碗给老冯,一碗随手递给余瑶。

  老冯先看茶色,再闻茶香,末了浅浅咋了一口,点头说:“这次还过得去,火候差强人意,比前几回好多了。”

  “浪费了不少水和茶叶,总算有些长进。”说着,魏十七站起身,打量着余瑶,见她没什么精神,皱眉道:“你醒啦!”

  “嗯,睡了一会儿,睡不着了。”余瑶双手捧着茶碗,凑到嘴边,却不忙着喝,任凭热气腾在脸上,深吸了口气,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。

  二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,老冯知趣地捶捶腰,嘀咕了一句:“年岁不饶人,老了,精力不济,早点去歇息了……”他佝偻着身躯,头也不回走出汤沸房,顺手把门掩上。

  魏十七泼去壶中残茶,重新换了水和茶叶,把茶壶坐在铁炉上慢慢煮着,这一次,他没有刻意控火,任凭火舌拨撩着茶壶,像紊乱的心。他走到余瑶身旁,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,“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

  余瑶靠在他怀里,低声道:“没有,我只是想你了……怎么办,我发觉自己……离不开你了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