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七节 不交底是不成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术业有专攻,自知之明很重要,一夜长谈后,魏十七放弃了最初的打算,在制器上花费太多的精力,对他而言得不偿失,有老冯这样的大行家在,干脆请他直接出手,把铁棒重新洗炼一番,熔入六翅水蛇的妖丹,成功了再考虑下一步。

  他把自己的意思说了,老冯没有立刻推辞,让他把《制器杂说》上相关的记载复述一遍,又问他要了铁棒和妖丹,敲敲打打,忖度良久,道:“你打算以这根铁棒为器胎,熔入六翅水蛇的妖丹,提升其品质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铁棒是钝器,混杂了玄铁和乌金,若只是为了提升品质,不如寻一块海底寒铁来炼入棒中,增减玄铁、乌金、寒铁三者之多寡,事半功倍。《制器杂说》里说的是蟒骨鞭,蟒骨鞭熔入妖丹,提升为上品法器,具有化形的神通,你这根铁棒物性不合,凑什么热闹?若是手头紧,缺少海底寒铁,我赊两块给你,以后就手了再还也不迟!”

  魏十七笑道:“我也是异想天开,万物皆有物性和本源,熔入妖丹后,这铁棒是不是就有了六翅水蛇的‘物性’?”

  老冯沉吟道:“嗯,六翅水蛇是金行妖物,将妖丹熔入铁棒,若是成功,倒有这个可能。只是,有了六翅水蛇的物性又如何?你又不修炼五毒诀,难道能催动铁棒化形?”

  魏十七含糊其辞,“我打算再把妖物的精魂炼入棒中……”

  “炼魂入器,以精魂强化法器?嗯,这倒是个思路,天妖不大可能,莫非你手头有蛮荒异种的精魂?美人蟒?九头虺?还是白蛇?”

  魏十七苦笑道:“冯老说笑了!”

  “没有啊,那次一等的,地龙之类也马马虎虎也够用。”

  “这个也难,我手头只有几条六翅水蛇的精魂。”地龙的精魂倒是有一条,落在了邓元通手里,估计他早就摄入青蜂剑中了。

  “六翅水蛇啊,‘金角’还是‘银角’?”

  “都不是,只是普通的六翅水蛇。”

  “那不顶用,普通的六翅水蛇精魂遇到鼎火就湮灭了,根本留不下来!”老冯嘿嘿笑了起来,“不要兜圈子了,你是什么打算,说来听听,兴许我能帮上忙!”

  魏十七心知糊弄不过去,老冯也是个精细人,看来不交底是不成了。他权衡利弊,下定了决心,笑道:“不瞒冯老,我打算将铁棒炼为‘魂器’。”

  冶炼魂器与炼魂入器不同,前者只是一件容器,能反复摄入精魂,威力取决于精魂的数量和品质,后者以精魂为原料,直接强化器胎,一旦成形,就无从更替。冶炼魂器是制器的大难题,不可控制,无从预期,老冯闻言眼前一亮,急道:“你知道如何冶炼‘魂器’?”

  魏十七故作犹豫,迟疑道:“冯老,冶炼‘魂器’是役魂宗的秘术,这个……来路不正,见不得光……”

  老冯毕生精研制器,从未听说过冶炼“魂器”,他心痒难忍,拍拍胸口道:“放心,出你之口,入我之耳,绝不外泄,你教我这法子,我开炉帮你冶炼,不要任何酬劳,如何?”

  魏十七凑到他耳边,低声将役魂宗冶炼魂器的秘术一一告知,老冯是行家,问了几处关键,闭目盘算片刻,微微颔首。以铁棒为器胎,炼入妖丹,使其具备六翅水蛇的“物性”,再以六翅水蛇的妖丹开辟“虚位”,摄入六翅水蛇的精魂,物性契合,虽是异想天开,却并非不可行,只是……他双目一睁,道:“不对,开三处‘虚位’,只能摄入三道精魂,这样的魂器毫无威力可言!”

  单纯摄入精魂,当然毫无威力可言,只有嵌入正确的“符文之语”,白色装备转为暗金,属性才会有质的飞跃。魏十七笑道:“且容我卖个关子,只要冯老把这铁棒炼成三处‘虚位’的魂器,就能知晓魂器真正的秘密。”

  老冯一拍大腿,道:“好,我倒要看看,魂器能有什么惊人的秘密!”

  开炉炼器,绝非易事,除了铁棒和妖丹外,还要用到许多辅助之物。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魏十七陪着老冯走遍了流石峰的边边角角,或采集,或交易,或赊欠,把一应物品准备齐全,顺便还弄到了三条血蟒的精魂。他意外发觉,老冯在流石峰上面子很大,无论辈分高低,都对他客客气气,务求结下个善缘。

  老冯不大谈起自己的事,只有在涉及制器之学时,才滔滔不绝,仿佛回到了意气风发的岁月,不过从他的片言只语,魏十七多少听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他本名冯煌,拜在御剑宗门下,是邢越邢长老的大徒弟,修炼昆仑四诀之一的“红莲诀”,天赋禀异,对火性极其熟悉,很多控火的手法和心得,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。入门不久,老冯就沉迷于制器,但凡有机会进玉海,不找剑诀功法,只看与制器相关的玉简。他从先辈的记述中受到启发,豢养了一群无人问津的火鸦,运用妖火助他制器,经十多年潜心揣摩,一举炼出几件上品法器,名声大振。

  老冯的成功拓宽了制器的思路,五行宗多方尝试豢养火行妖兽,运用妖火制器,无一成功,为此朴天卫三番五次开口向掌门讨人,掌门却始终没有答应,宁可把老冯撂在汤沸房干些打杂的粗活,并严禁他炼器。

  魏十七感到好奇,旁敲侧击打听其中的缘由,老冯倒没有忌言,叹了口气说:“掌门这是为我好。”

  “运用妖火制器,需将妖火引入体内,经真元炼化,方能随心所欲,操纵自如。火鸦虽不是什么厉害的妖兽,喷出的妖火毕竟损伤肉身,年长日久,体内经脉尽数萎缩,脏腑累积了火毒,无从驱除。这些年来在剑道上毫无寸进,固然有分心旁鹜的缘故,更主要是受妖火所累。”

  “人身终究不能与强横的妖兽相提并论,这条路是走不通的,掌门不欲因小失大,为了运用妖火制器,反而折损有天赋的门人,坏了根基,所以才将我留在汤沸房中,苟延残喘,禁止我将妖火制器之术传与他人。”

  话虽如此说,魏十七却隐隐觉得,老冯对他的选择并不后悔,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他回到年轻之时,恐怕还是会选择妖火制器,即使赔上剑修的前途也在所不惜。流石峰上有天赋的剑修如过江之鲫,能出人头地的,百无其一,若非倾力于制器之学,一鸣惊人,老冯是无缘入掌门法眼,恐怕早就成为炮灰了。世事变幻,福祸难辨,有多少人急功近利,机关算尽,到头来误了性命,反不如老冯,得流石峰上诸位长老宗主看重,在汤沸房平安终老。

  魏十七想通了这一节,念及自身,不禁有些唏嘘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