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十一节 世界微尘里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余瑶走到他身旁,半个身子探出栏杆,伸长了手去接雪花,她的掌心白腻如玉,让人分不清是肤光还是雪光,她的嘴角带着些许轻松的笑意,仿佛在这一刻,忘记一切俗念,什么都不想,静静地感受着手掌一点点变凉。

  雪花奔涌而至,在她掌心飞旋,速度越来越快,化作氤氲蒸汽,散入苍茫的暮色中。

  魏十七揽住她的腰,与她并肩看雪。

  余瑶拍去手上的雪珠,凝视着漫天飞雪,乱琼碎玉随风席卷,一时间不由痴了。过了良久,她梦魇般自语:“到明天,或者后天,等雪积起来,漫山遍野,到处都是一片白晃晃,连晚上也如同黄昏。一年四季,我最喜欢冬天,冷些也不打紧,最好是下雪天,躲在屋里听雪片落地的声音,喝茶,读诗……呵,以前的事,现在想起来,像做梦一样……”

  平平淡淡的几句话,落在魏十七耳中,却有别样的滋味。

  “寒夜客来,竹炉汤沸,你的诗很好,我很喜欢,再念一首吧!”

  魏十七笑笑道:“没有了,只会那一首。”

  余瑶抱住他的胳膊,软语央求道:“不要藏私,我难得求你的!”

  “那个……作诗就像妇人生小孩,要肚子里有,才生得下来,现在实在是没有。”

  “那么之前那首呢?”

  “实话对你说吧,那首诗委实不是我作的,小时候到集市去卖兽皮兽骨,碰到一个落魄的书生,行李被偷了,老爹可怜他,让我给他两个馒头,他就写了这首诗送我。那是用两个馒头换的,做不得数……”

  “这些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?”余瑶听他满口胡言,也不生气,笑盈盈望着他,目光中尽是柔情。

  魏十七想了想,意识到自己好像经常拿落魄的书生当借口,他望着余瑶期盼的眼神,有些心软,心道,抄就抄吧,她喜欢就好。当下搜肠刮肚寻思了一阵,念了八句给她听:“残阳西入崦,茅屋访孤僧。落叶人何在,寒云路几层。独敲初夜磬,闲倚一枝藤。世界微尘里,吾宁爱与憎。”

  余瑶沉默了良久,低声道:“你是劝我忘记爱憎,平平安安度过余生吗?”

  魏十七将她拥入怀中,“一首诗,听听而已,别想那么多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也是拿馒头换的吗?”

  “这回字多,两个馒头不够,花了四个烧饼。”

  余瑶微笑着,心道:“我只要倚在你身边就可以了,这个世界会变怎样,与我毫不相干……”

  大雪下了一夜,流石峰为积雪覆盖,人迹全无。

  第二日一早,魏十七安抚了余瑶,独自走下栈道,会同老冯、清明二人登上观日崖,踩着叮当作响的铁索桥来到熊罴崖上。

  御剑宗的弟子利用禁制练剑,魏十七早有耳闻,熊罴崖和鹿鸣崖两处的禁制布置别具匠心,由简到繁,由浅入深,供门下弟子磨炼心性,演习飞剑,得益于此,御剑宗驱剑的速度和变化都要略胜其他宗门一筹。

  清明熟门熟路,当先引着二人来到一处山坳中,道:“禁制变化无穷,练剑各取所需,这一处禁制称为‘重水’,没什么危险,你先试试看。”

  魏十七记起当日钩镰宗的苦道人持血月草刈镰硬闯镇妖塔,为水云法阵所困的情形,心中有所警惕,侧过身去细细查看,眼前只是一片白皑皑的雪地,几株黑松,三五块青石,完全看不出禁制的分布。

  清明催促道:“看是看不出名堂的,你见过呆在岸上学会游泳的吗?”

  魏十七试探着踏上半步,眼前忽然一花,景物动荡扭曲,犹如石块投入水中,倒影被涟漪冲散,还来不及分辨,天地元气便层层推进,从四面八方涌来,黏稠如水,他觉得周身一沉,浑身骨节噼啪作响,呼吸都有些艰难。

  “试试,我们看着!”清明的声音忽远忽近,忽高忽低,听上去十分古怪。

  魏十七抽出铁棒,举到齐眉高处,一松手,铁棒如同被磁铁吸引,急速坠落在地。他估计落地的距离和时间,稍加计算,推测在“重水”禁制下,大约是三倍重力。

  他拾起铁棒,艮土真元源源不断涌出,先随意挥动,活络筋骨,接着中规中矩演练“疯魔棍法”,受禁制影响,一开始有些不习惯,使到第三遍时,棍法连绵不绝,晦涩尽去。

  清明双手抱肘,嘀咕道:“适应得还挺快的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魏十七陡然间闷哼一声,膝盖微屈,振臂将铁棒高高掷起,化作一点黑影,直入云霄,片刻后,待其急速坠落,再稳稳接住,如是再三,越掷越高,视“重水”禁制如无物。

  耍了一阵,魏十七熟悉了棒性,开始尝试着催动铁棒本身的神通。三处“虚位”中的精魂在艮土真元滋补下凝聚成形,一条六翅重瞳怪蛇的虚影应手而出,他抡起铁棒砸在一块大青石上,“砰”一声响,青石迸为粉末,随风飞扬。

  魏十七心中有数,击中青石的瞬间,他并未吐出艮土真元,凭铁棒自身的威力,大致与叠加了七八重艮土真元相仿,单这一桩好处,就让他相当满意。

  他低头沉思片刻,挥动铁棒,待怪蛇再一次现形,全力以赴灌注真元,虚影周身泛起耀眼的黄芒,怪蛇蓦地消失,下一刻出现在丈许开外,钻入一株合抱粗的黑松,消失无踪。

  一声巨响,黑松拦腰炸开,木屑飞扬,上半截轰然倒地,激起漫天飞雪。

  清明上前查看断裂处,只见树干扭曲变形,生机尽数被真元摧毁,无药可救。

  魏十七收起铁棒,走出“重水”禁制,周身为之一轻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老冯看了清明一眼,皱眉道:“还过得去,不算成功,抵不上法宝,最多与上品法器相仿。”他精于制器,言之凿凿,法器之上是法宝,法宝之上是灵宝,法器与法宝只差一个字,却无异于天人之隔。

  “适用就好,这根铁棒足够坚硬,能吐出真元,类似于剑气,对近身肉搏的体修来说,多了一种出其不意的手段……别忘了,他可是在‘重水’禁制下试练!”

  老冯心中一凛,明白了清明的意思,“重水”禁制能大幅削弱飞剑法器法宝的威力,在禁制之外,铁棒的破坏力恐怕要再强上倍许,想到这里,他看魏十七的眼色有些异样。

  这家伙,还算是剑修吗?

  老冯犹豫片刻,觉得魂器关系重大,必须及早告知掌门,他定了定神,问清明:“不知掌门是否有空,弟子有要事通禀。”

  清明漫不经心道:“掌门还在闭关,到岁末赌局时才会现身,有什么事先跟我说,如有必要,我会想办法转告掌门。”

  老冯在流石峰多年,深知清明身份特殊,常常代替掌门发号施令,当下他将冶炼魂器的首尾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请清明转告掌门定夺。清明听了不置可否,只是命他守口如瓶,切莫传入外人之耳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