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十六节 只是一场游戏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,雪霁后,连着数日阴风怒号,待到天色放晴,流石峰披上一层冰雪铠甲,到处闪耀着刺眼的光芒。

  光阴匆匆过,这一日是岁末,在余瑶提点下,魏十七换上一袭崭新的灰袍,破例没有上熊罴崖练剑,他携着余瑶去鼎炉坑探望老冯,送些酒食,陪他喝了几碗酒,道一声恭贺新禧。老冯没日没夜冶炼魂器,根本不记得岁末已至,经魏十七提醒,这才恍然若觉,踌躇了片刻,说他晚间会去温汤谷观战,给他捧捧场,鼓鼓劲。

  魏十七猜想,捧场鼓劲是虚,他的真实心思,恐怕是想亲眼看一看魂器实战的效果。

  岁末赌局有明面上的局,也有私下里的局,明面上的局是进赌局的弟子搏彩头,推荐他们的长老宗主赌利物,私下里的局由各宗弟子自行主持,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

  “有什么利物,只管压在我身上,不会让你失望了!”临走之前,魏十七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了句。老冯有没有听进去,他不知道,不过余瑶倒是眼神闪烁,嘴角噙着笑意,似乎决定在他身上重重押上一注。

  辞别老冯,二人在流石峰信步而行,看看雪景,偶尔说两句话,一直逛到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。

  明晃晃的月光下,万籁俱寂,三声云板悠然响起,余音袅袅未绝,停了刻许,又是三声响起。那是紫阳道人在召集昆仑嫡系弟子,云板敲响一百零八声后,岁末赌局即将开始。

  余瑶为魏十七整了整衣衫,低声道:“差不多了,我们去吧!”

  流石峰温汤谷中,温泉潺潺,雾气缭绕,古木苍劲,无数夜明符悬在树杪,光华四射,照得谷内宛若白昼。昆仑嫡系诸宗的宗主和长老俱已到齐,二代三代弟子也来了不少,一个个肃然静立,静候掌门紫阳道人发话。

  “岁末年终,大雪封山,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开个赌局,热闹一番,做宗主做长老的放点血,出个彩头,让门下弟子也有个盼头。”对紫阳道人来说,岁末赌局兴许只是一场游戏,但像他一样看得开的人,流石峰上寥寥无几。

  岁末赌局,是昆仑俊彦展示实力的舞台,是各宗弟子观摩剑诀的好机会,每次赌局过后,总会涌现若干惊才艳艳的弟子,连场激战,有悟于胸,或突破瓶颈,修为一日千里,或福至心灵,创出一门全新的剑诀,成为宗门中坚。各宗能推陈出新,传承不绝,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些天赋禀异的英才,这一点谁都心知肚明。

  比如说五行宗的褚戈,再比如说毒剑宗的杜默。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,就是从嫡系除名的钩镰宗,日渐没落的飞羽宗。

  紫阳道人站在一株胡杨老树下,透过稀疏的枝叶看看天色,月到中天,云板响过一百零八声,他轻轻咳嗽,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石宗主,让各宗的弟子都上前来,看看他们手气如何。”

  毒剑宗宗主石铁钟答应一声,踏上三步,取出一只半新不旧的储物袋,道:“参加赌局的弟子,每人上前来摸一件彩头,放在树旁的石台上。”

  魏十七故意落在后面,等众人都举步上前,才慢吞吞跟了上去。一眼扫去,连同他在内共一十四名弟子,青朱白灰,服色各异,他记起奚鹄子曾言,昆仑嫡系弟子按修炼剑诀不同,服色分青、朱、白、玄,对应青冥、红莲、烛阴、混沌四门剑诀,他在流石峰待了这些年,自然知道各宗弟子平日里并不严守服色之别,但在岁末赌局这种大场合,掌门宗主长老尽皆到场,没有人敢逾规。

  这一十四名弟子中,着青衣的二人,着朱衣的四人,着白衣的三人,余下的皆是灰衣,魏十七留意到并无一人着玄黑,正如清明所言,混沌诀入门难,修炼难,突破难,数百年来,只有他那素未谋面的便宜师父一人练成。

  有资格进赌局的俱是嫡系各宗最出挑的人物,魏十七一一看过,大多是陌生面孔,有过一面之缘的,只有御剑宗的石传灯,五行宗的霍勉,毒剑宗的贺毓,飞羽宗的俞右桓。人群之中,魏十七不显山不露水,姜永寿虽与他有夙仇,毕竟同在御剑宗门下,并未将他的底抖出去,众人对他的了解,还停留于毒蛛谷中,一剑击败彭弋,毁了碧鲮剑,接下杜默一道五刖剑气,全身而退。

  这并不足以让他们心生忌惮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进赌局的一十四名弟子依次上前,将手伸入储物袋中,摸出一件彩头,展示给大伙看,然后放在一旁的石台上,杜默持剑,在彩头旁刻下他的名字。旁观的宗门长辈自恃见多识广,一一点评毒剑宗拿出的彩头,向门下弟子解释,此丹药有何效力,彼法器有何妙用,偶有不识的,便捻着胡须故作神秘状,笑而不答,一时间得趣的,知趣的,凑趣的,低声言笑,为温泉谷平添了三分热闹。

  岁末赌局,要的就是这份热闹。

  石传灯第五个上前,从储物袋中摸出一盘蛇蜕,绕作一团,晦暗蒙尘,貌不惊人,四下里顿时安静下来,众人面面相觑,显然谁都不识。

  魏十七心中一动,掉过头看余瑶,只见她朝自己微微颔首,心中有了底,那蛇蜕十有是她上次提及的“玉角”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