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十八节 桃木镇元剑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岁末赌局第一场,五行宗浦羽,青冥诀,秋鸿剑,对飞羽宗俞右桓,烛阴诀,桃木镇元剑。

  浦羽字未达,五行宗长老浦尾生的独子,自幼从父学剑,并未另投师承。他手中的飞剑名为“秋鸿”,乃是浦尾生花费了十多年心血,以天外陨铁打造而成的利器,切金断玉,锋利无匹。

  浦尾生不遗余力栽培儿子,费尽心思为他求来昆仑四诀之首的青冥剑诀,只可惜浦羽资质有限,修炼多年,迟迟未能突破剑芒关。

  浦尾生不甘心儿子碌碌无为,于是遍览鲲鹏宗遗留的典籍,翻检出一门洗炼本命飞剑的秘法。玄门器修以精血洗炼本命物,因材质大小不同,有体内体外二法,大抵木石钝物可置于体内洗炼,五金飞剑只能在体外洗炼,体外洗炼缺了最重要的温养一步,耗日持久,百不成一。鲲鹏宗传下的这门秘法另辟蹊径,借鉴妖族“血祭”之术,解决了温养的难题,但尚有欠缺之处,浦尾生数度上千仞峰,与出身鲲鹏宗的戚都合力推衍完善,终于将其补全。

  血祭的关键在于“血池”,人身精血有限,喷个十口八口已是极限,为此浦尾生异想天开,决意让儿子与妖物诞下子嗣,取其繁衍众多、三岁而熟、血脉旺盛等诸多好处,屠戮一空,供血祭洗炼飞剑。

  他不知道戚都是怎样解决这个难题的,但戚都确实先他一步将垂星剑洗炼为本命飞剑。

  血祭之术有伤天和,浦尾生决定所有罪孽由他一力承担,浦羽完全被蒙在鼓里,他只当自己发了几场荒唐的春梦。三年之后,他遵从父命,闭关将秋鸿剑炼为本命飞剑,直到最近才破关而出,这次岁末赌局,他意气风发,正打算试一试秋鸿剑的威力,为父亲争口气。

  俞右桓的桃木剑不及秋鸿剑名气大,却是昆仑祖师松隆子的遗物。松隆子年轻时曾踏遍中原大陆,作道士打扮,背负一柄桃木镇元剑,口吐莲花,驱鬼镇邪,游戏人间,待他回到昆仑时,桃木镇元剑也染上了一丝灵气,不再是镇邪的死物。剑留在身边久了,也生出感情,于是松隆子不惜代价,觅得珍稀的灵药和妖丹,三度洗炼,将桃木镇元剑炼得色泽焦黄,坚逾精铁,千年不坏,一直流传至今。

  从接天岭回到流石峰后,张重阳便将此剑传与徒弟,出手助他摄出剑种,种入桃木镇元剑中,重新祭炼飞剑,不久前才告圆满,只待在岁末赌局中一鸣惊人。

  二人不约而同,都藏了一手。

  乍一看,木剑对铁剑,似乎落在下风,但秋鸿剑和桃木镇元剑都不是凡品,难分高下,对浦、俞二人来说,修为、剑诀、应变才是这一场赌局的关键。

  秋鸿剑以锋利见长,俞右桓久有耳闻,当下率先出手,灌注真元催动剑诀,桃木镇元剑亮起无数细若游丝的纹理,作飞禽走兽之形,明灭隐现,紧接着,剑尖射出一道淡金色的剑芒,吞吐不定,朝浦羽当头落去。

  浦尾生心中一紧,他对儿子心知肚明,浦羽修炼青冥诀进展迟缓,屡次冲击剑芒关未果,这次闭关耗日持久,虽将秋鸿剑炼为本命飞剑,修为却并无多少长进。飞羽宗的俞右桓是他为儿子挑选的对手,他本以为俞右桓资质平平,张重阳亦非明师,这些年修为纵有进展,也不能与浦羽相比,没想到他心性坚忍,竟压过浦羽一头,先他一步练成了剑芒。

  昆仑嫡系弟子修剑,以御剑术为本,达到“心剑合一,运转圆通”的境界后,再择定一门剑诀,由易到难,依次修炼剑芒、剑气、剑丝、剑灵,俞右桓的烛阴诀已颇有火候,剑芒吞吐到尺半开外,摧枯拉朽,极难抵御。浦羽身在局中,体会更深,对方催动剑芒从容不迫,似乎犹有余力,他心生怯意,不敢御剑力敌,当下肩头微晃,秋鸿剑如影随形收至身前,御剑飞起,避让到一旁。

  浦尾生摇摇头,对儿子的应对并不满意,在他看来,剑芒固然难以抵挡,也并非没有可乘之机,御剑的同时催动剑芒,势必影响飞剑的灵动,桃木镇元剑本不已迅捷见长,浦羽只要镇定一些,待飞剑近身后再行避让,转而御剑反击,未必不能占得上风。俞右桓固然经验不够老到,浦羽也显得稚嫩,二人都缺少生死一线的拼斗,在有心人看来,这场比剑有如儿戏。

  御剑宗长老司徒空冷不丁哼了一声,“五行宗飞羽宗都没人了吗,这种货色也派出来献丑!”

  莫安川微微皱起眉头,道:“少安毋躁,给五行宗留点面子吧,看仔细,秋鸿剑随心而动,浦羽炼成本命飞剑,很不容易了。”

  丁原微一错愕,细看了几眼,道:“洗炼本命飞剑是鲲鹏宗留下的法门吧,据说有伤天和,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炼成了。”

  司徒空道:“那几头‘骡子’不都炼成本命飞剑了嘛!”他的徒孙关沧海被姜永寿硬生生挫败,结果便宜了那个叫魏十七的小子,心中颇有些不悦,再加上辈分摆在那里,倚老卖老,出言毫不掩饰嘲讽之意。

  莫安川脸色一沉,道:“师弟,慎言!”

  司徒空自知失言,下意识瞥了紫阳道人一眼,目光投向浦、俞二人,老老实实观战。他虽是紫阳道人的师叔,对这个师侄却着实忌讳,当年剿灭五刖宗鲲鹏宗那一夜,他亲眼目睹紫阳道人的手段,那一手“化剑为丝”的神通,无人能挡其一击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的修为又到了何种程度?剑灵?还是更进一步?

  俞右桓一击不中,顺势回转桃木镇元剑,剑芒划出一道弧形,朝浦羽拦腰斩去。浦羽抱着不求有功、但求无过的心态,仍然不敢欺近身去,他一味御剑游弋,谨慎地保持距离。

  周戟凝神看了片刻,觉得困惑不解,低声问师父:“桃木镇元剑似乎失之凝滞,这是何故?”

  秦子介道:“俞右桓分心两用,剑芒拖累了飞剑,张重阳没教好,剑芒……不是这么用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